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開掛的炮灰 > 第1章:打不開的書
    “如果我說我見鬼了,你們信不信?”

    寧遠打開了這個帖子。

    下面一串的回復:

    “俏麗嗎?我周某人是不會上當的。”

    “xx培訓機構,是您首選的英語培訓……”

    “我寧采臣表示一般般,見鬼算什么,老子和諧鬼你信不信?”

    “樓上的寧兄,小弟許仙,小弟一直對你甘拜下風。”

    “這個瘋狂的世界啊,老夫夜觀天象,我閹黨要一統江湖。”

    “……”

    寧遠一陣郁悶:“這是什么鬼回復?”

    呵!

    無聊的網友。

    至于見鬼?

    寧遠是有點相信的,不僅有點相信,還非常想求助。

    甚至鬼使神差的寫了個帖子:——在線求助,有本怎么也打不開《百科全書》怎么辦?在線等,很急。

    可是想了想……

    發帖子說見鬼的樓主興許是騙人的,自己可是真的,不能胡來。

    刪除了。

    “哎,這可怎么辦,很惆悵啊。”

    怎么個惆悵法?

    只能說一言難盡……

    先說最近幾個月吧。

    藍星出現了四次紫光覆蓋全球的事件,官方給的解釋是——未知天文現象。

    網友們就嗨皮了,網上各種神預言,什么都有。

    比如剛才發帖子說見鬼的老兄。

    反正也分不清真假,怎么吸引人怎么扯唄。

    至于寧遠,心好冷。

    明天是他老爹寧廣夏的忌日,追思老父對他的愛久久不能入睡,心情十分的沉重。

    因此拿起了第三次紫光覆蓋藍星時買的一本《百科全書》。

    當時聽群里說的網友說:要想了解世界,《百科全書》是最好的方式。

    寧遠奔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買了。

    但是買了之后,群里又有消息曝光說——散布謠言買《百科全書》的,是本地書店的老板,店名【紅光書店】。

    寧遠當時瞅了瞅書,又想了想自己買書的書店?

    emmm……

    他相當的排斥,一直都沒有拆開封面,不想拿起這本讓自己顯得智商欠費的書。

    直到今晚,他憂思老爹寧廣夏心情很不好受,本著讀書能讓人快樂的想法,想打開《百科全書》看看。

    結果嗎……

    不言而喻。

    打不開的,用盡了渾身的力氣都打不開。

    這就尷尬了。

    而且尷尬中還帶有一絲惶恐,這種事情從沒遇到過,很不合理啊。

    甚至他總結出了一個道理:讀書不一定讓人感到快樂,說不定還嚇你一跳。

    反正快樂沒感受到,恐懼倒是相當的強烈。

    寧遠冷靜了一會,開始左思右想,甚至追憶自己這光輝的二十一年歲月。

    寧遠追憶了一下……

    很明顯,他是個有‘主角’屬性的孤兒。

    六歲的時候被老爹寧廣夏收養,寧廣夏是一生未娶的光棍,九十年代初光榮下崗,由于此前職業的因素,開了一家模具廠。

    也就是此刻寧遠的家。

    三年前,寧廣夏心肌梗塞去世,留下了十八歲的寧遠,以及這個工廠。

    說是模具廠,其實就是一間小作坊。

    不過最值錢的是這廠房地皮,雖然是城郊廠房區,可在琴島市靈山這一塊很值錢。

    不折不扣的說,寧遠也是個地二代。

    當初寧廣夏給他取名:寧遠。

    大體意思是寧靜致遠,有望子成龍的成分在。

    憑借還算有天賦的鉗工命,加上從小耳濡目染,現在勉強是個‘師傅’。

    主要加工一些粗制零件,以及粗制的塑膠模具。

    有寧廣夏多年積攢下來的人情,寧遠屬于絕對發不了財,當然也餓不死。

    勉強生活醬紫。

    至于女盆友,這是神馬?

    這不存在的。

    大帥比的他也好奇過,自己介么帥竟然沒有女盆友,難道暫時命中缺女?

    他想到這個就生氣,十分的生氣,這太不公平了。

    也正是想到沒有女盆友的憤怒,讓他回神了,才發現自己貌似想遠了。

    提醒自己——:醒醒,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現在首先要搞明白的是,為何《百科全書》打不開?

