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第2220章 第2220 尸體蛻皮2
    這人上半身靠在煉尸缸的沿上,雙手放在腹部,兩腿略微分開,姿勢看著很是安詳,在他身邊,放著一把模樣奇怪的刀,前端的刃口是平的,有點像是東洋刀,閃爍著鄙人的青光,一看就不是凡物。

    除了這一個人和一把刀,煉尸缸里什么都沒有了。

    “這……是誰的尸體?”葉少陽十分驚訝地問道。

    “八成就是趙禥的后人,也就是墓主了,他身上的盔甲是黃金的,與皇后的銀棺正好是一對。”妙心說道。

    “為什么沒有棺材?”

    “可能是要利用煉尸缸的緣故,當然,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要把尸體放在煉尸缸里。”

    葉少陽盯著那具尸體,吸著氣道:“這尸體會不會活過來?”

    “不知道。”妙心道,“先不要管這些了,你抱著我,我來加固封印,做成這件事,我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葉少陽盯著煉尸缸四下看了半天,一臉懵逼地問道:“封印在哪?”

    妙心把她那把“魔杖”拿出來,口中念叨著什么,在煉尸缸上空點了幾下,一道靈光從法杖前端亮起來,擴散開來,仿佛一圈圈的波紋,將整個缸口逐漸覆蓋,與此同時,原本空蕩無物的缸口上空,逐漸出現了無數的紅色絲線。

    葉少陽震驚地看著這些縱橫交錯的紅線,仿佛一張蜘蛛網,將整個缸口牢牢覆蓋住,末端連接在缸口外圍那一圈真實存在的粗紅繩上。

    “這是什么東西?”葉少陽吃驚問道。

    “縛靈血線,地師用來封印邪物的一門法術,是用我們地師的血化生而成……你看這里,有一個缺口。”

    葉少陽順著她手指方向,果然看到了“蜘蛛網”上缺了巴掌大的一塊,問道:“怎么弄的?”

    “可能是煉尸缸里的邪物沖撞出來的,還好,并沒有完全毀掉,真正的邪物,應該在里面出不來的。”

    葉少陽很想問她,這煉尸缸里一覽無余,除了那具尸體并沒有別的,邪物在哪里?結果還沒能問出口,妙心再次催促他:“你快抱著我,我好安心作法。”

    “這……抱哪里?”

    妙心臉色微微一紅,“我不知道,你怎么舒服怎么來,我作法估計要一盞茶的時間,你能堅持住就行。”

    “那好吧,得罪了啊。”

    既然她誠心誠意地要求了,葉少陽也不客氣了,一只手從她后腰伸過去,攬住她的屁股,然后抓住繩索。

    “你干什么!”妙心驚叫。

    “你說的啊,我怎么舒服怎么來,這樣你坐在我胳膊上,我才能支持得比較久,好了你快點開始吧!”

    妙心狠狠瞪了他一眼,臉色緋紅地說道:“你可記住了,不許心猿意馬,我們這是在辦正事……”

    “知道知道,趕緊辦事,我堅持不了多久的!”

    妙心聽著這話有點怪怪的,也沒多想,劃破自己右手中指,放出血來,開始作法……

    “葉少陽你個無恥之徒!趁機吃妙心姑娘的豆腐!”陳曉宇在下面憤憤的叫嚷起來。

    “你嫉妒嗎?”葉少陽故意沖他挑了挑眉毛。

    陳曉宇本來以為他會義正言辭地反駁,準備了一肚子的反擊的話等著說出來,萬萬沒想到葉少陽會這么直白……登時就懵了,目瞪口呆地望著葉少陽,嘴巴蠕動半天,一個字沒說出來。

    “我知道你嫉妒,可惜輪不到你,抱歉抱歉。”葉少陽一臉賤笑。

    “賤,你簡直太賤了!”陳曉宇一把抓住盧曉清的衣服,“你看到沒有,我從來就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盧曉清無奈地咧了咧嘴,不知道怎么回。

    葉少陽還想抓住機會,再刺激陳曉宇幾句,妙心用胳膊拐了他一下,冷冷道:“不許胡說!”

    葉少陽吐了吐舌頭,調頭往下看,一下子看到了梧桐,略微愣了一下,收斂神色,沖她咧了一下嘴。

    梧桐也輕輕一笑。

    不知道為什么,葉少陽感覺自己讀懂了她的笑容,那是對自己的一種信任。

    在這一瞬間,葉少陽想起了芮冷玉,凝視著梧桐的臉,仿佛看到了芮冷玉……腦海之中一道靈光閃現,想要抓住,卻又一閃而逝,卻讓葉少陽發現并堅定地相信一件事情:

    自己來到這個時代,遇到梧桐,絕不是巧合,一定是因為某些原因,可惜這原因,他不知道。

    手臂上的壓力,讓葉少陽回過神來,轉頭看向妙心,妙心右手懸空,中指伸出,指著對面的煉尸缸,左手搭在右手的手腕上,一直在變幻著印法,有血從她右手中指滴出來,落色那張“蜘蛛網”上,立刻化成血霧,在上面流淌起來,匯聚到有缺口的地方,一點點編織出紅線,修復著被損壞的陣法。

    葉少陽心中充滿了震驚,他不知道妙心用的是什么手段,為什么能夠把血液虛化成這種無形的紅線,但是看妙心完全沉醉在作法上面,不敢打擾她,只好在一邊靜靜地看著,期待著作法趕緊結束,不要出什么岔子。

    然而,意外最后還是發生了:

    煉尸缸里的尸體,突然雙手撐地,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葉少陽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轉頭看向妙心,妙心睫毛顫動了一下,皺緊眉頭,左手變換印法的速度越來越快,右手中指流出的血也越來越多,加速著陣法的修復……

    就在這時,那尸體居然雙手伸到自己的臉上,將頭盔取了下來,是一張青灰色的男人的臉,一看就是死人,因為脫水而顯得十分干瘦,看不出原有的容貌。

    干尸?

    如果真是干尸的話,就算爬出來,那也不難對付。

    葉少陽暗自心想,然而下一刻,更加詭異的事發生了:

    那干尸把雙手伸進自己干癟的口中,用力撕扯,在一陣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滋滋聲中,嘴巴被撕開了,一直扯到耳根,明明是干尸,卻有黑色的污血從傷口流出來。

    接著,干尸又抓住上唇,用力往上撕,只一下,就將一塊臉皮撕下來,一直撕到腦后,然后又去撕邊上的皮肉……

    (威信公眾號開始發布茅山美女排行榜,敬請關注。搜索:qingziv5或者:青子V5)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