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焚尸匠 > 第646章 番外:韓允
    一夜纏綿,周凌峰和韓允兩人抱在一起,相擁在床上。

    若不是親眼所見,若是一直等待。

    周凌峰都不敢相信,這輩子還能見到韓允。

    這個與自己同樣是五術傳人之一的,從相殺到相愛,中間多少曲折,無人得知。

    只有周凌峰和韓允的心里才清楚。

    床上的被子早已凌亂不堪。

    但韓允的美眸里,睫毛輕輕顫動,眼中流露出幾分期待。

    她舍不得這個男人,舍不得讓他離開,甚至舍不得讓他從自己的身旁離開片刻。

    韓允緊緊抱住了周凌峰,即便自己身上一絲不gua,仍然毫不猶豫。

    她壓著聲音,吐氣如蘭,道:“我想跟你要個東西!

    周凌峰親吻了一下韓允的額頭,溫柔道:“我連命都可以給你,你還想要什么?”

    “我想要個孩子……”

    韓語話音落下,眼眸多了一層霧氣。

    在她心里,她感覺自己一無所有。

    她沒有方雪兒和周凌峰的一見傾心。

    她也沒有沐晴和周凌峰的朝夕陪伴。

    她唯一有的,是此刻與他的溫存……

    周凌峰抱緊了韓允,任憑那兩團飽滿,被壓得幾欲要變形。

    他壞笑道:“你現在不說疼了?”

    韓允滿面羞紅。

    這個男人,總是喜歡挑逗她。

    但今天,她不想讓他輕易離開。

    至少,得留點東西……

    “我想要你的孩子,我愿意懷胎十月,我也愿意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我只想把自己最好的,給你!”

    韓允抬起頭,將自己的紅唇貼在了周凌峰的嘴上。

    兩瓣嘴唇觸碰在一起,輕柔中,舌尖觸碰卷在一起。

    周凌峰感覺得到,韓允在索取,她吮吸著自己的嘴唇,舌頭,恨不得把自己都吃下去了一樣……

    但作為男人,怎么可以讓一個女人這么占據上風?

    沒有猶豫,周凌峰主動翻過身,再次將韓允壓在了身下。

    佳人的喘息聲逐漸變得急促。

    接著化為嬌喘聲。

    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

    周凌峰輕吻過韓允的耳垂,頭發,再到額頭一直吻下,掠過她秀氣的鼻子,最后是嬌艷的紅唇。

    他肆無忌憚的索取著。

    身下的佳人,則竭盡全力給與著,她恨不得,給出自己的全部……

    韓允抓住周凌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那曾是無數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完美身材,此刻,盡數都在周凌峰的手下,接受著他的臨幸。

    周凌峰的手忍不住抓了那一團雪白,自己的手已經足夠大,但依然沒有抓滿。

    韓允的身材,完美到了極點,就如被精雕玉琢過一般,兩團雪白的飽滿中,點綴著兩抹粉色。

    周凌峰一只手抓住了一邊,稍稍一握緊,身下的佳人,頓時忍不住發出了更加大聲的嬌喘……

    她的身體在發熱。

    她的喘息在加劇。

    她媚眼如絲,雙手緊緊抓住了周凌峰的肩膀,努力讓自己的身體,擺出最完美的姿態,好接受身上那一團火熱,再將它團團圍住,不讓它露出一點。

    “抱緊我!

    韓允雙眼迷離。

    周凌峰將她抱起來,坐在自己的身上。

    韓允死死摟住他的脖子,但自己的屁股上,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

    吃痛之下,韓允發出嬌嗔,只得瘋狂扭動起自己的身體……

    從黑夜到白天,又從白天至黑夜。

    兩具火熱的軀體,已然鏖戰了許久。

    可憐的床板早已耐不住他們的搖晃。

    不得已,周凌峰只能將韓允抱下了床。

    屋子里不大,但床邊就是桌子。

    他將韓允抱在桌子上,可惜,那桌子老舊得很,扛不住幾個回合,就發出一陣陣咿呀的聲音。

    實在是煩得很。

    “我站著……”

    韓允主動站在了地上。

    周凌峰站在她的身后,兩只手劃過她雪白的后背,然后到豐滿的臀部……

    韓允兩只手抓住桌子,她努力咬著嘴唇,不發出聲音。

    但無奈,身后的頻率,動作,都超出了她可承受范圍。

    她不由自主的張開嘴巴。

    但好在這個時候,周凌峰已經將腦袋湊了過來。

    火熱的唇貼住了她的嘴唇。

    舌頭之的碰撞。

    周凌峰貪婪的吮吸著她口中的香津。

    不知不覺中,兩人汗如雨下……

    但在隔壁,便是浴室。

    浴室里的空間很小,小到韓允只能抓著門把手,但周凌峰如影隨形,跟在她的身后。

    一陣激烈的撞擊聲響起。

    狹小的浴室里,韓允剛艱難的站穩身體,卻又被周凌峰抓住了一只手。

    她的身體瀕臨失去平衡,她只能將自己的腦袋,貼在墻邊。

    她曾在一些圖冊里看過類似于的動作。

    那時她一度認為這是對女人的恥辱。

    但此刻,她感覺不到一絲恥辱,反而,是全身心的愉悅。

    她背后是自己的男人。

    是正在努力愛自己的男人……

    韓允的頭發已經散落下來。

    周凌峰把她的頭發聚集在一起,用手抓住她的頭發,另外一只手扶著她盈盈一握的小蠻腰……

    頃刻間,長驅直入。

    浴室里,水花落下,澆透了兩人的身體,卻澆不濕他們的火熱……

    周凌峰想到了自己背著失去呼吸的韓允一路北去尋花地埋葬她的場景。

    下意識的,他加大了力氣。

    韓允面紅如血,身體在微微顫抖……

    “不行,不行……”韓允在輕聲喊著。

    周凌峰皺眉,“什么不行?”

    韓允連忙從周凌峰的身下擺脫下來。

    她從床上扯下一條被子丟在地上,然后抱住了周凌峰。

    她眼中露出一抹羞澀,道:“我以前在一些小冊子里看過,如果要懷孕的幾率變大,這個姿勢才是對的……”

    韓允躺了下來,她把周凌峰抱在身上。

    任憑對方,將那一團火熱,送入了自己的身體里……

    她咬緊了嘴唇,汗如雨下,但通紅的小臉,此刻嬌艷如花。

    周凌峰輕輕咬住了她的耳朵,溫柔道:“這樣可以嗎?”

    韓允害羞的點了點頭。

    周凌峰替她拂去額間沾上汗水的頭發,嘴角露出一抹壞笑。

    “阿,你又弄疼我了……”

    “那我出來了?”

    “不行,不準出來,我要給你生孩子,不可以浪費的……”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