    回過神來的他,開始上網搜索消息,然后就看到了網友因最近神奇現象而發布的帖子。

    但是毫無收獲。

    郁悶的寧遠看了眼放在書臺上的《百科全書》,有點小恐懼還有點感到神奇,總感覺不簡單。

    忽然。

    “咦?”

    寧遠忽然一怔。

    之后猛地揉了揉眼道:“剛才是我眼花了嗎?”

    就在剛才,他盯著書臺上的《百科全書》時,竟然看到了一層柔和的白光覆蓋書本。

    可是再看的時候,發現沒了。

    寧遠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莫不是老爹在下面想看書?”

    神奇的腦回路,在迷茫和恐懼間,他瘋狂的這樣想道。

    “書不能留了,明天給老爹上墳燒紙時一起燒了吧。”

    今晚燈是不敢關了,只能亮著燈躲進被窩里小心的躺著。

    第二天。

    紅著眼的寧遠,典型沒睡好,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

    睡眼惺忪的狀態下偶爾想到了什么,他瞥了一眼書臺上的書。

    “這?”

    白光又浮現了,可轉瞬即逝,仔細看的時候又沒了。

    又是一陣抓心的莫名其妙。

    熬過了一上午,下午兩點多,寧遠感覺自己一分鐘也待不住了。

    開著祖傳的面包車,帶上準備好的紙錢和《百科全書》,寧遠急匆匆的趕往了十五里外的墓地。

    寧遠的心,就像有無數螞蟻在上面爬來爬去,無法形容的感覺。

    既是擔憂,又是不解。

    生在紅旗下,不敢說對一些古老的流傳完全不相信,卻從沒有這樣的遭遇。

    性格上寧遠十分開朗,甚至有點逗逼屬性,這是成長環境造成的。

    可這一晚上的遭遇,對他觸動很大。

    不一會,寧遠趕到了墓地。

    他面色有點凝重,腳步有點虛,打開了車門,搬下給老爹寧廣夏準備的紙錢。

    說來很尷尬,剛經歷了一個不眠夜,又逃跑似的來到了滿是墳頭的小丘陵。

    還真是秀。

    更秀的是,寧遠目前認為:給老爹燒紙,順帶把那本書燒了,就會一切都過去。

    人自我忽悠的能力和自我腦補的能力一樣強大。

    反正也沒辦法,只能跟著感覺走。

    “吧嗒”一聲,寧遠掏出打火機,點燃了紙錢。

    看著火苗越來越旺,他安心了許多,就像是焚燒了所有的不安和陰霾。

    火大了后,寧遠忐忑的把《百科全書》放了上去。

    “老爹啊,不知道是不是你,就當是你老人家吧,沒想到咱爺倆一樣,都喜歡看書。……這本我還沒看,給你了,你老人在下面沒事多看看。”

    “今天是你的忌……”

    “嗡!”

    神神叨叨得寧遠,正在自我安慰的念叨時。

    忽然!

    被他放在火中的《百科全書》,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白色的光芒又出現了,甚至書本開始扭曲,包裹書的火焰卻是對它沒有絲毫的影響。

    “嘩—!”

    只看見一道白光沖天而起。

    這白光還帶有極高的溫度,厚厚的一箱子紙錢,瞬間在白光的覆蓋下化為灰灰。

    而那沖天的白光,卻是找到了目標,沖著寧遠的眉心而來。

    “我,”

    “這是,”

    “完蛋了嗎?”

    “噗通!”一聲,寧遠倒下了。

    寧遠最后的感覺,自己的腦袋里插進了一把鋒利的刀子,還不停的攪動,無法描述的疼痛。

    而在他昏迷失去意識后,在他的腦海深處,只見那白光又還原成了一本書的模樣。

    不過,《百科全書》的名字換了,換成了極像甲骨文的兩個字。

    此外……

    在寧遠失去意識的瞬間。

    第五次紫光覆蓋全球的天地異象發生了。

    更為特別的是,紫光覆蓋下的全球,只見密密麻麻若隱若現的點激活了。

    這次的異象持續的最久,此前頂多一分鐘異象就會消失,而這一次卻是持續了十分鐘。

    惶恐和迷茫充斥著人們的思維。

    這可害苦了藍星的各個國家,十分鐘的天地異象,還檢測到了未知的能量磁場,這可怎么辦?

    單靠磚家站出來是不行的。

    而這時候站出來解釋,又沒有確切的證據,只能保持沉默。

    ……

    【新書上傳,求收藏推薦。】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