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開掛的炮灰 > 第49章:特殊交流
    “小,小友慈悲,恭賀小友鏟除此寮。”

    顫抖的青陽子老道走了過來,對寧遠說道。

    寧遠一怔,急忙把腫大的中指藏在了背后,忘了還有一個人了。

    “算是僥幸,這紙扎人尚未成氣候。”他淡淡的說道。

    青陽子就不知道紙扎人到底多強?

    寧遠淡淡的跟他裝這個比他也不懂,因此青陽子道:“若非‘道友’修為高深,豈能輕易鏟除此寮,‘道友’慈悲。”

    “打住!”

    寧遠皺了皺眉道:“修為高深什么的不說了。何況,非是你理解中的‘修為高深’。此外,稱呼小友或寧遠……你明白吧?”

    這話說完,青陽子愣了:“難不成小友,你信上帝?”

    “呸,什么上帝,你才信上帝,我不是這個意思。”

    青陽子一愣:“既然小友非信仰那些歪門邪道,怎么稱不上修為高深,道友的稱呼又何嘗不可?小友怕是對道有誤會吧?”

    寧遠發現老道應該在裝糊涂,因此他干脆的道:“我的意思是,我所修煉的方式和步驟,非道家講述的那些,屬于我個人自己總結的。當然我不否認有借助道家的思想,你懂吧?”

    “嗯。”青陽子點了點頭。

    寧遠這是有點撇開道家的‘修仙求道’體系了。

    事關傳承和教義,青陽子豈能不凝重,甚至想和寧遠求道的心都一時間忘了。

    他已經從寧遠身上看到大時代要來臨了,作為一個道家弟子豈能看不出這是一個機緣。

    雖不是一定要壯大道教,但是這個名分和大義,他還是希望道家來掌控的。

    “術法是奧義,道是源頭,貧道認為萬法萬術都是道,小友怕是誤會了。”

    “額?”

    寧遠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青陽子老道竟然說:萬法都是道。

    就像在說:你們所有的教派教義,都是道為源頭下一個分支奧義而已。

    這有點耍流氓了。

    可是卻解釋的通。

    emmm……

    不用多想,隨著靈氣出現,且越來越濃郁,異變之人或者更多的神奇將會一一出現。

    那時候肯定會有門派、教派什么的出來占領輿論,甚至會為了自身話語權大打出手,這點寧遠從沒懷疑過。

    他之所以專門對青陽子澄清,就是為了避免麻煩。

    隨著自己越來越強,而其他人還處在蒙昧摸索的時代,加之特殊部門對自己的敬仰,已經是寧樹人的感覺了。

    自己今后的很多行為,定會被某些別有用心的拿去加工利用,成為左右輿論的籌碼。

    此外,寧遠清楚地知曉,自己一個人摸索遠遠比不上和佛道等交流探索來得快。

    可他沒有去。

    一是的確看不起他們,他們走出蒙昧還有點時間呢。

    第二就是想和這些人有點距離,要是走得太近了,被人拿出來當標桿當真理,就不好了。

    不是自己的錯,都會成為自己的錯。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希望自己想多了。

    所以,他著重提醒了一下青陽子,希望他別誤會了。

    至于效果嗎?

    貌似不太好,被青陽子一句源頭的解釋給堵住了。

    “先不說這個了,老道你還是先出去吧,雖然紙扎人被我抹除了,可此地若是還存在,定會出現新的鬼物,我打算徹底的抹除此地,會很危險。”

    青陽子一愣,其實很想見識一番的,可寧遠說得有理。

    這次他就打了個醬油,抱著一瓶礦泉水看了個大戰,來桶爆米花,都能當電影院了。

    “善!”

    青陽子點了點頭,向著迷霧邊緣走去。

    青陽子老道離開了,寧遠卻有點愁眉不展。

    剛才和青陽子老道的對話,感覺不妙。

    “看來這特殊部門的身份還是要的,這是一塊擋風遮雨的門面。”

    寧遠一嘆,自己剛才試探的說了下——老道你別誤會,別說我修為高深,我不是你們道家的,也別總是道友稱呼。

    結果,這甘愿為其他人送死的老道,這一刻變得‘虛偽’了。

    果然啊,生死事小,傳承事大啊。

    老道看到了一個大時代的降臨,寧遠比他知道的多,看到的未來縮影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這東西,將來必有紛爭。

    他變聰明后讀了不少書,悟出個道理:——不要小看人類的偉大,同樣,也絕不能小看人類的私欲。

    惹不起啊!

    何況,這制定修為準則,自己還能從破書那里得到好處,這點是絕不會放棄的。

    “不行,我解決了這件事我就找林建邦,先占個級別制定的名義。”

    寧遠頓時想到。

    ……

    “喵?”

    這時赤小墨恢復了。

    很羨慕動物,就算是赤小墨這種有智慧的靈寵,也是來得快忘得快,苦惱就少了。

    寧遠抱起赤小墨擼了一把:“記住了赤小墨,今后不要和這種教派走的太近了,惹不起啊。”

    “喵?”赤小墨表示不懂,還猛地揮舞了一下爪子。

    “我知道你想說——只要自身實力強,沒什么怕的是不是?”

    “喵?”赤小墨表示對啊。

    而寧遠一嘆:“你可能不知道,不是這么簡單的。力量強大的確可以碾壓一切,關鍵是有個叫河蟹的大佬,和這些教派牽扯很深啊,這個萬萬惹不起啊。

    “~o(=∩ω∩=)m——喵?”

    赤小墨聽后很乖的叫了一聲。意思是:大佬,大佬,我的個乖乖,原來還有河蟹啊,惹不起,惹不起!

    寧遠一嘆:“知道了吧?”

    “喵。”赤小墨表示懂了。

    “……”

    暫時沒辦法,寧遠想了想先不管了,先想辦法解決這處【死者的墳墓】吧。

    若是按照自己此前的預計,自己**了這墳墓空間,應該就能找到破碎的幻鏡。

    而若是得到了幻鏡,有破書的轉化提取,自己就有了精神世界層次,卻能展示靈域的能力。

    這樣一來,今后面對一些靈之下的存在,自己就是不借助紙錢灰,也能應對一二了。

    比如大眼珠子,它指定還會找自己報仇。而紙錢灰用一次少一次,能抵抗住幾次大眼珠子這樣的鬼物呢?

    紙錢灰,幾乎等同于破書贈送的新手禮包。

    新手禮包總有用完的一天的,靠自己才是王道。

    堅定了想法,抬頭看了眼天生帶有讓人悲傷的逝者墳墓空間,寧遠有了打算。

    放開自己的精神力,去感觸這空間,古代女子被催生了出來都能成為此地的靈,自己主動的去接觸也一定可行。

    調息了一番,穩了穩心神。

    “來吧!”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