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開掛的炮灰 > 第30章:叮你妹,住嘴!
    心情很凝重,可表面上,寧遠拽得像是二五八一樣。

    抱著貓就走進了幸福旅館。

    進入旅館的一剎,就像掉進了冰窟一樣,這種感覺,?

    怪不得剛才的夫婦倆一副萎靡的樣子。

    寧遠有強大的精神力護體,而赤小墨倒是炸毛了。

    寧遠急忙擼了一把,安撫一下。

    “老板,住店。”

    咋咋呼呼的樣子,沖著柜臺喊道。

    “嗯!”

    這時,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寧遠打眼看去,發現一面色蒼白,脖子有點歪的中年男人。

    看上去極為的別扭,也十分的怪異。

    就像?這張臉這個腦袋,和這幅身子不配套一樣。

    破書只要鬼物不攻擊寧遠,寧遠也不攻擊鬼物下,是不會瞬間提示的。

    可能寧遠在店里多呆一會,店里的那種死亡氣息對他侵蝕的深了,破書才會提醒。

    現在嗎,破書是不會提示的。

    這點寧遠很郁悶,不能瞬間知曉是怎樣的詭異。

    “一天一百二,幾天。”

    這中年男人沙啞的聲音問道,聽起來很瘆人。

    且寧遠趁機打量了一下這旅館,這旅館有三層,一層是大廳,外加一個很長的走廊,走廊兩邊是一間間房間。

    而這條走廊猛地看上去十分的詭異,有種通向地獄的感覺。

    濃郁的可看見的黑氣充斥著走廊。

    “先來一天吧。”寧遠不著痕跡的道。

    “嗯,交錢、身份證……”中年男人道看上去很正式的樣子。

    可他身上的詭異早就出賣了他。

    至于為何說詭異?

    是因為寧遠發現,這中年男人的頭是充滿死氣的,但是身軀卻是一種活人的感覺。

    這很奇怪。

    寧遠都搞不清楚,這是什么情況?

    頭是死的,身子是活的?

    怎么看怎么離譜。

    且這地方也怪啊,尤其是那走廊,充斥著濃郁的兇氣,就像是擇人而噬。

    “二樓,六號。”中年男人給了寧遠一把鑰匙。

    “二樓,一樓不行嗎?”寧愿問道。

    “一樓,沒房間了。”中年男人依然一板一眼的說道,就像個機器人。

    “好吧。”寧遠點了點頭。

    怎么說呢?二樓正好在一樓走廊的末端,這走廊就給人一種吃人的感覺,這要是去二樓似乎更危險啊。

    可這情況……

    心想二樓就二樓吧,有紙錢灰底氣足,何況這里應該是有觸發的規律,只要自己謹慎點慢慢摸索,應該問題不大。

    接著……

    寧遠跟著中年男子,慢慢的走向了走廊。

    “嗚——”

    一進入走廊,赤小墨就炸毛了,嘴里還很兇的嗚嗚著?

    中年男子,別扭的扭頭看了看寧遠懷里的黑貓。

    一絲的面部表情都沒有,很是讓人壓抑。

    “咯噔,咯噔……”像是老式的鐘表聲,充斥著整個走廊,可仔細去找,卻看不到鐘表在什么地方。

    忽然!

    “咔嚓!”

    寧遠正走著,身邊的一扇門忽然打開了。

    “窩艸。”

    寧遠真被嚇得不輕,這么詭異的走廊無比的安靜,還十分的壓抑。

    可你正走著,忽然身邊一扇門打開了,就問你怕不怕?

    門開了,一個弓背彎腰的老者正站在門口,仿佛等著有人走過,他打開門嚇唬人一樣。

    還沖著寧遠露出詭異的笑,一句話都不說,活像個啞巴。

    甚至呼吸都沒有,寧遠能清晰的感受到這老者就是個死人。

    那濃郁的黑色死氣是騙不了人的。

    【叮:三級兇鬼對你微笑】

    “……”

    【叮:你進入了一級邪靈旅社】

    【叮:三級兇鬼正在對你窺視】

    “……”

    【叮:五級怨鬼換頭鬼正在對你窺視】

    【叮:四極……】

    “……”

    寧遠炸毛了,這次不是赤小墨炸毛,是他自己炸毛了。

    破書忽然,叮叮叮~~的給他發出了十幾道提示?

    叮你妹啊,快住嘴吧,太可怕了?

    十幾道啊?

    這說明這地方至少有十幾個鬼物。

    更可怕的是,這是一級邪靈旅社!

    一級邪靈,這是‘靈’這一層次的。

    而且還是自己第一次遇到的【邪靈】?

    這是什么東西?

    這時候,寧遠都沒時間去沉下心去觀察破書給出的詳細解釋。

    “要不跑吧?”寧遠想到。

    “不行,不能慫。剛才兩個普通人都能出去,我不怕。”

    “可是很危險啊!”

    “……”

    就像兩個意見對立的自己在爭吵一樣,這是精神不正常啊。

    劇烈的掙扎再繼續,可腳步卻是沒有停下,跟著所謂的五級換頭鬼繼續去二樓。

    這就說明了,身體很誠實,不是個慫貨。

    終于……

    就像走過了一層地獄一樣,無比的漫長,寧遠終于跟著五級換頭鬼進入了二樓。

    這二樓……?

    “要不還是跑吧?”寧遠想到。

    emmm……

    二樓貌似更壓抑。

    直接就像是一條黑胡同一樣。

    “老板,怎么不開燈?”寧遠潤了潤嗓子,有點顫抖的問。

    “嗖——”這老板,也就是五級換頭鬼扭頭看了看寧遠:“上面沒人住。”

    寧遠聽后想吐血,“老板,我明明聽到有孩子哭的,就這間。”

    說完,寧遠指著自己身邊有孩子哭聲的房間,門上面標注201號。

    寧遠第一次明白什么叫鬼話連篇。

    自己身邊的201號房間,明明就有孩子的哭聲,可自己問他不開燈,他說二樓沒有人?

    不過?

    忽然寧遠一愣?

    咳咳……

    還真不是騙人,它也的確不是人,因為這是鬼,哭聲的孩子,也是一個小鬼。

    這換頭鬼還真沒騙自己。

    這特么……,竟然無語?

    寧遠很受打擊。

    “那是我的孩子。”老板換頭鬼竟然給出了解釋。

    “嗯,好吧。”寧遠嘴角抽搐。

    心想,你給回答干嘛,不用的,反正的確沒人,我認了。你沒必要繼續給我加持傷害的。

    好在,206號房間到了。

    “嗯嗯,啊啊啊——”

    “沃特?”

    寧遠又愣了,自己聽到了什么?

    開車的聲音?

    不對,是‘動聽的叫聲’?

    這個?這旅館里不都是鬼怪嗎?

    怎么還有人啪啪啪……

    聲音是不會錯的,可隔著門,五級換頭鬼又在身邊,寧遠不好催動精神力探查的。

    他感覺,可能除了自己外還有人。

    比如,自己隔壁的這個房間里,一定有人。

    鬼是不會啪啪啪的,除非和人。

    這就表示,里面指定是有人,或者……或者,一人一鬼在嗨皮。

    正想著呢?

    “這是,你的,房間,有事,可以,找我。”

    五級換頭鬼,兩個字一組,兩個字一組,對寧遠沙啞的說道。

    “好的,我只知道了。”

    寧遠點了點頭,走進了陰暗的206號房間。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