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1527.第1527章 魂之詛咒2
    “這……那應該怎么說?太上老君的心腸?”

    就在兩人辯論這個無聊問題的時候,葉少陽已經拔掉了兩具尸體手上的紅線,并且找到了他們身體上的封印,雖然不明白封印的原理,但以他的法力,直接破解也不是難事,只是會讓‘肉’體受到損傷,不過這也無關緊要,畢竟也不指望他們還魂了。

    用滅靈釘在他們的額頭上開了十字形狀的小孔,葉少陽拿出十八神針中最細的引魂針,尾端用紅線系著,刺進印堂,運轉罡氣,然后輕輕提起來。

    一縷半透明的魂魄,也跟著被提起來,落在地上。

    葉少陽把兩只鬼魂都提了出來,用了兩張現形符,讓謝雨晴和祁宸也看得見。

    三人睜大眼睛看去,見兩個都是男的,一個三十多歲,一個五十多歲,黑須冉冉,兩人互相張望了一下,又看了看葉少陽三人,渾濁的眼神逐漸明亮起來,望著葉少陽,其中的老者說道:“三仙歸宗。”

    “什么?”

    老者愣了一下,“你不是三神廟的弟子?”

    葉少陽道:“我茅山的。”

    “茅山……”兩個人愣住,互相望了望,老者問道:“是你放我們出來的?”

    見葉少陽點頭,又問:“你是不是來復活小羽的?”

    葉少陽又點點頭。

    “總算是等到這么一天了,”老者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用帶著港臺腔的普通話問道:“勞駕,請問今年是哪一年?”

    “2016年。”

    兩人面面相覷,算了一下,道:“三十多年了啊……”

    然后又問葉少陽是怎么發現項小羽的埋骨之所,為什么要來救他云云,葉少陽被問得有頂煩,道:“你們還是先回答我的問題吧,你們是怎么被活埋的?”

    結果老者一開口就說出了讓三人吃驚不已的話:“我們,是自愿犧牲的。”

    謝雨晴驚道:“什么,自愿!”

    老者瞥了她一眼,仍然望著葉少陽,道:“我們兩個,一個是小宇的師兄,一個是他師叔,你既然能找到這里來,當年的事自然也是知道的,我就不贅述了,簡單說吧,當時小宇要跟那飛僵決斗,知道自己無法完成封印,于是提前就布置好了這一切。

    墳是他自己挖的,棺木是他定位擺下的,陣法也是按照他的要求布置的,當然最后這層胎衣水膜,還有引魂線都是他死后,那個姑娘按照他之前的吩咐代勞的。我們兩個,是他之前像宗‘門’求救的時候,自愿犧牲自己來幫他的。

    因為他需要養魂**,就必須有兩具尸體提供人油,因為需要自己先吞下一種法‘藥’,再作法溶解自己的血‘肉’,這個普通人做不到,最重要的是,我們也找不到愿意獻身的普通人。”

    葉少陽聽到這也算明白了,嘆道:“你們這犧牲也真夠大的。”

    老者慘然一笑,道:“比起小宇的犧牲,這又算得了什么,他本來是一個極有前途的法師,天賦驚人,將來注定會成為一代宗師的,他為了鎮壓僵尸,自愿犧牲,我們又何懼身死!”

    葉少陽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問他們對當年的事知道多少,結果兩人還沒自己知道的多:他們只是聽小宇講述了事情的大概,并沒有真正參與其中,再說時候就自殺犧牲,什么事也不知道。

    葉少陽拱了拱手道:“別的也不說了,我送你們去‘陰’司吧,你們雖然是自愿留在陽間,但必定是為了作法獻身,非但無過,還有功德,你們放心去報道,來生肯定能投個好胎。”

    兩人也拱手還禮,道:“多謝法師搭救,只是我們還想留下,看著小宇復活,再協助他一把。”

    葉少陽道:“這就不必了,你們現在是鬼,也幫不上什么忙了,還是早點去‘陰’司報道。”

    說完不由分說,直接畫了一道靈符,相繼往兩人面‘門’上貼去。

    “小心……”

    老者話還沒說完,已經被葉少陽強行收起來。

    小心什么?

    葉少陽皺了皺眉,也沒多想,直接把引魂符丟出去,吹了一口氣,往北飛去,很快就憑借靈力,破開虛空,進入鬼域了。

    葉少陽拍了拍手,直接扯掉了覆蓋在棺材上的所謂的“胎衣水膜”,連同那些紅線一起扯掉,口中說道:“這個什么三神廟,是不是人人能這么狠,一言不合就犧牲自己,真拿自己不當回事。”

    謝雨晴道:“舍身忘死,視死如歸,難道不對嗎?”

    葉少陽道:“我要是抱著這態度,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幾百回了。”

    謝雨晴道:“可是我每次看到你都很拼命呀。”

    “拼命,跟送死怎么能一樣。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修行不易,不要老想著犧牲,我修煉這么多年,不是為了送死的。當然了,如果非得拼命的時候,也得拼,反而說不定能殺出一條生路。”

    謝雨晴和祁宸聽著,覺得很有道理。

    將一切障礙物都拿開后,葉少陽直面項小羽,雙手撥動他的手指,這才發現他‘交’叉的雙手之中,握著一個東西,‘色’澤如蜜蠟,形狀像一個壺,兩邊凸起,用一個不恰當的例子就是:很像一個長著翅膀的金元寶。

    葉少陽雙手握著項小羽兩只手,用罡氣輕輕感知,發覺他手中這個奇怪的東西是一件法器,里面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與他的身體連在一起。

    反復用罡氣探查,葉少陽心里多少有點了數,起身說道:“他手里這東西,有一種奇怪的力量,很可能就是施展詛咒所用的法器,我對詛咒這東西沒什么了解,不敢‘亂’動。萬一毀了他的‘肉’身,麻煩就大了。”

    謝雨晴立刻說道:“那怎么辦?”

    葉少陽一時間也沒了主意,望著項小羽的尸體說道:“他都睡了三十三年了,也不在乎多睡一兩天,第明天冷‘玉’到了,我讓她看看,她對這種西方的東西比我懂得多,看看她有沒有辦法。”

    葉少陽從墓坑里爬上來,坐在草地上,脫掉鞋,用木棍把鞋底沾的泥刮下去。

    (今天在外辦事,先發兩章)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