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第1597章 界河之戰3
    那年輕點的道士還想說什么,黃觀主伸手止住,沖葉少陽說道:“今日之事,原是我等青冥界諸山頭內部事宜,你無需知道緣故,只需講述有關女魃之事便可。?”

    葉少陽看他這吊吊的樣子,真是懶得理他,不過小九特意把自己找來就是解說這件事的,只好當著眾人,把女魃如何脫困、去地獄引來魔心草和惡鬼,王曼思跟女魃的關系,簡單地從頭講了一遍。

    說完之后,一目掃去,在場眾人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突然,在人群之中,葉少陽感受到了幾束極為怨毒陰冷的目光,微微一怔,循著望過去,來自梨山的陣營中,不過人頭攢動,根本看不清是誰。

    黃觀主聽罷,捋著胡須,緩慢地說道:“照你這么說,女魃極有可能去人間營救她那分身?”

    “當然了,不然她為什么要煞費苦心地去地獄找魔心草,又偷偷救出惡鬼,前去幫襯,你要是不信我,就自己去問楚江王。”

    黃觀主捏著胡須,沉吟不語。

    小九道:“黃觀主,之前我說那些,你便不信,現在當事者自己來了,你總該信了吧,我青丘山兵界河,只是為了防止尸族前往人間為禍,沒別的意思。”

    黃觀主點頭道:“女魃未必會獨自前往人間,這番考慮,也是理所當然。”想了想,轉頭環視其余三大勢力的領頭者,說道:“女魃歸來零界,肯定是要做出一些大動靜,我們應當防范未然,我建議四山十二門各自派遣一些弟子,共同守護界河,各位以為如何?”

    幾位領頭人都點頭表示同意。

    梨山那撥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眉心處長著一顆朱砂痣的老太婆,模樣看著就很嚴厲,朗聲說道:“而今尸族的確有些蠢蠢欲動,我建議由黃觀主帖,四山十二門各自出人,共同商談如何進一步壓制尸族。”

    黃觀主道:“圣母所言極是。”

    圣母?葉少陽驚愕地朝老太婆望去,無當圣母,龜靈圣母,火靈圣母?圣母瑪利亞?突然一驚,不會這位就是黎山老母吧?

    黃觀主轉頭望著小九,微微一笑說道:“請問狐王,與這位葉天師什么關系?”

    小九看了葉少陽一眼,道:“這是我私事,與你無關。”

    黃觀主笑道:“你不說,大家也知道,你身為狐王,卻認了一位人教弟子為主人,狐王認主,可謂千古奇談,不知你門下眾人有什么想法?”

    葉少陽聽見這句話,不由微微側目,朝身邊那些狐族弟子瞟去,見他們一個個都低下頭去,表情有些復雜。

    也難怪,小九在他們心中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如今卻認了自己這樣一個人類,來做她的主人。雖說他們對于小九的命令無條件服從,對自己也表現出足夠的尊敬,但心理肯定有點不舒服。

    總的來說,這件事對小九的威信而言,是一種巨大的傷害。

    原來這個老家伙找自己來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解釋真相,而是想以自己與小九的關系為借口難,讓小九在同等勢力和自己部下面前顏面掃地,借此打壓青丘山。

    想明白這一點,葉少陽頓時覺得面前這個黃觀主可恨之極,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著對策。

    小九冷冷說道:“這畢竟是我青丘山家事,黃觀主你越界了。”

    黃觀主拱手道:“狐王家事,豈敢參與,無非是好奇一問,不過我也有一件事,要跟這位茅山掌門討教。”

    目光轉向葉少陽,厲聲說道:“葉掌教,就在不久之前,你師徒三人大鬧懸空觀,逼死無極、無念兩位天師,可有此事?”

    此言一出,葉少陽清楚地聽到人群中出一陣驚呼,看向自己的目光,一個個怪異無比。

    看來他們并不知道這件事,但是他們知道懸空觀以及二位天師。葉少陽思忖。

    黃觀主接著說道:“而這一切,只因為你有一個師兄,是轉世鬼童!”

    停頓了一下說道:“兩位師侄,請出來吧。”

    從梨山陣營的后面,兩人飛身躍起,落在葉少陽面前不遠。

    “你們!”

    葉少陽睜大了眼睛。

    站在自己面前的一男一女,也是老熟人了:懸空觀的兩位傳人,蘇沫和張云。

    原來之前那兩束充滿殺氣的目光,來自他們倆。這可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了。

    葉少陽開始意識到,這絕對是一宗針對自己和小九的陰謀,轉頭看了小九一眼,小九目不斜視,壓低聲音說道:“我也是沒想到會這樣,不過你別擔心,有我在,他們不敢把你怎么樣。”

    葉少陽心頭一暖,因為自己跟她的關系,已經讓他名節受傷,結果還這么維護自己,心中也是打定了主意,要幫她一把。

    黃觀主對眾人說道:“這兩位都是懸空觀的傳人,請他們把事情真相說一遍,大家給個公道。”

    蘇沫不做聲,陰陰地望著葉少陽,嘴角帶著一抹冷冷的笑意。

    張云簡單把事情講述了一遍,無極天師如何看穿道風是轉世鬼童的身份、道風如何搶走三清鬼符,青云子護短,逼死了無極和無念兩位天師……

    從他的立場,這么避重就輕地一說,連葉少陽聽著,自己師徒三人都好像罪大惡極似的。

    果然在場很多人都對自己投來仇視的目光。

    黃觀主露出得意的微笑,說道:“諸位都聽到了,無極和無念二位天師,是人間道門中流砥柱,為了除掉轉世鬼童而犧牲,全了天師之道,而眼前這位茅山掌教還有他師父,居然為了一己私念,包庇那鬼童賊子,其心可誅,如今青云子已死,葉掌門就在我們面前。貧道不才,今日要主持了結這場公案……”

    緩緩轉向葉少陽這邊,說道:“葉掌教還有什么好說?”

    “其實黃觀主你錯了,真正的轉世鬼童不是道風,而是……你身后那位。”葉少陽伸手指向他身后那位之前出言不遜的道士。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