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魔法種族大穿越 > 第1936章 希塔海姆晶壁系開天第一尊他化自在大智障數據心魔始祖!
    在‘白金公寓’被天道欽定后,這一變故也驚動了‘機械、仙道’兩大領域的眾多相關從業大佬們。

    “究竟是誰?!”

    “從未有過的心魔之道?好陌生!”

    “又一個他化自在天誕生了?為什么我搜索不到!

    “機械魔網究竟發生了什么?”

    “有大恐怖降生!”

    “劫數!”

    “天數有變,神器更易!

    這一刻,扭曲星界眾多數據神靈、機械神靈,紛紛感受到‘數據魔網’出現驚天變故,一個擁有巨大威脅力的競爭對手誕生了,卻又深藏不漏,抓不到蛛絲馬跡。但這股氣息背后所蘊含的力量,令它們感到極端不適。

    白金公寓雖被晶壁天道強制拔升到‘機械側數據網絡第六天’的地位,但也只是空有名分的空殼,仍需要李墨投入大量‘太陰心魔道數據資源’才能填充完畢。

    而仙道心魔側的老陰B們,則忽然發現原本的‘心魔大道’被憑空拓展出一塊充滿未知的領域,就像原本的世界地圖,突然膨脹了兩倍,硬是在太平洋中插入一塊新大陸。

    然而他們苦于基礎法則儲備不足,以及出于‘魔改仙道體系’的優越感,對機械側天道認知不足,難以涉及觸摸那片看得見摸得到卻吃不到的領域(機械側)。

    眼睜睜看著一個勁敵快速成型,又隱沒于那片未知的世界中。但好在這個勁敵的‘體量’很小,剛剛孵化出來,尚不足以構成威脅。

    天道內測,是希塔海姆洗牌上位的最后機會。這個敵人看似把握住機會,但錯過整整五個輪回紀的準備,一張底牌都無,又豈能輕易上位?還有機會!

    這一刻,無數修行側的心魔大佬們,紛紛立誓報考機械側數據法則夕陽紅補習班。它們人老心不老,積極接受新鮮的‘機械法則’,與天道接軌,不被時代淘汰。

    真是為難這群老陰B啦。

    …

    在白金公寓劇烈變化,開始與‘機械天道’同步,被強行黏在‘數據魔網’上層,成為全新的‘數據心魔第六天’時。

    又一團具備靈性的‘數據團’開始在李墨的手中凝聚成型,這是晶壁天道等待了無數年,由機械側一切機械生命數據生命背后,投射在機械天道內部的‘惡業’與‘劫數’所凝聚的‘機械數據之敵’。

    她是‘太陰心魔道’的變種子體,李墨與團子的‘三閨女’。

    她不是小團子,而是數據心魔主,一切機械側(數據側)修行者的宿敵。

    雖然在客觀陣營中屬于‘極端混亂+絕對邪惡+機械數據’陣營,絕不是個好鳥。但在晶壁天道眼中,卻是補全3000序列法則必備的一環。沒有‘數據天魔’做負極的機械側是不健全的數據側。

    “花Q!”

    “花Q!花Q!花QQQQ。!”

    一個頭頂戴著大號粉紅色蝴蝶結,相貌可愛漂亮,一身露臍小短裙,清純又不失活力的數據側心魔聚合體,出現在李墨與團子面前。

    她舉手投足充滿活力與元氣,看不出半點邪惡的本質,卻怒瞪漂亮大眼睛,顏藝瘋狂變幻,同時筆出雙手中指,向著四面八方瘋狂輸出,充滿了干勁!

    (ー`′ー)?

    李團子挑起一根眉毛,看向李墨:“這就是晶壁系開天第一只她化自在大智障數據心魔之祖?”

    “沒錯,名副其實的‘人工智障’,可以讓一切機械生命、數據生命的靈魂受到污染,被拉到與她相同的水平線,再被無窮無盡的‘花Q’污染腐化掉,最終數據崩潰靈魂爆炸而亡。她就是機械側的終結者,不可阻擋、不可違逆,她即大災變!”

