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我的師父是神仙 > 第3022章 這是在給五行家族的人挖坑呢
    場中的氣氛緊張了起來。

    半響后楊毅云低沉道:“我要是不交呢?”

    對方的聲音從血霧中響起:“呵呵,那這位姑娘可能就要隕落了!

    聲音不大,可威脅十足。

    “你們想過后果么?”楊毅云再度開口。

    對方回答:“沒有點底氣自然不敢和楊神尊談條件!

    “好,我答應,你們將人帶過來,我把血嬰給你們!睏钜阍葡袷峭讌f了一般。

    玄同等人聽到楊毅云說話皆是一愣,可隨即看了看楊毅云懷里的血嬰,頓時就不再說話了。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血嬰是個什么情況了。

    傲晴伸出手指逗弄了一下血嬰,都被血嬰掰斷了手指,更別提誰敢去碰觸血嬰。

    當然楊毅云除外。

    一眾手下心里其實都在笑,神尊大人太壞了,這是在給五行家族的人挖坑呢。

    可以想象到,血嬰到來五行家族的某個人手中之后,那個人會是什么樣的悲催情景。

    對此玄同等人還真是很期待。

    ……

    血霧中五星家族,以金為首。

    這五大家族,說起來是五家,可歷來都是一致對外,出門在外都很團結,他們雖然不清楚血嬰的情況,可都能想象到血嬰是天地孕育而出的領悟,若是煉化血嬰,少不得他們能踏入合道之境。

    所以對于血嬰很是眼饞。

    但之前血嬰偏偏被楊毅云給奪走了。

    不過他們五家卻在離開天坑之后,追尋楊毅云的時候,無意中碰到了熊歡,都認出來是楊毅云身邊的人,于是乎將熊歡給控制了。

    有一點他們沒說謊,他們的確算是救了熊歡,但也不全是。

    因為當時他們碰到熊歡的時候,熊歡被一株血樹和三頭血獸,一尊血石怪給圍攻著,處在了下風,受到了重傷。

    他們出手解圍,但同時也控制了熊歡,就是想著將熊歡帶上去找楊毅云換血嬰,還沒等他們去找楊毅云的時候,沒想到楊毅云自己送上門來了。

    在楊毅云等人進入大峽谷后,他們就發現了楊毅云。

    和其實勢力不同,他們五行家族有秘法,可以在眾神域世界的血霧中看得更遠,所以能知道楊毅云前來,索性就再原地等著。

    果不其然,楊毅云來了。

    其實五行家族的人,也是再賭,賭楊毅云會用血嬰換熊歡。

    因為他們對楊毅云調查過,楊毅云是個極其袒護在意下屬的人,尤其是女人。

    沒想到楊毅云還真答應了。

    這就證明他們的猜測沒錯。

    金氏家族的領頭人,毫無疑問是五大家族中的核心,也是修為最強大的一個,攻擊實力同級別中幾乎無敵,名曰:金十三。

    當金十三聽到楊毅云答應后,心中大喜,開口對其他四個道:“我們五人一起押著這女子過去交換,若是楊毅云干;ㄕ,就干掉這個女子,一旦雙方開戰,我們人數上占據優勢,但也不懼他們,搶也要將血嬰從楊毅云手里搶奪過來,到時候煉化血嬰,我等便有望突破踏入合道!

    “就依十三師兄!逼溆嗨募业念^目齊聲說話。

    隨后金十三親自帶著被封印了修為的熊歡向前走去,身邊是其他四家的強者,在之后是五家所有弟子,加起來上百人數。

    從進入眾神域世界一來,五行家族聯手之下,損失是最少的,每家都有二十余人,加起來過百,看著聲勢浩大的緊。

    雙方也就相隔百余米,很快走到了距離楊毅云三十米的距離停下。

    這時候楊毅云懷里抱著血嬰,輕輕拍了拍血嬰的頭,向前走去。

    玄同等人要跟上,但他抬手道:“都在原地等著,我既然說了要交換就交換,不做言而無信之人!

