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網游動漫 > 英雄聯盟:冠軍之箭 > 【776】太猛了
    “我的天!這什么傷害啊?”

    “這就有點過分了呀,人家一個酒桶是來抓人的好不好,結果直接被秒了!”

    “人間無敵穆挽離嘛。”

    剛剛下路反打殺掉了牛頭,就已經讓現場的氛圍開始升溫起來,這波穆挽離一打二反殺打野,更讓所有人為之沸騰,小櫻他們三個解說也是見SKY拿到優勢,有說有笑起來。

    “臥槽太猛了!”

    周圍歡呼的人潮之中,穆晚瑩也跟著歡呼,覺得心都要跳出來了,尤其是聽到旁邊還有人這樣夸贊穆挽離,從未有過的驕傲與自豪在心中油然升起,令她感覺心情從未有過的愉悅。

    M16連續兩波吃虧,終于主動把節奏放緩下來,劉漢東卻沒有就此止戈的意思,開始頻頻地入侵酒桶的野區,穆挽離牢牢地壓著上路線,劉漢東拿了第二個紅BUFF之后,直接當著對面酒桶的面反掉了蛤蟆怪,率先到達六級。

    刀妹六級之后對冰女的威脅性大增,而且因為野區的劣勢,冰女只能放棄推線,老老實實地守在塔前,因而當刀妹也在中路消失的時候,厄加特連塔下兵都不敢吃。

    SKY這把視野占據著極大優勢,但酒桶直接去下半野區補經濟還是沒有辦法看到的,因而并沒有冒險去越塔,薛云琪在河道回城,劉漢東也就在對面野區回城了。

    M16這邊視野太匱乏,厄加特顯然還以為趙信在附近,連塔下兵都不敢吃——他剛剛被W中砍了兩劍,血量不滿,因此而有些心虛。

    “厄加特有點緊張啊!”

    趙信都已經回到家了,厄加特還在塔后溜達,導播特意給了個特寫,雖然知道賽場該求穩妥,但在LPL觀眾的視角里,厄加特的行為多少有些滑稽,汪飛就笑著調侃起來。

    張飛笑道:“估計這段時間一直研究SKY的打法,覺得這個趙信肯定還在蹲我。”

    小櫻也笑,“有點草木皆兵了,不過也是因為他剛剛被砍了兩下,血量不太滿,如果被趙信繞后還是有危險的。”

    “這就是你吃肉吃慣了,忽然改吃素了大家有點不太相信。”

    “我還以為你要說改吃……”

    張飛說到這里,話語打住,咳嗽一聲不講話了,汪飛笑道:“哎你這個人,你說吃什么?”

    “Flag立的太多,難免有點過敏。”

    張飛咳嗽一聲,揭過這個話題,不過見局勢進入SKY的推進節奏,心情都還是比較放松的,否則解說自家戰隊的比賽,哪有那么多閑心扯有的沒的。

    “趙信來到了下路,這是想動嗎?”

    “大頭不太好抓啊!”

    下路雙人組都已經回過家,林軒剛剛拿了牛頭的頭之后就推線回家,大頭落后了一步,不過這會兒也到了線上,只是林軒補了暴風大劍之后,推線能力大大增強,大頭的炮臺放出來,一個Q或者W彈兩下就沒了。

    “感覺M16這邊選人有點失誤啊,選個大頭沒扳希維爾,是覺得大舅子不會玩嗎?”

    雖然口中說著失誤,但很顯然,汪飛并沒有因此而覺得有什么遺憾。

    林軒和江映雪把兵線壓在了M16的塔前,每人一顆真眼,搶占住了三角草叢的視野,M16下路兩人的視野都被清掉,下半野區基本都是黑的,就顯得十分沒有底氣,牛頭更沒有了剛剛隨時都想要往前頂人的霸氣,努力地幫大頭分擔兵線壓力。

    劉漢東開著掃描一路走進三角草叢,林軒早已上前過去,讓大頭A了一下,以便幫大頭吸引自家小兵仇恨,讓M16的兵線反推,等兵線過來,大頭和牛頭剛剛往前走兩步,早已經準備就緒的劉漢東從草叢里走了出來,E牛接閃。

