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我的師父是神仙 > 第3021章 你將血嬰給我們
    “吼~”

    又是一聲獸吼

    可卻是不是從前方響起。

    大家聽的明白,這一聲獸吼是從身邊響起的。

    猛然回頭,卻是目光都集中在了楊毅云身上。

    準確的說,是集中在了楊毅云懷里的血嬰身上。

    這一刻楊毅云都有些發懵。

    的確剛才血嬰的嘴里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吼叫聲。

    “咦~血獸退了~”

    身在前方的玄同突然出聲。

    大家齊刷刷看去,果然啊,血獸似乎一個個看到了什么讓它們無比可怕的事物一樣,哀鳴一聲一哄而散。

    來的快,去的也快。

    大家還都有點發懵。

    “嚶呀呀咯咯咯爸爸~”

    血嬰突然發聲。

    此刻楊毅云反應過來了,前方的血獸是被血嬰給一聲下退了。

    不過想想也不奇怪,血嬰在出世之前,一場血祭可是讓數以百萬計的血獸群都給血祭,可想而知,血嬰這一聲吼,對血獸來說意味著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血嬰身上,這時候大家再去看血嬰,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

    也都明白了剛才是這么回事。

    或許血嬰的存在,還是福是禍還真是未可知的。

    不過只殺現在有一點可以確定,血嬰在楊毅云手上是福。

    楊毅云哈哈大笑著:“真乖真厲害!

    說話中他在血嬰臉上親了一下。

    “咯咯咯~爸爸~厲害~”

    血嬰笑著學說話,似乎也知道是楊毅云在夸獎。

    經此一事,眾人也對血嬰的看法有了轉變。

    美杜莎湊上來笑著對楊毅云道:“給血嬰起個名字吧,小家伙現在學著說話了,有個名字,大家也能教他說話!

    楊毅云想想也是,一直叫血嬰不是那么回事。

    想了想開口道:“既然是半修羅半神的孕育誕生,就叫修道,楊修道,我希望他修大道修正道!

    “修道~到時候貼切的緊!泵蓝派c了點。

    玄同湊過來道:“神尊您是打算收他為子么?”

    楊毅云一愣,還真沒想過,盡管他教血嬰叫自己爸爸,可沒想過收為養子。

    兒子女兒他都有,不在乎多一個。

    但也要慎重。

    血嬰終究不是凡物,更多的時候,其實楊毅云明白要教導指引他。

    現在既然給賜名,也就考慮了身份飛問題吧。

    他想想道:“我收他為關門弟子!

    這也是楊毅云剛剛想到最合適的身份。

    修道總是要有傳承的,給血嬰取名修道,那就有傳承的意思。

    門下四個弟子,獨孤悔、王宗仁、武劍、蒙恬,說實話每個弟子天資雖然都不錯,但都沒有達到自己心里的預期。

    而血嬰卻是天生地養的靈物成人,天資絕對是逆天的。

    收為關門弟子,在合適不過。

    聽到楊毅云如此一說,玄同等人也覺得合適。

    連忙道賀:“恭喜神尊收得關門弟子!

    “恭賀主人……”

    大家都道賀。

    楊毅云笑笑:“都起來吧,事就這么決定,等回頭就回去就補上拜師禮!

    當然現在也是血嬰太小了。

    “你以后就家楊修道了哦!睏钜阍瓶粗鴳牙锏难獘腴_口。

    “嚶呀~”

    也不知道是聽懂了還是沒聽懂。

    反正血嬰從現在起,名叫楊修道,分身成了楊毅云關門弟子。

    可謂是身份地位非凡。

    成了大家的少主。

    關門弟子身份明面上不是超然的,實則就是超然的,因為但凡是關門弟子,那都是最受師父喜愛的。

    ……

    血獸的出現成了小插曲,大家也看到了血嬰或者說楊修道的另一面,可以一吼退血獸。

    從某種程度上講,血嬰也是可以召喚血獸的。

    這一點其實又成了楊毅云在眾神域世界的依仗。

    隨后大家繼續向前走去。

    一天之后,熊游天說道:“神尊我感受到了歡兒的氣息似乎就在前面!

    “那就快點過去!睏钜阍普f道。

    大峽谷很深,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走到盡頭。

    不夠地上相對平坦了起來。

    五分鐘后,楊毅云說道:“停!

    大家都停了下來。

    熊游天開口道:“神尊就在這附近,我去找找!

    而楊毅云則是看口道:“不用找到了,就在前面!

    說話之際楊毅云的聲音陰沉了下去。

    因為他已經看到了熊歡。

    場中所有人里,除了他之外還有美杜莎看到了,美杜莎甚至比他看得的更早更遠。

    他們兩個都煉化過血獸的眼睛,在血霧彌漫之地,的確是可以看的遠一些,他能看百米,而美杜莎動用重瞳則是可以看千米遠,之前美杜莎就看到了,并且傳音給他。

    此刻楊毅云百米之外就是熊歡所在。

    只不過……

    這個時候的熊歡是被人控制了得。

    而控制熊歡的人,還是老熟人,不只是一家。

    真是古老天族金木水火土五行家族,也是十大家族中的一半,其他勢力倒是沒看到。

    此時此刻無行家族的人全都站在百米之外的血霧中,他和美杜莎看的一清二楚。

    而楊毅云發現對方也在看著他們。

    很顯然五行家族的人似乎也能看見他們。

    這一點楊毅云倒也不驚訝,他們既然能煉化血獸眼睛五行家族的人自然也能通過別的辦法來讓他們在血霧中看得更遠。

    看起來似乎早就知道他們回來,在等候的樣子。

    楊毅云示意熊游天稍安勿躁后,瞇起眼看向前方血霧開口道:“五行家族的諸位道友,雖然你們也是天族,可你們是古老天族,和帝尊三十三天殿那些天族不同,我楊某人和你們沒仇怨吧,不知為何抓我的人?”

    楊毅云這一開口,玄同等人就知道楊毅云看到了血霧之外更遠的地方,而且前方是天族五行家族的人,聽起來似乎抓了熊歡,頓時大家都進入了戰斗狀態。

    “楊神尊此言差矣,我等可是恰巧碰到了這位姑娘,更可以說是從血怪手中救了她一命,說起來你還得感謝我們才是,當然我們的確沒有恩怨,我等也不想與你為敵,至于你和三十三天殿天族之事,我們五行家族沒有任何興趣!

    血霧中傳來了回應。

    楊毅云呵呵一笑:“既如此那就請諸位道友放我的人過來吧!

    對方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呵呵,楊神尊放是沒問題的,可我們畢竟救了她,你身為神族,總得感謝一下吧?”

    楊毅云緩緩道:“哦?不知諸位要什么感謝,才肯放人?”

    “很簡單,把你手中的血嬰交給我們,血嬰乃是大邪惡,留在楊神尊手中,也不安全,為神界著想,你將血嬰給我們,我們將這位姑娘還給你,不知楊神尊意下如何?”

    血霧中響起五行家族某一位強者的條件。

    楊毅云眼神中殺意彌漫,他盯著前方血霧許久未說話。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