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2445.第2440章 第2442 全面對抗3
    葉少陽當然不會點破,也不會懷疑張無生這些信息的來源,沉‘吟’了一下問道:“依師叔的看法,法術公會這是打的什么主意?”

    張無生搖了搖頭,“我只是確定,他們不是真心想辦龍華會……可能以前是想要舉辦,但是現在改變了想法,這個可能還是因為你。品書網”

    “因為我?”

    “因為你回來了,這打‘亂’了他們的計劃,畢竟他們舉辦龍華會的初衷,是想推舉法術公會在人間的弟子,在法術界有更多的話語權,但是……現在你回來了,加道風這個日天的狠貨,把他嫡傳弟子殺得只剩下一個,這一個獨苗,星月奴肯定沒有信心能在斗法勝過你。”

    葉少陽聽了這話,不免有些得瑟,說道:“他們這么沒自信啊。”

    張無生道:“至少沒你有自信。”

    葉少陽嘿嘿一笑,沒有說什么,實際,他還真的有自信。自己而今是靈仙牌位,在參悟了大周天吐納心法和收獲了幾次契機之后,修為更進一步,離仙現在也只有一步之遙,說句大言不慚的話,在人間真的差不多是無敵的存在。

    星月奴那個獨苗,一直隱藏起來,實力肯定不凡,但如果是雙方擺開了打的這種斗法,葉少陽有十足的自信能贏(跟人類法師單挑,目前保持全盛記錄)。

    “所以,我覺得星月奴一定有別的打算,她的那些主力弟子被‘抽’調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反正沒用心思在龍華會。”張無生道。

    老郭沉‘吟’了一會說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法術公會為什么不取消龍華會,反而制造正在積極籌備的假象?這是要掩飾什么?”

    張無生道:“我都說了,我不知道。這不是找你們來商量來了,如何應對。”

    葉少陽道:“為啥找我,你不找那幾大‘門’派?”

    “我是代替他們來的……你也不必吃驚,雖然大家都不喜歡你,但是而今多事之秋,鬼域和青冥界都開始‘亂’了,大敵當前,我們只能抱團取暖,你之前那點事,也不算什么了。”

    葉少陽聽了這話,聳了一下肩膀說道:“打架的事,想起我來了。你們不怕我將來為了轉世鬼童,與你們作對。”

    “若有那一天,我們再殺你不遲。”張無生定定地看著他,“恩怨分明,大義滅親,我輩法師,一向如此。”

    葉少陽也定定地看著他,微微一笑,“那你也放心,對抗法術公會的這件事,我一定不掉鏈子。”

    兩人相視一笑。

    老郭皺眉說道:“小師弟,怪不得最近法術公會沒來找你的麻煩,他們肯定是背后鼓搗什么,我們得想辦法調查清楚。”

    碧清本來在看電視,聽見這話,也抬頭看著葉少陽,道:“會不會跟你遇到影魅有關?”

    葉少陽一怔,猛然想到這茬,跟張無生講了一遍。

    “竟然有這事!”張無生聽完,也是驚詫不已。

    “很有可能,他們明面在籌備龍華會,吸引大家的目光,然后暗渡陳倉,‘弄’這個什么圣靈會,想要搞事情?”老郭發表著猜測。

    “搞什么事情?”張無生問。

    “那誰知道。”葉少陽道,“我一個人力量有限,既然大家目標是一樣的,你回去跟那幾個‘門’派都說一聲,很多城市都有圣靈會,你們一起調查,一旦有什么線索,互相告知。打電話好,不必親自跑一趟了。”

    張無生斜乜了他一眼道:“這一趟其實都不必跑的,只是,你這剛回來,之前跟那幾派又有些矛盾……我得親自來一趟,以示尊重。好了,尊重完了,你忙吧,我走了。”

    張無生站起來要出‘門’,不等葉少陽挽留,突然想起什么,轉頭望著葉少陽,道:“我最近得到一個消息,說是徐福被抓了,然后山海印不知下落,有可能在你這里?”

    葉少陽愣了一下,攤手說道:“不在我這,我不騙你。”

    張無生笑道:“在你這也關系,我對這東西沒興趣,不過,有很多人和邪物,對它興趣極大,你要當心一些。”

    葉少陽皺眉道:“你聽到什么了?”

    “大家都猜測,山海印在你身。”

    好吧,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葉少陽想了一下,道:“如果你幫我散布消息,說山海印不在我身,會有人相信嗎?”

    “不,他們會懷疑我跟你串通好了,要獨吞好處。”張無生笑著。

    “好吧。”葉少陽‘摸’了‘摸’鼻子,“我自己處理吧,那個,不然你留在我這吃點羊雜湯當夜宵?”

    “我本月齋戒,你們吃吧,我這走了。”

    “你住哪,我開車送你。”葉少陽招呼謝雨晴幫自己開車去送張無生,結果張無生表示自己有車,葉少陽一行人送他下樓,樓下停著一輛看去十分高檔的汽車,一個年輕人坐在車里等著,被張無生叫出來見禮,是龍虎山的一個三代弟子,管葉少陽叫師叔。

    張無生扣墨鏡,叼著雪茄,鉆進汽車里,揚長離去。

    “瑪薩拉蒂啊!又是豪車又是專‘門’司機的,天啊,這是道士?”謝雨晴看著絕塵而去的汽車,震驚不已。

    葉少陽笑道:“人家是龍虎山掌教,家大業大,出‘門’當然要講排場。”

    “可道士啊,不應該是那種清高一點的,沒什么人間氣息的?”

    “那是你以為的吧,你以為所有人都想我這樣不愛名利,兩袖清風啊。”葉少陽抹了一把頭發說道。

    “得了吧,你只是窮。”

    葉少陽尷尬地咳了兩聲。

    晚,老郭做了一大鍋羊雜湯,葉少陽又外賣叫了幾個菜,吳曉尋也留下來一起吃。席間大伙一起商量對付法術公會的辦法,其實也沒什么好法子,只能從這個圣靈會入手,等待線索出現。

    葉少陽更惦記的,是另一件事:

    既然龍華會成了沒意義的‘雞’肋,能不能如期舉辦都是一回事,那么葉少陽也不再把心思放在這面,開始思索營救芮冷‘玉’的計劃,不過現在也沒什么好計劃的,只有等軍師和小九他們從空界帶回來消息,一切才有的聊。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