    “砰”地閃現聲響中,伴隨著就趙信開大的金屬顫音,牛頭的「大地粉碎」動作都已經做了出來,眼見著雙全即將砸在地面上,趙信的身影只在它面前一閃,就出現了在大頭的前方,手中長槍掄圓,“轟”地一聲,在空中劃開一個金色光圈。

    大頭反應極其迅速,按出了閃現,卻也只是避免了被掃回到林軒和江映雪面前而已,依舊被掃到了旁邊的石壁上。

    江映雪已經往前沖去,借劉漢東先做一段位移,W控住,劉漢東打出擊飛,林軒回旋鏢后上前來跟上一個AW,劉漢東挺槍刺擊拿下人頭。

    牛頭同樣被趙信大招給掃開了,剛剛走過來,還沒來得及把人撞走,大頭已經倒了下來,趕緊掉頭逃回塔下,林軒他們也不追,清掉兵線之后,三人去拿掉了小龍。

    酒桶趕來吃掉塔下兵線,并沒有嘗試去搶龍,直接放掉了這條土龍。

    至此前期節奏已經完全掌握了在SKY的手里,但M16并沒有就此放棄,林軒和大頭這局帶的召喚師技能都是傳送,因而很快回到線上,不過視野還是要依靠輔助去搶,江映雪來到線上后,正與牛頭爭奪三角草叢的真眼,就被酒桶從小龍坑里給陰了一波,直接撞暈,接R,隨后牛頭接上二連,她在點燃掛上之前就給上了自己治療,卻還是瞬間就被打殘。

    不過M16的一套爆發也就此而止,林軒趕來后,她身上帶著點燃撲到了希維爾的身上,僅剩絲血活了下來。

    與此同時,劉漢東馬不停蹄地來到上路,直接配合穆挽離越塔強殺厄加特,兩人輪流抗塔,穆挽離復活之后一劍劈死了厄加特。

    雙方人頭比分來到4-0,劍魔獨占兩頭。

    十二分鐘,劉漢東單人刷峽谷先鋒,林軒和江映雪正在消磨對方下路防御塔血量,河道草叢里就看到酒桶居然從自家野區踩爆炸球果下來了,與此同時,薛云琪提醒道:“他們冰女消失了,有T的。”

    穆挽離剛剛把厄加特打回家,自己也清掉兵線之后回城了,更新了裝備,正要出泉水,聞言迅速把視角切到下路,提醒道:“厄加特也有傳送!”

    林軒二話不說,開啟大招掉頭就跑,酒桶繞后過來,見兩人跑得飛快,抬手一揚,一只巨大的酒桶就拋了出來。

    “砰”

    “砰”

    林軒與江映雪同時按出閃現,從酒桶大招炸開的位置后方,出現在前方,隨后同時被炸開的氣浪給掀飛,反而借了一段位移,都距離自家防御塔更近了。

    “漂亮!大舅子和小雪同時閃現,酒桶的大招反而幫兩人逃得更遠了,沒有逼出大舅子的護盾,不過厄加特和冰女繞后了啊!”

    “呼呼呼”

    穆挽離開啟傳送,不過終究晚了一步,上帝視角的解說與觀眾們已經看到,厄加特和冰女先后在SKY塔后草叢旁酒桶剛剛插下的真眼處落地,而后厄加特抗塔,直接從塔后包圍了上來。

    “殺酒桶!”

    退路已斷,林軒立即掉頭殺向酒桶,隊友馬上合圍,酒桶也不慫,果斷E上來,林軒先扔出回旋鏢,護盾擋住酒桶沖撞,AW開始走砍輸出,江映雪等了一下,見酒桶給出Q技能,這才W上前將酒桶控住,林軒趁機走出了爆炸酒桶籠罩的范圍,避免被減速。

    此時的希維爾裝備遠遠沒有成型,不過有暴風大劍打底,輸出已經頗為可觀,然而他能夠輸出的時間太短了,一暗黑色的冰爪穿過地面留下深深的印痕,掠到塔前,下一刻麗桑卓的身影在他前方凝結成形,將林軒給冰封凍住。

    江映雪開啟大招控住麗桑卓,也只給林軒爭取了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厄加特扛著防御塔,直接甩了個大招,鎖鏈先栓在了林軒的身上,八只腳嗖嗖嗖爬地飛快,中途被江映雪魅惑打斷了一下,醒過來后,依舊直奔林軒撲過去。