    這話聽在金十三五人耳中到是一喜,心里想著楊毅云到真是如傳言那樣,算得上是個人物。

    只要能痛快交換,他們倒也樂意,不會做什么手腳,為難一個女人。

    等雙方交換成功,就啟用秘法,快速離開,到時候楊毅云就算是想追也別想追上。

    楊毅云說完繼續向前走去,玄同等人也沒有再跟著。

    這一幕讓金十三很滿意。

    熊歡身上有傷,臉色很蒼白,看著楊毅云走來的時候,她雙眸中有愧疚,此刻就是她想去反擊,也沒有任何辦法,全身都被封印著,心有力而力不足。

    楊毅云走到了雙方十米之地停下,看著熊歡笑了笑道:“歡歡不怕!

    說到底熊歡的心智還是十多歲的小姑娘而已,這是與生俱來的,很單沖,可唯獨對他是無比信任。

    不管如何他都不會讓熊歡受到傷害。

    他也不敢和五行家族的人來硬的,怕他們傷害熊歡。

    終于他們提出和血嬰交換,這一點,楊毅云答應了下來,因為他想看戲,更想救熊歡。

    看戲……

    呵呵,那是因為他很清楚血嬰的情況了。

    到時候倒是要看看對方會被血嬰給怎么蹂躪。

    “敢問道兄貴姓?”楊毅云看著對面一只手放在熊歡腦袋上,做出一副隨時會拍死熊歡的金十三問道。

    雖然和這些人見面好幾次,但真這不是他們叫什么。

    “呵呵,在下金十三,五行金氏家族!苯鹗f道。

    “好,金道友,十息之內你們同時將熊歡和血嬰拋向對方,你看如何?”楊毅云緩緩說道。

    金十三瞇起眼道:“楊神尊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發個誓言可好?”

    “當然可以!睏钜阍泣c頭開口就道:“我發誓要是十息時間不講血嬰丟給金十三,便早天譴!

    “好,爽快,我金十三發誓,十息時間將熊歡丟給楊毅云,否則讓我遭天譴!

    楊毅云要搖頭道:“不,你還得加上一句不傷害熊歡!

    金十三一愣,心中不悅,但看著即將倒手的血嬰,他忍了,重新發誓加上了一句不傷害熊歡。

    如此楊毅云才滿意,點頭道:“開始!

    簡單的誓言,對他們這個層次來說,可是很重的。

    雙方都滿意了。

    接著金十三和楊毅云相互看著對方,都在心里算是時間。

    十息而至。

    楊毅云抱著懷里的血嬰小聲道:“道兒乖,等下我在接你回來!

    話落將血嬰果然丟向了金十三。

    同一時間金十三將熊歡丟向了楊毅云。

    兩人皆是一動。

    下一刻楊毅云將熊歡借助,隨手破解了熊歡身上的封印道:“好了,沒事了,去后面找你父親!

    “云大哥我~”熊歡帶著梨花雨。

    “去吧,沒事,咱們不吃虧,等著看戲就好!睏钜阍菩π。

    而就在此刻金十三帶著興奮將血嬰接住抱在了懷里,他之前看到一樣將血嬰抱在懷里的時候,就認為血嬰果然如傳言的一樣,在幼小時期不會有什么危險,否則楊毅云也不敢那么抱著。

    可是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世上最后悔的事。

    “哇~”

    劍十三懷里的血嬰離開了楊毅云后哭了起來。

    血嬰一哭,天地變色。

    金十三聽到血嬰哭聲一起,頓時就感覺腦袋一陣劇烈通疼痛。

    本來向著在地時間發動秘法離開這里。

    但就在這一聲哭泣中,金十三的悲劇開始了。

    先是腦袋一疼,緊接著胸口一涼,下一刻腦袋因為疼痛而清晰了一份,卻是看到了懷里的血嬰整條手臂都刺進了他心臟,同時他體內的力量源源不斷在流失,身體頓時軟了下去,意識逐漸模糊,最后意識消散之際,金十三聽到了血嬰的第二聲哭泣。

    “哇哇~”

    下一秒只見懷中血嬰全身爆發出了刺眼的血光,轟的一下擴散而去。

    “啊啊啊……”

    最后一刻金十三聽到的是其他人的慘叫聲,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完鳥。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