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秦吏 > 第383章 豳風
    仔細觀察地圖的話,便會發現,隴西、上郡、北地,三郡各占據了一條關中大河的上游。隴西是渭水,上郡是洛水,北地則是涇水。

    所以三郡之于內史、咸陽,在軍事意義上,均是“扼控上游”。

    九月初,黑夫前往北地郡赴任的道路,便是溯涇水而上:他先去了曾解救過書法家程邈的云陽縣,繞過甘泉山,抵達了一座叫“漆縣”的縣邑。

    比起兩年前,黑夫單槍匹馬入咸陽,如今他的車駕,也有了封疆大吏的派頭:駟馬駕轅的大車一輛,拖著新婚后便聚少離多的妻子。之后還有十多輛牛馬車,坐著婢女、仆役,還有陳平這樣隨他赴任的賓客,還有陳平妻、子等家眷……

    在縣外客舍休息時,人嘶馬鳴間,葉子衿本來顛簸得有點小臉發白,一聽說到了漆縣,便笑道:“原來是豳地啊!

    亭長的妻、女來引領她入舍休息,一聽此言,便恭維道:“夫人博學,竟知道本縣舊名為豳!”

    漆縣不是北地郡治下,黑夫了解不多,跟韓國貴族出身,受過傳統詩書教育的妻子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這個縣,就是周人的老家“豳”……

    “十五國風中的,說的就是此地的事!

    風的意義就是聲調,帶有地方色彩的音樂,所謂,用后世的話說,就是陜西調、河南調、山東調。

    那豳風是啥調,陜北民歌?信天游?

    黑夫來了興趣,只可惜,秦官府不提倡詩書,商鞅就燒過一遍,當地人會唱的已不多,民間藝術家是找不到了。

    但黑夫作為鄰省的省公安廳長過境,漆縣的縣長、法院院長、公安局長等豈能不小心迎送?很快,到了傍晚時分,漆縣縣尉設小宴邀請黑夫時,一位不知從哪找出來的年邁樂師就被請上來。

    老人家跪坐在席子上,敲打著秦國最普通的樂器:缶,用土味十足的秦腔,給黑夫唱了幾段……

    樂師一曲唱罷,原本在黑夫眼里“高雅”的詩經,那被后世鍍金抹粉的外表頓時就坍塌了。

    翻譯成后世的話,就是:七月大火星西落,九月女子縫補冬衣。十一月北風吹,十二月寒氣重。這么冷的天,沒粗褐衣穿,怎熬到年底?正月修耒耜,二月去耕種,妻兒來送飯,送到南畝頭,田官見了喜,夸我家勤快……

    這就是一首再普通不過的農家時令歌嘛,生活化的語言,很接地氣,一點都不高深。

    樂師還唱了一首雖不屬于,但也和本地有關的歌,說的是周人的老祖宗公劉帶領周人從北面的戎狄之地遷到這里,重新從事農業的故事,黑夫一聽又樂了。

    也是很樸實的語言,唱的大致意思跟差不多:“一道道的那個山來呦一道道水,咱周人遷徙不容易,豳地的田又平又肥,莊稼綠油油,公劉帶咱周人打江山……”

    最后再聽一首小姑娘催小伙子快點找媒人來提親的歌:“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黑夫恍然大悟,暗道:“當年陳平讓我替他‘伐柯’,我當時聽不懂,原來出自此處?”

    可惜周人太過樸實,一板一眼,要是加點黑夫喜歡的“舒而脫脫兮”,就和陜北民歌的信天游原詞差不多了……

    陳平去縣里轉悠去了,沒跟他來赴宴,筵席結束后,回到客舍,黑夫正好碰上趕完夕市的陳平,便說起此事,又問他道:“陳生去了何處?”

    陳平拎著一個布袋,打開一看,里面卻是黃橙橙的粟。

    黑夫給陳平的待遇不錯,至少是“食有肉,行有車”,更不會少他一口飯,陳平去漆縣市肆閑逛,還買了袋粟米回來,當然不會是為了吃。

    果然,陳平一拱手道:“郡尉,我雖是黃老,但也粗通詩書,曾聽聞,公劉雖在戎狄之間,復修后稷之業,務耕種,行地宜。他帶領周人,渡漆沮至豳地,勘查地勢,開荒種糧,治理田疇,建立家室。一代人之后,此處已是人煙稠密的城邦,行者有資,居者有蓄積……”

    “于是我仔細看了看,發現雖已過去千年,且曾遭犬戎、義渠為亂,但漆縣仍不失富饒,且漆人多為周邦舊民,樸厚而善農事!

