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1891.第1889章 金剛琢2
    葉少陽正一臉懵‘逼’地看著這一幕,突然一只手從后面提起他的衣領,往山下飛去。

    原來是來救自己的!

    葉少陽長出了一口氣,轉頭看是誰,一看之下,卻是驚呆了。

    “你!”

    “老大,你沒事吧。”對方笑了一笑,狂掠不停。

    葉少陽怔怔地看著他,失聲道:“木子,怎么會是你!”

    他本以為救自己的會是道風或是自己哪個‘門’人,沒想到……居然是失蹤已久的木子!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木子微微一笑,“老大,你已經快忘了我吧。”

    “怎么會!”葉少陽叫起來,“我一直都讓橙子他們到處找你,可是一直找不到啊,‘陰’陽司里,我一直給你留了位置,話說你到底是去哪了?”

    對于木子,葉少陽心中是有一些愧疚,因為他是自己‘精’血復生,長的又像自己,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明白橙子他們對他其實是有點不喜歡的,至少木子在他們中間,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

    葉少陽一直都覺得,正是因為感受到這一點,木子才會主動離去,因此剛一見面,稍微跟他解釋了一下。

    “我……”木子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封印中掙扎的幾個梨山弟子,道,“情況很危險,老大,我先帶你離開這里,找個安全的地方再說。”

    葉少陽納悶道:“我們不是應該去找道風他們嗎?”

    “不,他們在山上已經打起來了,我先救走你再說。”

    木子提著他一路飛奔下山,朝崇山中間的密林鉆了進去。

    “轟……”

    一男一‘女’兩人布置出的八卦符文,被道風輕松擊碎,直奔峰頂站在大殿最前面的黎山老母而去。身后緊跟著岳恒。

    小馬跟已經通過雪‘花’瑪瑙戒感知到了葉少陽的方位,帶著楊宮梓沖過去了。

    楊宮梓在前面開路,祭出了六道‘混’沌真氣,在身邊環繞,也不殺人,只是護住自己和小馬,讓一路上那些梨山弟子都無法近身,爭取能快一點趕到葉少陽被困的地方,將他救出去。

    山下,小九帶著孫映月站在山‘門’外,緊張地握緊雙拳,密切地觀望著山上的一幕。

    他們沒有上山,因為這就是林三生之前制定的計劃:道風主攻,目標是拖住黎山老母,岳恒幫他對付其余弟子。楊宮梓開路,小馬感知葉少陽的位置,前去救人……

    小九和孫映月因為身份的緣故,不太方面正面跟梨山剛上,因此留在山下,不過這么做更重要的原因是提防別的勢力前來解救。

    如果真的有別的勢力趕來,以小九的身份,至少能震住對方,也可以用對話來拖時間,實在不行那就是打,也好過讓他們上山夾攻道風。

    孫映月留在她身邊,并非是充當幫手,而是如果事情真發展到有別的勢力卷入、并且非打不可的情況下,那么在小九拖住他們的時候,孫映月可以回青丘山搬救兵。

    每一步都考慮周全,整個計劃看上去天衣無縫。不過小九還是很擔心中間會出什么變故,因此格外緊張。

    兩位弟子,各自持劍,布置來了一道劍陣,前來對付道風,道風破陣穿過,將他們留給岳恒,岳恒以一敵二,立刻發現對手十分難纏,當下雙手合十,體內立刻有火焰非飛出,在空中組合成一只巨大的雀鳥,在暗淡的夜空中格外耀眼。

    一聲振聾發聵的長鳴,雀鳥扇動翅膀,對著兩位弟子俯沖下去。

    “朱雀!!”黎山老母看見這一幕,也是震驚了一下,望著化身朱雀的岳恒,說道:“你是孔雀明王轉世?”

    “世間沒有孔雀明王,只有我岳恒!”

    黎山老母還想說什么,道風已穿過重重封鎖,走了過來,大殿前有幾十層臺階,道風站在下面,抬頭望著黎山老母,問道:“你是不是青牛轉世?”

    黎山老母微微笑道:“是有如何?”

    “若是,便隨我應劫,朱雀白狐,青牛玄武,只差你一個。”

    黎山老母冷笑:“道風,你以為你是什么人,你也想駕馭于我?”

    道風不理會,仍舊問她:“你是不是青牛?”

    黎山老母凝視著他,道:“我是不是青牛,并不重要,只怕你尋我們四人,卻不是為了應劫吧?”

    道風沒做聲,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道風,你一個勁問我是不是青牛,我卻也想問你一句,你……是不是轉世鬼童?”

    道風微微一怔。

    黎山老母冷哼一聲,“你究竟是要阻止天劫,還是要推動天劫?殺了應劫四人,天下便無人可阻擋劫數。道風,你這算盤打的不錯。”

    道風心中嘆息,卻也無法說出真相。

    “多說無益,道風,你當我梨山是什么地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黎山老母挽起袖子,解開長發,就近從邊上摘下一棵梨樹樹枝,在面前舞動,開始作法。

    每一次揮動樹枝,便會產生一股強大的勁力,累加起來,宛如一股颶風,將大殿兩邊的梨樹吹得‘花’枝‘亂’顫,無數梨‘花’從枝頭飛落,被颶風卷起,圍繞著黎山老母旋轉,場面震撼至極。

    岳恒與兩道斗法,‘抽’空看了眼這邊,笑道:“如果圣母你再年輕幾十歲,這畫面就美極了。”

    黎山老母顯然沒工夫跟他開玩笑,樹枝一揮,卷起無數梨‘花’,朝著道風鋪天蓋地的扇過來。

    道風站立不動,抬起右手,掌心飛出金、紫、藍三道光華,分別懸停在頭頂和肩膀兩側,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了梨‘花’風暴瘋狂的進攻。

    “三清鬼符……”黎山老母望著三‘色’光華,口中喃喃自語,‘露’出了癡癡的表情。她對道風修煉三清鬼符這件事并不吃驚,道風當初大鬧人間懸空觀,搶的便是三清鬼符中的‘玉’清符,這件事人盡皆知。

    說到底,還是因為三清鬼符字在道‘門’之中,有著極其特殊的地位,就算是她黎山老母,當初在人間也只是聽說過而已,并沒有機會真正見到過。

    眼前的場景,在別人看來沒什么驚心動魄,黎山老母自己卻是深切感受到了三清鬼符的威力,心中也是震撼不已。

    (先發兩章,晚上還有)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