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秦吏 > 第981章 籍田
    冀州戰場鏖戰正盛之際,被手下吹成“睿智仁慈,心懷天下”的大秦攝政黑夫,開春后卻只做了一件事:在關中督促了一個月的農事……

    距離黑夫入主關中已過去半年,雖經動蕩,但關內受損失較大的地區也就西河,其余諸地未受影響,初春時節,黑夫特地沒有全面發動關中人入伍,便是為了確保春耕事宜。

    信已立,接下來便是足食足兵,而足食顯然排在足兵之前,盡管很想迅速掃平天下,但卻不能因此短視耽擱了春耕,黑夫希望戰爭結束時,至少天下還有幾處地方是豐收的,如此才能避免可怕的饑荒跟隨戰爭腳步席卷各地。

    為此,黑夫甚至恢復了中斷許久的“籍田”儀式。

    一月份時,正是冰消雪融,萬物復蘇,農夫準備下地開耕。春耕之前,周天子會率諸侯群卿親自耕田,以表達對農事的重視,同時告知百姓耕節已到,開始生產,是為籍田禮。

    世無天子,只能由攝天子政的黑夫來代勞了。

    籍田的地方是精挑細選的,選在了涇陽地區的鄭國渠一帶,這道本是韓國用來“疲秦”的溝渠,如今卻成了豐饒的土地,鄭國渠溉澤鹵之地四萬余頃,灌溉面積折成市畝,以秦時一大畝等于0.69市畝計,折后世280萬市畝……

    如此龐大的灌溉面積,是讓關中成為“天府之國”,所產糧食能養活黑夫那龐大軍隊的最大依憑。

    待奉常祭祀過先農后,黑夫便給在場的關中吏民演示了一場別開生面,極其硬核的“籍田禮”。

    黑夫仿佛回到了還是庶民的時候,特地穿上了褐衣,古銅色的肌肉扶著犁,粗獷的大腿踩在黃土地里,驅趕著牛往前行進,看起來簡單,但在農家弟子和鄭國渠邊白發蒼蒼的老農而言,卻能從中看出許多不一樣的東西來。

    對農夫而言,田地就像一張白紙,平展在人的面前,而犁田好似一個書吏揮毫潑墨,犁地時如何選取切入點,如何回避難耕的硬土塊,就看犁田人的本領了。

    卻見攝政胸有成竹,傲立田頭,勝似臨戰前的大將軍。他大聲吆喝,鎮住牛威,親自扯牛鼻,套牛軛,結牛繩,調均犁,左手牽牛,右手提犁,順應牛步,瞄定準心,一氣呵成。

    旋即一點一撇,一撅一鏵,一行一圈地擴展,耕犁過處,泥浪嘩嘩,猶如妙筆生花,看得農家人擊節不已:

    “攝政不愧是起于微末,這犁田的手法,是個老莊稼把式!”

    攝政對牛也十分愛護,雖揚著牛鞭,卻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那頭馴過的老牛也善解人意,不用揚鞭,自奮蹄而進。

    最后下來,黑夫犁的地,犁得平,犁得順,順順當當,徹底耕開的土地上,流動著一種新翻土壤的獨特氣息。

    而且夸張的是,攝政耕了整整一畝地!這與過去周秦天下再籍田儀式上輕輕觸碰一下犁把,頂多三推完事,牛動都不動一下的敷衍,是全然不同的。

    連黑夫都如此了,九卿百官,也不得不比過去的籍田禮扶犁九次多干了點活,累得腰酸腿疼,卻只得到了黑夫的一句反問。

    “如此可知農事之艱難了?可還敢因為種種緣故耽誤苛待農夫?”

    當然,也有雙腳從來沒下過地,雙手從來不沾糞土的人,暗暗譏諷黑夫作秀,太過虛假。

    但聯系起另一件事,百姓卻巴不得黑夫多作幾次這樣的秀。

    一直提倡所有人,包括天子在內,都應該親自耕地,不指望以此為業,只求知農事之苦的農家眾人,見此情此景,感動得稀里嘩啦,紛紛道:

    “攝政知農事艱難也,正因如此,才能使少府考工改進犁,使之惠澤百姓吧!”

    過去關中常用的直轅犁,被近兩年來,最早在南郡流傳的曲轅犁取代,雖然鄭國渠邊的田地都是上百畝連在一起,于南方被丘陵水網分割的破碎小田不太一樣,曲轅犁容易調頭轉彎的特性沒有顯現出來,但撇除這點,它依然比直轅犁先進,起土省力,適合深耕。

    而當干完活,放下犁后,黑夫詢問曲轅犁的發放情況,得知只有咸陽周邊縣邑能用上后,不由感慨道:

    “只望到明年春耕時,能鑄劍為犁,讓更多人用上曲轅犁!

    而叔孫通也讓人在史書上記下了這一筆,連帶夏公所立大子破虜跟在后面撒粟種的過程,以及在攝政帶領下,整個關中大干農活的盛況,古老的歌謠在黃土地上回蕩:

    “率時農夫,播厥百谷。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耕,十千維耦!”

    鄭國渠四萬頃土地,十天耕完,粟種播下,等待被春雨澆灌,冒出能嫩綠色的芽!

    到二月初時,農事已畢,耕者少舍。

    而從這時候起,黑夫也開始陸續收到來自東方的消息……

    他最先得知的是南郡對項籍的應對,以及汝南的敗仗。

    “利咸的決斷是對的,舍邾縣,堅壁清野,是為了讓南郡免去更大的損失,但在汝南……”

    黑夫良久未說話,只是顰眉看著地圖,據說共尉兩萬人死傷三分之一,他自己也被俘,生死不知時,黑夫只差怒吼一聲:“還我軍團”了!

    很顯然,他對這場仗是不太滿意的,但過了一會,卻故作輕松地說道:

    “看來,指望小兒輩退敵,是做不到了……”

    攝政是打算親自出馬了。

    消息好壞參半,二月中,黑夫又迎來了酈食其,他私下接見酈生,酈食其將韓國、張良的打算和條件全盤稟報后,黑夫于之密談了好幾個時辰。

    直到天亮時分,酈食其才笑著離開了廳堂,當天就帶著新獲得的“大行人”頭銜和“右更”的爵位,不顧一把老骨頭隱隱酸痛,再一次奔赴關東去了。

    他要帶去黑夫給張良的回信。

    一個好的策士,起到的效果,堪比數萬大軍。

    二月末時,韓信在上黨的大勝終于傳來……

    從將計就計,設鼠雀谷疑兵起,便一直有監軍從前線向黑夫回報韓信的一舉一動,黑夫強忍住隔空微操的沖動,履行了承諾,從始至終,都容許韓信獨立決策,頂多讓羽翼營為其出謀劃策,填漏補缺。

    “河北已定!

    黑夫給這場仗下了斷言,有韓信在,河北的事,基本不必操心了。

    “接下來,便是決勝于中原了!”

    黑夫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他是時候親自將兵東出,一舉結束這個亂世了……

    但在走之前,仍有一些事必須解決!

    “有一個人留在關中……”

    黑夫喚來了季嬰,密室之中,黑冰臺接到了最新的命令:

    “我放心不下!”

    ……

    ps:有點短小哈,但真不怪我,來參加大神沙龍,室友就是短小榮,文章不知不覺短小了來……

    順便推薦榮小榮的《逍遙小書生》和《如意小郎君》兩本書,不用懷疑,這是真正的py交易。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