    林軒自知已經必死,不過江映雪連續魅惑三人,還是給他提供了一定的操作空間,厄加特被攔住,大頭和牛頭還沒趕到,他自冰凍之中解脫出來,趁著酒桶與冰女的技能空窗,一邊走A輸出一邊躲進草叢,很快把冰女血量打掉近三分之一,厄加特這才沖了上來,噗噗噗地噴著腳氣,大頭補了個微型導彈,增了下助攻,厄加特見到了斬殺線,直接大招拉回,將希維爾給處決掉。

    江映雪顯然早就放棄了林軒,從魅惑酒桶到麗桑卓的時候釋放了一段「輕舞成雙」,給林軒加了層護盾,魅惑厄加特后她本可以用第二段回來的,但根本就沒有再往這邊看一眼,直接掉頭就跑到了塔下去。

    牛頭如果想蹭助攻,是能夠在林軒死前補上二連的,不過這時自然不會去貪那個助攻,等到劍魔落地,這才第一時間接上了控制,大地粉碎擊飛,再接野蠻沖撞,直接把劍魔給頂到了厄加特面前。

    不過可惜還是晚了一步,沒能讓厄加特接上恐懼,此時M16這邊五人除了大頭之外,都是技能空窗期,穆挽離身在人群絲毫不懼,他身上已經有黑切,傷害高的嚇人,QE命中兩人,擊飛冰女,無縫再接二段Q,直接逼出冰女閃現。

    調頭咔咔兩劍接Q3,原本近乎滿血的厄加特瞬間半血,穆挽離知道他沒有閃現,根本不再管別人,就追著厄加特砍,牛頭好容易打出眩暈,厄加特還沒跑出多遠,就被劉漢東閃現跟上,活生生地在五人群中將他劈死。

    酒桶技能冷卻,上前幫忙控住,配合冰女和大頭好容易將劍魔打殘,眼看要打出大招復活了,穆挽離Q技能再次冷卻,Q1Q2秒殺酒桶,冰女被迫又按出秒表,才避開被一同擊殺的厄運。

    最后一段打殘牛頭之后,劍魔這才安心地躺進自己的虛空棺材里等待重臨世間。

    “兩段Q砍死酒桶,冰女按出秒表,還有一段,能殺掉大頭嘛?”

    “夠不著大頭,第三段砍在牛頭身上,哇這個傷害……”

    張飛與汪飛兩個人激動地大喊大叫,小櫻正想要提醒刀妹趕來了,汪飛就又喊了一嗓子,“刀妹來了!刀妹來了!”

    薛云琪因為沒有傳送,步行趕過來確實慢了不少,不過好在還是趕上了收尾,E閃E直接把比翼雙刃從河道拉到了兵線上,眩暈冰女牛頭,冰女剛剛從金身狀態下解除,就被一柄利刃直接貫穿喉嚨。

    再接Q沖到牛頭身上,寒光一閃,一串利刃甩在了大頭身上,刷地一聲化作一片刀光,將其圍困起來,知道已經沒有辦法再打下去的大頭立即閃現逃出了利刃圍攏的范圍,朝自己塔下逃去。

    等待許久的洛終于再次翩然飛掠過來,借著刀妹的身體做了一段位移,憑借著直線前往塔下堵截的距離優勢,終于在塔前將大頭留住。

    虛空之中劍魔同樣一直在跟著大頭往M16的塔下移動,不過速度有點慢。

    普攻普攻再接普攻,利刃沖擊斬下牛頭,破空聲響,艾瑞莉婭的身影已經在空中劃出一個開口極大的“V”字形,借旁邊兩個炮臺作為踏板,瞬間拉近了與大頭之間的距離。

    利刃沖擊近身,普攻普攻普攻普攻再接普攻,隨后雙手并攏,一圈利刃隨之懸浮起來,圍攏在她身旁,下一刻他被大頭眩暈在塔下,刀光也掃過了大頭的身體。

    “TripleKill!”

    “ACE!”

    伴隨著轟隆一聲大響,劉漢東在上路放出了峽谷先鋒。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