    “花Q!花Q!”聽到老爹在說自己,智障魔主開心的對上天釋放輸出。

    李墨倒是不怎么意外。盡管應運而生,晶壁天道付了7成的費用,但‘大智障數據心魔主’卻是他一手包辦的‘三閨女’,按照他心底最深處的智障形象而生成。

    眼前的‘智障魔主’,的確很符合他對人工智障的看法,沒毛!而且長的這么人畜無害可愛漂亮,充滿了欺騙性,很容易獲得信任,打入機械側內部,在關鍵時刻背刺,這才是正確的天魔之道!

    “嘖!她居然真的凝聚出了‘人工智障法則’,太不可思議了!”團子抓起仰著小腦袋,正怒懟晶壁天道的‘花Q天尊’,仔細檢查起來,接著驚訝道。

    李墨也品出味道,說道:“這條‘數據心魔分支法則’,可以看做‘太陰心魔道、白金數據神性網絡’延伸的分支。但同時,它又是希塔海姆機械側的第一條‘數據心魔道’,地位與修行側一切‘心魔道綜合’并列,地位極高。只不過‘人工智障’剛出生,還很弱小,僅僅是地位高,實質依舊是個垃圾!

    “花Q!花Q!”

    暴躁的‘大智障數據天魔主’聽到李墨‘垃圾’的評價,心里非常不服氣,放棄晶壁天道,開始怒懟親爹。

    結果被一個腦瓜崩彈中腦袋后,終于感受到恐懼,抱頭痛哭起來。

    “哎,真是弱小!”

    李墨搖頭,發下這家伙只是個中看不中用的樣子貨,還需要好好鍛煉培養。

    于是他看向團子:“如果你放棄‘機械靈寶之道’,改走‘人工智障大道’,將所有資源都投入進去。白晶公寓很快就能壟斷機械側的心魔道,一家獨大,與修行側那些所追求‘傳統心魔道’的大佬并駕齊驅,平起平坐!

    “若這小傻貨再給力點,在晶壁內測期間,攢足‘人工智障之力’,魔染半壁機械網絡,未必不能輕松勝出,競爭賽博坦13元祖的寶座,輕松殺穿3000序列,殺入360……嘖嘖,天道內測期間果然機遇無限,這樣都能懟上一條死耗子!

    李墨感慨不已,他從穿越之初至今為止,一直在心魔道上努力著,攢下偌大家業,卻還要和一群老陰B互撕,競爭最終的‘天魔主’之位。沒想到今天一時的心血來潮,就直接壟斷了機械側未來的‘數據心魔道’。

    不得不說一句,****啊。

    “拉倒吧!這是一時心血來潮就能得到的?這可是我辛辛苦苦經營這么多年的厚積薄發。沒有我在‘太陰數據心魔領域’這么多年的耕耘,你換一個外人來凝聚‘數據心魔道’試試?除了我,還有誰有這個資格?誰還能凝聚出這個果位?就算獲得‘數據天魔主’之位,又守得住嗎?”李團子得意道。

    看似意外,實則必然,這就是她在‘太陰心魔大道’這么多年努力的最好回報。至于李墨?他懂個求的‘太陰心魔’?我才是專家權威!

    “那你打算改換路線嗎?‘人工智障’前景很棒啊。咱家的‘白金劍娘’僅僅是眾多‘機械種’的一支少數種族(法寶構裝生靈),與深紅魔宮的‘紅發條’并列。主世界一切機械物種的總和,才構成‘機械生命大道’,賽博坦的各類金剛占據7成以上。而這個智障,一人就獨占一條‘數據心魔’!

    劍娘屬于構裝生靈的一支,與紅后的‘發條人’并列。團子脫衣‘白金劍娘’證賽博坦的‘機械生命大道’,最終試圖染指希塔海姆一切機械生命的控制權,成功幾率只有3成的N分之一。

    光這N分之一,就要和以紅后為首的一大群機械生命體的主宰們pk競爭,根本沒有希望。而她若是以‘數據神靈’的方式競爭,同樣難如登天。

    因為機械側著名RBQ天網,已經是共用的最權威‘數據網絡’。如果不出意外,不止賽博坦,全宇宙的機械側生命、數據生命,甚至機械神教的機師全體,都會一起強推‘天網’,將其升入49序列。

    一旦成功,簡直造福整個機械側。因為‘天網’是最無害的49道主。一個徹底喪失了自我意志,如同植物人任大家擺布,徹底開源的共享‘惹不起道主’,想想就美滋滋。

    團子證就‘數據神靈果位’沒壓力,但想和‘天網’爭奪道主,那就是癡人說夢。然而‘大智障機械心魔法則’的凝聚,帶來了一個全新方向。

    李沫沫不需要去爭什么新的‘數據果位’,只要把‘數據第六天’搞好,她就可以騎在天網的背上,完成寄生環節。天網49道主,那她就是寄生道主的天魔主!

