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秦吏 > 第464章 塞上中原
    八月中旬,在賀蘭山東麓三縣轉了一圈后,李靈只感覺,自己真是長了見識。

    黑夫搞的”大生產“運動,不僅讓五千留守民夫參加勞作,還把所有兵卒都發動起來了,同時為了激勵士卒開荒種地,想了很多有意思的辦法。

    他把初春的開荒犁田當成了比賽,讓全體軍民參與,有個最厲害的兵卒,在第一次開荒比賽中,創造了一天開荒3畝的好成績,得到了黑夫的親自接見,賜了他六爵酒。

    一整個春天,全軍萬余人,一共開出了20萬畝土地,加上去年種下的5萬畝宿麥,已經有了一大片可觀的耕地!剛好夠分給五千名單身民夫,今年的收成,一半歸民夫,一半歸軍隊。

    除了開荒,還得兼顧副業,因為塞北缺少女子,士卒衣服破了,都要自己縫補,又因為內地衣物供應不及時,甚至要學會制作簡單的鞋履。

    來自睢陽城的販繒小商人灌嬰,一天織出了十雙布履,黑夫聽說后,也接見了他,想讓灌嬰做負責兵卒民夫衣物的小吏。

    誰料灌嬰卻紅著臉說,既然被留在邊塞,那就不想做和家鄉一樣的末業,他想要立功!灌嬰自述,過去一年里,他跟大原戎兵學了騎馬,如今騎術已然不錯,他寧愿放棄土地,希望能做一位騎從!

    這販繒小商人的豪言,自然惹得兵卒們一陣哄笑,但黑夫見他十分認真,便給了灌嬰一個機會,讓他當眾表演騎術,居然還挺不錯,已能做到停下馬后,原地開弓射箭。于是黑夫便將灌嬰當成民夫中的典型,讓他保留土地,雇人為他耕作,本人則去渾懷障,從一個普通騎兵侍從做起。

    除了農業,還有牧業,黑夫兌現了承諾,大原戎是第一批遷徙到這來的移民。盛夏的時候,他們舉族搬離了擁擠的北地大原,在賀蘭山東麓各農耕區周邊建立牧場,充當警備。

    大原五部分別被安置在三縣兩障,他們部落里的戎女,也成了本地屯田兵卒、單身民夫最積極追求的對象——大多數人,都對明年官府要分配的白羊、樓煩胡女有些排斥。

    總之,經過大半年努力,原本因匈奴北遁而荒無人煙、野狼成群的賀蘭山東麓,到了入秋時分,已變得五谷豐登、牛羊成群。除了北方難以種麻,羊毛也不夠剪,尚需仰仗內地外,全軍吃飯問題已實現了自給。

    八月十五這天,三個縣的屯田侯官,將上計冊薄送到了黑夫案前,黑夫展示給李靈看

    ”夏天時,宿麥收得10萬石,這些天,三個縣八萬畝公家粟田,又收粟30萬余石!“

    李靈不由驚訝“竟這么多!畝產都趕上蜀中了!”

    黑夫卻不感到奇怪“賀蘭山的匈奴人在此駐牧數代,數萬頭牛羊糞肥讓土地十分肥沃,日積月累,如今都在秦人精耕細作的屯田里得到了釋放,故第一年畝產堪比蜀中!”

    這場大豐收,使得兵卒、民夫明年吃飯不成問題,扣去軍隊口糧,戰馬飼料,還能屯儲下至少5萬石糧食備用……

    “如此一來,加上內地運來的糧食,可積至十余萬石……”

    這還沒算上很快就要種下的宿麥,李靈感到肩膀上壓力大減“這樣的話,明年遷移至此的新民,夏收前,便暫時不愁糧食了!

    就算考慮到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賀蘭山東麓,也足夠養活十多萬人口,所以在咸陽的秦始皇,早在年初就敲定了未來一年的塞北移民計劃遷移三萬戶關中秦人,進入河南地、北假,其中兩萬戶去九原、朔方。一萬戶到賀蘭,在各堡壘城塞周圍,水草豐茂的地方建立里閭小邑。

    但黑夫卻不覺得輕松,在公子扶蘇的力諫下,這批移民,不是來自關東的強制性遷虜,而是從關中募來的。每家賜五十畝土地,免稅三年,政府負責修筑房舍,供給必要的農具、種子,還得在每個居民點,配備醫生和巫師等等。

