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1525.第1525章 不枉此生
    “如果大家都反對呢,例如法術界,還有陰司什么的,都要抓她,說簡單點就是假如你要跟她在一起,就得跟全世界為敵,你敢不敢?”

    葉少陽笑了笑,道:“敢!”

    謝雨晴道:“我是沒看錯人。  .  . ”

    葉少陽道:“你這人怪得很啊,你明明對我……是吧,我對她那么堅定,你應該吃醋才對。”

    謝雨晴瞪了她一眼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雖然不會法術,但也不像一般姑娘那么膚淺。我已經擺正了自己的位置,不會過分奢求什么。再說,如果你連自己的愛人都不敢去保護,你有什么資格讓我喜歡?”

    葉少陽心中感到震撼,他早就知道謝雨晴與眾不同,但沒想到這么的與眾不同。

    謝雨晴道:“假如將來真有這么一天,你可別忘了自己說的。”

    雖然是不可能的事,葉少陽還是回答道:“放心吧。我不會辜負她,也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祁宸打來電話,詢問他們的位置,過了一會趕過來,帶著一個老鄉,說這個老鄉在山里見過李素真,帶著紙錢,去山里某個地方燒紙,于是讓他來帶路。

    四人穿過村子,朝山里走過去。

    翻過一座山,來到一片荒野,老鄉告訴他們,這邊山勢不好,兜不住水,所以山上沒人種莊稼,因此一直荒著。

    走到一處凹地,老鄉在附近轉了轉,說道:“就是這一帶了,俺經常上來來擼決明子,不止一次看到過她,就坐在這里燒紙。”

    謝雨晴問他具體位置,老鄉卻記不清了,因為這里一片荒野,也缺少參照物,再說老鄉也沒刻意去記過。

    “老鄉,走這么遠的路,辛苦了,回去買兩包煙抽,請回吧。”

    老鄉接過祁宸遞過來的一張皺巴巴的五十元,眉開眼笑的走了。

    葉少陽看了他一眼道:“你也舍得多給點。”

    “五十就不少了,這種錢又不能報銷,我個人給的。”祁宸撓了撓頭。

    謝雨晴瞪了他一眼道:“你還好意思說,我們等你這么久,結果連具體位置都搞不清。”

    轉頭問葉少陽:“怎么連個墳頭都沒有,你有沒有辦法。”

    葉少陽道:“為了掩人耳目,墳頭肯定沒有,這能理解,李素真不是說這里是七陰之地嗎,那就好辦,看風水就能找到。我分金定穴術雖然不如老郭和四寶這兩個盜墓賊,找個墳還是能找到的,跟我來。”

    說完往山坡上走去。分金定穴,必須站在高處,縱覽整個山脈的起伏,才能推測準確。

    謝雨晴跟上去道:“對了,怎么最近都沒見到四寶那個花和尚?”

    “他去五臺山了,現在估計在面壁思過,電話也聯系不上。”

    葉少陽一直也惦記著這事,本來打算去一趟五臺山的,結果出了這件事,也只好等解決之后再說了。

    上到山頂,葉少陽拿出羅盤,借助月光,先看了山勢。

    上下不靠,中有斷脈,水枯澤困,這地方還真是一個風水的死局,一般這么差的風水想找都找不到,要是活人埋在這里,子孫后代可真有的折騰了。

    不過用來養尸煉魂之類的,倒的確是個好去處,只是這里因為有斷脈,算不上“大七陰”,裂,寒,枯,干,陰,破,斷,只是算是“小七陰”。

    大七陰,是邪修法師趨之若鶩的好地方,小七陰雖然只是略差,但養尸煉魂的周期很長,至少需要幾十年,所以根本沒有法師會投入幾十年時間耗在這里,因此這里才無人問津。

    不過小七陰的邪氣更為陰柔和潤,養出來的尸體不會有太深的戾氣,項小羽畢竟是希望自己將來復活的時候,還能保持神智,不至于成為一個被戾氣占據的身體,大概是因此才會選擇小七陰之地。

    想到這,葉少陽也是很佩服這個素未謀面的法師,運籌算計的本事的確是強。

    按照風水山勢走向,葉少陽找到了七陰之地的節點交匯之處,讓祁宸走過去站好,做好標記,這才下山,走過去檢查了一下,土地的確是有隆起,不過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發現不出差異。

    祁宸知道要挖墳,之前就從老鄉家里借了兩把鐵鍬,葉少陽拿過一把,在地上劃了個圈,把項小羽的埋骨之所圈出來,然后再開挖。

    挖地是個體力活,好在葉少陽體力超過常人,祁宸也是身強體壯,提著氣挖了快一個小時,總算是挖出一個兩米見方的深坑。

    祁宸喘了口氣,跳進去挖,一鏟子下去,挖到了什么硬物,自語道:“下面好像有石頭。”

    葉少陽猛然想到什么,忙叫道:“等一下!”

    結果晚了,祁宸跳起來往下踩鍬頭,只聽到“咯噔”一聲,鐵鍬是下去了,但有什么東西也斷了。

    葉少陽推開我祁宸,把鐵鍬連土拿上來一看,碎土中隱藏著一顆人頭。

    “靠!你把項小羽腦袋鏟掉了!”葉少陽破口大罵。

    祁宸頓時也有點懵逼。謝雨晴也蒙了。人家等了三十三年,眼看著就要復活了,結果腦袋被鏟掉了!

    “我不知道啊,我以為是石頭什么的。”祁宸很委屈。

    謝雨晴狠狠瞪他一眼,“這個月獎金沒了!”

    轉頭望著鐵鍬里的人頭,道:“人頭掉了,還能復活嗎?”

    “應該可以吧,他又不是重新做人,鬼尸是靠大腦控制身體,大腦還好好的就行,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光復活一個頭,沒有身體,有點不大好吧?”葉少陽有些無奈的說道。

    謝雨晴眼前也出現了一個頭顱說話的怪誕模樣,人家等了三十三年,最后只復活一個頭,關鍵是這頭還是挖墳的時候鏟掉的,這也太……謝雨晴將心比人,換成自己的話,只怕是要氣炸了吧,當場再死過去也有可能。

    謝雨晴見慣了尸體,對人頭沒什么感覺,率先跳下去,把人頭提起來,擺在地上,抹掉臉上的碎土渣,看了一眼愣住,道:“沒想到當年的照片也能作假,項小羽并沒有那么帥啊。”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