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馭房有術 > 第4673章 鶴真人
    “你是怎么知道,你師公是被你師父放火給燒死的?”張禹問道。

    “我是聽我師父說的!敝軕c云說道。

    “你師父會跟你說這個?我怎么不信……”張禹撇著嘴說道。

    “他當然不會跟我說,其實這么說吧……這個墳冢,最初是沒有外圍墻的,只是一個墳冢罷了……只是師父讓我們誰也不許過來這邊的花園……大家伙都害怕師父,一個個謹小慎微,哪有人敢過來,可是我么,也是因為好奇,有一天夜里,練習完雕工之后,見師父一個人朝那邊走,我就在后面跟了上去……我一直跟著師父來到這個墳冢,見到他打開墓碑,來到這下面……我當時十分害怕,掙扎著要不要下來,也是在好奇心的唆使下,終于還是決定,偷偷的跟下來看看……也就是走到一半的時候,我就聽到師父在里面大罵,說什么偏心,不把天方八刀傳授給他,還不許他賺錢,一天過著清貧的生活……最后就說,師公是活該,活該被他一把火給燒死,現在天方八刀還是他的之類的話……我當時聽了之后,十分的害怕,不敢繼續下去,偷偷的折了回來……然后我多少次都想要下分粥再瞧瞧,里面到底是什么樣子,卻是不敢,過了能有兩年,我鼓足勇氣再來的時候,沒有想到墳冢周邊就修起了圍墻,圍墻上面有著一個大鐵門,根本無法進去……不過我還是發現,師父有的時候,會一個人來到這里,打開鐵門……只是他會在里面反鎖,沒有人能夠跟進去……”周慶云老實地說道。

    “那你后來,是從哪里得到的鑰匙?”張禹問道。

    “旁人都是不敢擅自賺錢的,可我卻能夠想辦法幫人干私活,賺到一些錢。我用錢請人幫我配了一把萬能鑰匙,然后打開了鐵門,進到這里!敝軕c云說道。

    “你的膽子不小啊,還敢幫人干私活?”張禹冷冷地說道。

    “總不能天天就跟籠中鳥一樣吧……這樣的話,早晚都要死在這里……”周慶云咬著牙說道。

    “找你做私活這個人,是不是傳授你這些雞毛蒜皮道法的人?”張禹接著問道。

    周慶云聞言,明顯怔了一下,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怎么……知道……”

    “猜都能猜到,畢竟你們碧水莊園的人每天都很忙碌,很少有機會跟外人接觸……能夠接觸一次,已經算是不容易的事情了……說說吧,這個人又是什么人,你跟他是怎么認識他……”張禹淡淡然地說道。

    “我跟他是在陶家認識的,我師父幾乎每年過年,都會去陶家拜年,也會和朱常志給帶上。在陶家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老道,這個老道是木王喬家的人,自稱鶴真人……他跟我說,我很有慧根,適合修煉高明的道術,說是愿意傳授我一些道法……我一聽這樣的好事,自然欣然答應……可是過年的時候,在陶家的時間有限,我又哪里能夠學到多少東西,于是他就給了我一個電話,說是專門私下里與他聯系……開始我只是以為他是好心,真的傳授我道法,結果學了沒多久,他就讓我幫他雕刻東西……說是找我師父雕刻,都要出黃金,誰能有那么多的黃金,他也不讓我白白雕刻,會給我錢……我因為學習了他的道術,也稱呼他一聲師父,就答應了他……”周慶云說道。

    “原來是這樣……”張禹嘴上這么說,心下卻是倒吸一口涼氣。這可真是巧了,關于掉包天音琴的兩個最大嫌疑人,之前竟然還有著這樣一個聯系。

    張禹琢磨了一下,說道:“他除了讓你幫忙雕刻之外,還讓你做過什么事情?”

    “幾乎沒有別的事情,只是他傳授我的這些道法,用你的話說,確實是雕蟲小技。充其量,也就是糊弄人罷了!敝軕c云說道。

    “那也不見得吧,你這不是連超度的咒語都學會了嗎?”張禹笑著說道:“說說吧,你是怎么想到殺死雷戈,化解這里怨氣的?”

    “石壁上的這些刀刻,應該就是天方八刀,要不然的話,雷戈也不可能總來這里觀看。我在他忙碌的時候,有機會也會跑到這里觀看,卻始終不得要領。但是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雷戈應該也沒有完全學會,否則的話,不會經常過來。通過我在這里的觀摩,再加上在雷戈的辦公室偷看到他的那些作品,漸漸讓我有了一些感悟,學會了一些技巧?墒沁@些還遠遠不夠,于是我漸漸意識到,之所以無法完全領悟這里的天方八刀,全是因為這里有怨氣作祟。雷戈是否考慮過這一點,我不清楚,就算他知道,總不能將自己殺了,以化解怨氣吧。但是我可以,道長告訴過我,很多無法化解的怨氣,都是由于兇手還在人間。只有殺掉那個兇手,怨氣才能化解。是以,我才決定殺掉雷戈……”周慶云說這話的時候,似乎還有著一點小小的興奮。

    “現在你已經殺掉雷戈了,可是呢……這里的怨氣,不是依舊么……”張禹淡淡然地說道。

    “這……可能是我的修為還不夠……”周慶云無奈地說道。

    “天方八刀……雷戈……劉公巖……真的是越來越讓人覺得有趣了……”張禹淡笑著說道。

    “有趣……怎么有趣……”周慶云不解地說道。

    “我這個人么……一向好奇心都很重,遇到了這種秘密,自然會覺得有趣……”張禹說道。

    “你想要知道的,我現在都已經說了,你、你……你是放了我……還是……”周慶云有點緊張地說道。

    “放心好了,我這個人并不喜歡亂殺無辜……既然是你師父先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你出手殺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張禹微笑著說道。

    “多謝……”見張禹這么說,周慶云不禁松了口氣。

    張禹跟著又道:“不過么……周慶云……你自己說說,茅山派現在已經控制了這里,他們茅山明天應該會來很多人,到那個時候,這個地方肯定也會被茅山派的人給發現,你以后想要再來,估計也不太可能……而且,你若是留在這里,一旦被發現,肯定也討不到好果子吃……對于這一點,我想你也是心知肚明,不知道你有沒有什么打算……”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