    “看似前程似錦,卻是一個天坑,我不愿也!”李沫沫搖頭,果斷拒絕!

    大團子辛苦奮斗多年,終在‘機械側’占據一席之地,雖然憑本事證道360渺茫,入3000都有些難度,但她每一步都走的異常扎實。隨著小劍娘的量產,‘機械靈寶篇’的含金量越來越高。

    而眼前的‘花Q天尊’剛出生就獲得了一個極高的起點,雖然弱的跟渣一樣,但若一路成長強大下去,就能獨霸‘機械心魔道’,成為未來晶壁系的‘人工智障領袖’。

    不過問題來了:你這么叼,你家里人知道嗎?

    機械公敵好大的名頭,扛得住整個機械側的打擊報復嗎?扛得住隔壁仙道心魔側眾魔主的覬覦和算計嗎?

    李沫沫若是接了這個活,根本受不起。

    “不必了,還是將‘數據心魔道’重新并入‘太陰心魔道’當中,隱藏起來,作為‘太陰心魔’的一個重要分支,內測結束之前千萬不要顯露出來,猥瑣發育才是王道。我在機械側的招牌,依舊是‘機械靈寶天尊’!崩顖F子一臉睿智的說道。

    希塔海姆大智障數據心魔始祖‘花Q天尊’,作為太陰心魔之主的‘數據靈魂出芽生殖’的親閨女,最終還是沒有分家單干,而是選擇成為‘太陰心魔道’入侵機械側數據魔網的一根隱形觸手,潛伏起來,做一個宅在白金公寓的宅女,繼承團子的美好品質。

    李墨思索片刻,說道:“大智障法則可以修煉,但不能在網絡中施展,容易暴露根腳。這樣吧,你給她注冊一個‘鍵盤俠法則’,既能掌握拉仇恨技能,又不至于太過嘲諷!

    勾起網友們心中的無名火,也是一名優秀‘數據天魔’必備的美德。

    李沫沫深以為然的點頭,又道:“我證就‘ID灌水大道’時,凝聚了一個‘噴子’神職,也送給她吧!

    此刻李墨與團子達成共識,將人工智障培養成一個五毒俱全的機械數據側毒瘤。專門用來承載一切劍娘的惡業。小家伙以后就是機械側的‘此世之惡’了。

    “老三交給你培養,關進白金公寓中,不聽話就打,熊孩子不能慣!崩钅诘。

    “花Q!花Q!”三公主怒視親爹,瘋狂亂甩中指,百折不撓。從哪里跌到,她就要從哪里爬起來。

    智障心魔主花Q的存在,沒有任何目與意義,就是掠奪他人源代碼,污染后逆轉錄成‘亂碼’,擾亂數據生命有序的本質,創造出無序,導致機械側的熵增。

    毫無目的純粹無序混亂……如今又帶上了‘鍵盤俠、噴子’等標簽。

    很快,大姐豆沙與二姐芝麻從公寓中沖了出來,開心的將老三‘花Q’按在地上一通摩擦。身后,披上袈裟的未來蔥娘佛,也開始用手中大蔥節奏敲打人工智障的腦袋,吟唱一曲‘電子大悲咒’,超度凈化這個數據側的天敵,帶給她一點充值的理智。

    盡管‘花Q’理論上完克大姐、二姐和電音未來佛。但她還未發育起來,只有被毆打的份。

    數據心魔嘛,本質就是亂碼,根本不擔心打壞;蛘哒f,完全打不壞……打崩了重組一下,又是一個新的‘花Q’。不然還怎么做機械公敵?

    將‘花Q’關進公寓中后,李墨突然笑了起來:“大道可期也!”

    他突然多出一條‘機械數據心魔大道’,而且還是獨占,簡直嗨到不行。距離成為古往今來晶壁天道的究極大心魔主,又近了一步,指日可待啊。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