    這就意味著,秋后,李靈的主要工作,就是帶著軍民繼續開荒,至少要為那一萬戶移民,修建起一萬間屋舍,待開春時,還要和移民一起,開出五十萬畝土地……

    這是極其艱巨的任務,賀蘭山的拓殖工作,才剛剛開了個頭而已。

    ”路漫漫其修遠兮……“

    親自參與了賀蘭拓殖地的建設后,黑夫心中,不由念起了這句詞。秦朝在塞北的第一個殖民地,還真像個剛誕生的嬰兒,脆弱無比,想要他真正長大成人,還真得一二十年才行。

    這也是他需要李靈的原因。

    黑夫讓共敖攤開一副賀蘭拓殖地的地圖,讓李靈來觀看。

    “農都尉請看,此地三面環沙!

    和后世一樣,拓殖地東為毛烏素沙漠,西為騰格里沙漠,北為烏蘭布和沙漠。

    “之所以能如此豐饒,而未被流沙吞沒,一是靠賀蘭山擋住了干燥多沙的北風,二是靠大河,源源不斷帶來水流!“

    濕潤的河流,使得賀蘭東麓兩岸綠意盎然,森林、草原遍布,還有不少水澤。

    ”但即便有此大河,能沿著河流水澤開辟的田地,也不過數十萬畝,若還想更多,則需人工修渠……

    “古人云,善為國者,必先除水旱之害。善治國者,必重水利,在這一點上,我絲毫不懂,倒是農都尉,能否將當年李郡守在蜀中所修的水利,也在此處重現?讓這豺狼所嗷,狐貍所居的荒服之地,變成塞上中原!”

    李靈連忙道“下吏花了十天時間,在官吏陪同下,從南邊的富平,到了北面的渾懷障,發覺這大河水流極大,但水勢平緩,蜿蜒坦蕩,只要像大父治岷江一般,想辦法稍稍分流,便能分出數道溝渠,灌溉田畝,但此事非一年半載能成,眼下人手也不足,還得等新民抵達,方能著手!

    “的確,此事急不來!

    黑夫嘆了口氣,塞上勞動力嚴重不足,這是個大問題,即便他已邀請墨者在這修筑了不少水力磨坊、水椎,仍然無法彌補空缺。

    他只能給李靈定了個小目標“我只希望,農都尉三年內能開出第一條溝渠,到那時,賀蘭數縣,非但要自給自足,還要盈余十數萬石,能支撐數萬大軍出塞作戰……”

    騎兵大軍團出塞作戰,徹底扼殺匈奴!這是黑夫大半年來,一直堅持的方針,為此沒少和持防守態度,提議修筑長城,將朔方、賀蘭統統保護在內,安心屯田的蒙恬有分歧。

    “就算要修,也得斬得冒頓之首后才行!”

    黑夫對冒頓非要殺之而后快的態度,已經不再是秘密,只是其中緣由,他卻無法與任何人道之,所有人都只覺得冒頓是個心狠手辣的狼子,卻沒有覺得,他未來能興起什么大風浪來。

    哪怕是和黑夫并肩作戰的李信,也對黑夫的執念十分不解,秦軍在居延澤建立哨所驛站后,李信偏向于同意蒙恬的計劃,北守西攻。先麻痹月氏,等到商賈將月氏路途部落人口探明,并游說西面的烏孫臣服于秦,一同出兵后,便可從隴西和賀蘭兩路出兵,對月氏發動一場滅國戰爭。即便現在月氏王對秦朝怕得不行,又是獻質子納貢,又是開放商道,卻無法避免他滅亡的命運——誰讓他擋了皇帝去西王母邦的路呢……

    黑夫的擔憂,在八月下旬時,得到了應證,這天,黑夫正在和李靈商議來年的居民點和耕作區規劃時,一封來自居延塞侯官羌華的急報,讓北地郡尉深深皺眉。

    ”匈奴人出兵了!焙诜蛲O铝松套h,將這個消息拋給大伙。

    “?”李靈有些吃驚,匈奴不是才受到重創么?這是又要打仗了?

    共敖、甘沖等人卻摩拳擦掌“匈奴人真是沒記性,才差點全軍覆沒,這就要來送死?吾等就就等他們呢!“

    “汝等別高興得太早!

    黑夫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這是春夏之際的消息,現在才被居延障知曉,傳到賀蘭來,而且,匈奴出兵的方向不是向南,而是向北!“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