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捉鬼人 > 286.第286章 雨夜鬼來訪3
    “莊小姐,昨晚,那個厲鬼還纏著你嗎?”葉少陽突然想起這件事,問道。

    “沒有,自從葉先生來,再也沒有那種有人在身邊窺視的感覺了,睡覺也很安穩。”莊雨檸發自內心的贊道,“真是多虧葉先生了。”

    葉少陽讓她把護身符取下來,托在手中,用罡氣感知了一下,發現雞血石里的鬼氣又濃郁了一分,心中一動,昨晚上,那鬼童還是來了!而且沒有放棄對護身符的侵蝕,心中雖然吃驚,但事情畢竟是在按照自己預計的發展下去,所以也沒什么可擔心的。

    為了不讓莊雨檸緊張,他沒有把這件事說出去,看著外面狂暴的雨幕,對莊雨檸道:“下雨天陰氣最重,今晚你小心一點。”想了想,伸手去抓莊雨檸的手。

    “葉先生,你……”等莊雨檸反應過來,手已經被他抓住了。葉少陽也沒多說,從腰帶里取出一支朱砂筆,在她手心畫起掌心雷。

    莊雨檸這才反應過來,靜靜的看著他低頭專注的神情,又感受著自己的手被他握住的溫度,心中滑過一絲異樣的感覺。

    “這道掌心雷,你不要洗掉了,萬一到時候出什么意外,我沒來及趕到,你就對著手掌哈一口氣,然后往鬼身上拍,能暫時把它逼退。”

    莊雨檸攤開手掌,看著掌心的雙魚圖案,驚奇的說道:“為什么要哈氣,什么原理?”

    “這掌心雷是用陽氣激發的,所以普通人也能用,陽氣從命燈出,人只有三盞命燈,所以你只能用三次,非到關鍵的時候不要使用。”

    莊雨檸道:“三次之后怎么辦?”

    葉少陽笑了笑,說道:“你在用盡三口氣之前,我肯定會趕到的。”

    大雨兩個小時之后才停,但是天色灰暗,這種天氣顯然不適合出去玩,三人只好仍然呆在家里,莊雨檸彈起了鋼琴,葉少陽雖然不懂音樂,但還是從悠揚的琴聲中聽出了一絲煩惱和憂郁,不知道是曲子的本意,還是她心情的作用。

    晚上吃完飯,葉少陽回到自己的臥室,繼續畫符,一直畫到深夜,突然眼前一黑,停電了,心中一驚,急忙來到陽臺,伸頭看了看別的樓房,也都漆黑一片,這才放下心來,猜測大概是暴風雨之后,電線出現什么問題了,大半夜的肯定也沒人來修了,只好把門窗關緊,上床睡覺。

    在他睡下不到半個小時,大雨又下了起來。

    咔嚓一道閃電,把莊雨檸從夢中驚醒,坐了起來,摸到手機看了一眼,凌晨十二點半,窗外風雨交加,拍擊在玻璃窗上,發出一種有節奏的詭異的聲音,莊雨檸立刻感到一陣緊張,伸手去開燈,結果沒亮。

    停電了?

    莊雨檸順手從床頭摸到了電視遙控器,按下電源鍵,想檢驗一下是真的停電還是電燈或開關燒掉了,結果等了幾秒鐘,電視亮了起來,出現一片雪花點。

    莊雨檸愣了一下,信號不好?可這是網路電視啊,又不是閉路電視,就算沒信號也不會出現雪花點這種古老的東西啊?

    就在她分神的工夫,電視屏幕一點點亮了起來,出現畫面,莊雨檸松了口氣,一時間失去睡意,也不去管什么雷雨天不能使用電器的常識,靠在床頭,等著屏幕一點點變的清楚起來:

    畫面是黑白的,昏暗的天空下,一行人打著燈籠,走在一條山脊上,畫面質量很低,鏡頭又拉的比較遠,看不見這些人的臉,只能通過形體和頭發長度判斷,有男有女。

    其中有幾個人吹著嗩吶一樣的樂器,一股哀樂,通過電視機的音箱傳出來,聽的人毛骨悚然,莊雨檸趕緊換臺,結果屏幕上還是黑白影像,似乎還是剛才那幾個人,抬著一口棺材,正在挖墳下葬,莊雨檸趕緊又換臺。

    畫面一轉,出現在一個破屋子里,一個長頭發的女人,坐在一個小板凳上,懷里抱著一個很大的孩子,手里拿著一根錐子似的大號的針,正在縫制孩子的臉皮。

    房間里光線很暗,畫質也差,根本看不清那孩子的模樣,莊雨檸懷疑那是一只布娃娃,畫面播放了好長時間,那個女人就在那一直縫啊縫,這詭異的畫面,令莊雨檸感到一種不詳的預感,趕緊換臺,然而不管按什么鍵,畫面都沒有反應了,連關機都關不掉。

    這是怎么回事?

    莊雨檸盯著屏幕,這才發現屏幕上沒有臺標,什么都沒有……

    急忙走到電視機前,試圖把插頭拔下來,結果一眼看到插座,愣了幾秒鐘,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一陣天旋地轉,傻傻的盯著空空的插座面板,和掛在電視機后面的插頭。

    電視機……根本沒插電!

    莊雨檸緩緩后退,跌坐在床上,一雙眼睛空洞的盯著電視屏幕,畫面上,鏡頭越拉越近,慢慢的對準了那個“布娃娃”,那是一張男孩的臉,閉著眼睛,臉上傷口累累,有些已經被縫了起來。

    很粗的黑線,像一只只丑陋的蜈蚣,趴在白皙的臉皮上。

    女子手握長針,把黑線一次次穿過布娃娃白皙的臉皮,將兩邊的傷口縫在一起,鏡頭逐漸拉近,就在這時候,女子對著鏡頭,緩緩撩起自己的頭發,沖著莊雨檸咧嘴一笑,居然……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不,那就是自己的臉!

    還沒等莊雨檸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鏡頭中的“布娃娃”猛然睜眼,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球瞪著自己,裂開嘴,沖自己喋喋怪笑著。

    笑聲不光從電視里傳來,身后也有,莊雨檸猛然轉身,看到一個全身雪白的男孩站在窗外的雨幕中,雙手拍打著窗玻璃。

    “啊——”

    莊雨檸失聲尖叫起來,向后退去,跌倒在床上。這時候那雪白孩子已經伸手把窗戶打開,身體向里面擠了進來,手臂碰到掛著驚魂鈴的紅線,立刻鈴聲大作,男孩的聲音迅速消失,電視也關閉了,屋里一片漆黑。

    仿佛一切都沒發生過。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