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第2988章 第2990 強者入局2
    站在山頂朝下看,能明確看到寶塔四周那些裂縫,有如蜘蛛網一般,一共有七八層,有暗金色的好像氣體一樣的往上不斷冒出來,

    這一幕嚇壞了所有人。

    “誰知道,這是什么情況!”慕寒大叫,他雖然是熟讀本門經卷典籍,但上面從來沒說過這種事。

    大伙也都面面相覷。

    慕寒順著山路一口氣跑下去,來到玲瓏塔邊上,塔下已經圍滿了各種形態的身影,都是塔里的邪物,看到異象也都紛紛跑了出來,圍著玲瓏塔,跟龍虎山眾道士一樣,驚愕地看著面前這一幕。

    慕寒蹲在一道裂縫邊上,仔細看,裂縫深不見底,而那暗金色的氣體,帶著一種灼熱的感覺,不斷從地下滲出來,裊裊上升,然后凝聚不散,在幾十米的高空形成了濃濃的一團,分成了好幾束,再向四周很遠的地方將落下去。

    “你們幾個,沿著光華降落的方向去查探一下!”慕寒吩咐幾個弟子,等他們走后,大伙繼續研究這神奇的一幕,但是就連龍虎山最老的長老,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沒人見過這種狀況。

    但所有人的心情都越發緊張凝重起來,直覺告訴他們,這不是什么好兆頭……

    “完了,龍虎山要完了!”一個沙啞的聲音,如同一道迅雷,砸在大伙心頭。

    慕寒猛然抬頭,循聲望去,說話者這時候也正從邪物群中飛出來,是一只邪靈,頭大腳下,形狀像個漏斗,有點像是一般身子縮在阿拉丁神燈里的燈神。

    “妖言惑眾!”慕寒憤怒地罵了一聲。

    這邪物雙目失神地低頭望著這些裂縫,嘴里只重復那句話:“龍虎山完了,真的完了……”

    龍陽真人認出他是一只地縛靈,是道淵真人早年收的一只邪靈,跟道淵真人相處最好,道淵真人一直管他叫老正。

    于是對他拱了拱手,問道:“老正,到底怎么回事,情況緊急,知道什么就快說。”

    老正仿佛這才回過神來,指著那些無形的暗金色氣體說道:“這些,都是山之精啊,是龍虎山的靈氣根源啊,如今都散去了,等它們都散去了,龍虎山的風水也就全破了啊,全完了!”

    眾人大駭。

    但是山之精的說法,大家都是聽過的,任何名山大川,靈氣之所以充沛,就是因為有山之精存在,這是一種法術界無法操控的神秘氣息,也是所謂風水的核心,山之精不是生物,但卻具有一定的靈性,這就像是風水中的“龍”一樣,山石水源,甚至植被,都可以聚集成一條龍的形狀,這不是真龍,但這樣的風水之龍,也具有一種神秘的靈性,能保佑一方水土。

    山之精,大致就是這么回事,而且是純天生的,只在一些風水奇佳的山川才有,它就藏在山的中間,對山體的改良、建筑的安放,可以一定程度引導靈氣的走向,但最多也只能這樣,山精水汽,都是萬千年來自然生成,算是大自然的造化。

    只要山之精存在,這里就會不斷有靈氣溢出,滋養生靈,也可被人類用做吸收修煉,取之不盡。也因為山之精的強弱不同,這些名山大川才會如此搶手,并且一代接一代地能孕育出強大的法師來。

    因此,在聽到老正說起“山之精”,大家就知道他不是胡言亂語,一下子都慌神起來。

    “你怎么會知道的?”龍陽真人抓住一線希望地追問。

    “老祖說的,那一年我剛來不久,戾氣不滅,好幾次試圖沖出塔去,老祖讓我死心,他說這玲瓏塔,就建在山之精的源頭上,是導氣所用,只要山之精存在一天,這玲瓏塔的法陣就會持續一天,永遠不會倒下……如今這山之精氣都冒出來了,可不就是散去了嗎!”

    老正這么一說,連同身邊那些邪物都如墜冰窖,慌的一批,他們不是龍虎山弟子,但被道淵真人關押時間太久,早就把玲瓏塔當成了自己的家,眼看龍虎山精氣散去,不知道怎么辦好。

    慕寒等人也是徹骨生寒,難以自持,都待在原地,大腦里一團漿糊。

    “都打起精神來!”

    慕寒大喝一聲,“大難臨頭,難道這樣等死么,山之精不可能平白消散,一定有什么原因,龍陽,你趕緊回山,召集大伙,朝不同方向分頭下山,尋找結癥所在,每人都一只槍!快!”

    他口中的槍,不是真槍,也不是兵器之王的古代長槍,而是照明彈發射器。

    時代不同了,法術界也在進步,推崇現代科技的張無生給弟子們配備了一些照明彈發射器,執行任務的時候,如果需要,能在第一時間發射照明彈,比打電話或別的手段快得多。

    龍陽真人趕緊往回跑,一邊拿出手機打電話。

    大伙惴惴不安地等待著。

    慕寒等人想做點什么,但根本無從下手,望著地上裂縫中不斷滲出來的精氣,感覺就像是血液從身體里流走,卻只能干看著沒法止血。

    諸邪物反應激烈,吵鬧著要去四周巡查,找出罪魁禍首,被慕寒厲聲呵斥,而今情況不明,不宜分散人員,但慕寒在這些邪物面前缺乏威望,根本管不住它們,最后還是老正站出來,讓大家耐心等著,這群邪物才慢慢平靜下來。

    一群無法無天的家伙。慕寒看了他們一眼,心想,邪物永遠都是邪物,就像野獸一樣,再馴服一樣會有野性。

    幾分鐘時間,對他們而言卻仿佛過去了一輩子那么長,突然聽見嘩啦一聲,西北方向,漆黑的夜空中突然騰起了一道光束,煙花一般裂開。

    照明彈!

    “走!”

    慕寒縱身狂奔過去,剛跑了沒幾步遠,突然身后又響起了嘩啦聲,轉身一看,又是一道照明彈。

    那邊也有情況?

    大家一下都站住了,一時不知所措。

    “兵分兩路!你們去那邊!”慕寒說完剛要動身,又是一道照明彈,在不同方向亮起來。

    總不能兵分三路了吧?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