    “出了甘泉山,一路走來,到處都是開辟的熟田。今歲山東移民涌入關西,多數人雖以麥為食,但粟價也多多少少受到影響,咸陽南市,米石五十錢,云陽縣市,米石四十錢。但我在市上聞了聞,漆縣僅三十錢,我粗略估算了一下,漆縣縣倉里,五到十萬石糧食是有的……”

    陳平的確很善于觀察,一路上走來,每個縣的糧價和風土人情,他都有在觀察。

    黑夫了然:“陳平的意思是,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我此去北地主持兵務,恐還要時常仰仗漆縣的糧?”

    “正是!”

    黑夫總結的很好,陳平眼前一亮,說道:“昔日子貢問政,孔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食尚在兵前,郡尉入北地,不管是日常兵卒食賦,還是遠的出征塞外,糧食都是要先考慮的!

    “但我在咸陽時聽說,北地郡山川險阻,雖草肥水美,有許多牧廄之苑,出好馬、健牛、肥羊,卻唯獨缺少田地,當地戎人也不善農耕,北地郡常年需要從內史運糧,而漆縣首當其沖!

    “所以,漆縣,就相當于北地的后院,郡尉未來幾年的糧倉!”

    黑夫頷首深以為然,而后又笑道:“陳平啊陳平,我沒有看錯你,還沒到北地,你在沿途就做起長史的事了!

    陳平之所以愿意跟黑夫長途跋涉,還把家人接了過來,是因為他被黑夫許了一個“郡尉長史”的職務。

    這是身為郡尉,可以自辟的幕僚,相當于后世領導的秘書長?の鹃L史享受百石吏的待遇,權力卻不亞于四百石的兵曹掾,這對只是一個小小斗食吏的陳平而言,相當于少奮斗了十年……

    黑夫感覺自己真撿了個寶,拍了拍他,激勵陳平道:“等到了北地,有的是你一展身手的機會!”

    ……

    是夜,回到客舍里,黑夫還跟妻子說了此事,葉子衿停下了解衣的手,頷首道:“良人得了一位得力屬下!

    “可不是!

    接著,她又伸手止住了黑夫要說的下一句話,笑道:“妾知道,妾會同陳平之妻多往來……”

    “就你聰慧!

    黑夫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

    從家眷入手,也是籠絡屬下的一種方式,不過對陳平這種雖有能力,但功利心重的家伙,這套管不管用?黑夫也吃不準。

    這時候,葉子衿似又想起一事來,掩口笑了起來。

    黑夫問她笑什么,葉子衿便在他耳邊輕聲道:“說起來,妾這一路來,也沒少與陳平妻交談,還邀她和幼子到車上同坐,沿途休憩時,妾發現,她每逢見到良人邀陳平同車說話,帷幕放下來后,她便神情緊張,不知道在擔心什么……”

    “你呀你!

    黑夫這次不是輕輕地刮她鼻子了,而是在她飽滿的額頭上敲了敲,作為警告。

    二人雖然已成婚九個月,但其中六個月都是異地狀態,這次帶著她一同赴任,可算多了些相處的機會。

    如此一來,他也算是摸清楚妻子的性格了:外表看似乖巧嫻淑,內里卻跟她父親一樣,心思不少,但又與內史騰不同,當熟悉之后,她還有點喜歡揶揄黑夫,竟拿此事開起玩笑來。

    作為報復,是夜,黑夫便說自己聽本地樂師唱詩意猶未盡,拿出好學的態度來,和妻子探討了下“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待到完事之后,妻子枕著自己臂膀時,黑夫突然嘆了口氣。

    “良人為何發嘆?”

    “我忽然覺得,離開咸陽,回到地方為吏也不錯!

    葉子衿看著丈夫那雙在黑暗里顯得格外亮的眼睛,輕柔地說道:“為何?”

    “在咸陽我雖看似長袖善舞,深得帝心,做了許多事,可自己其實并不暢快。咸陽啊,人太多,心太雜,水太咸!

    “那良人最暢快的是什么時候?”

    “說來你可能不信!

    黑夫看向妻子,笑出了白牙。

    “回想起來,我覺得最暢快的日子,還是在安陸縣做小亭長,只需要按著證據抓賊擒寇,守護十里平安,不用想太多事情,不必勾心斗角,擔太多責任的時候!”

    可現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卷入時勢太深太深了!

    “良人是累了!

    葉子衿露出了笑,反過來將黑夫的頭抱進了懷里,溫柔地說道:“我記得,父親當年提兵滅韓,毀新鄭城,擒韓王安后,也曾癱坐在書房里,說過類似的話。他說自己最快活的,還是年輕時,在小鄉邑中初為吏,一心為民的時候!

    “就和弈棋一樣,既然在天元搏殺的太累,轉到邊角休整一番,重新上路,又未嘗不可呢?”

    “但仕途這條路啊……以我小女子短淺的眼光看!

    她低下頭,凝視黑夫,臉上滿是認真:“如溯游行舟,不進則退!”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