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秦吏 > 第988章 代價是什么呢?
    從二月到三月,中原的局勢又僵持住了。

    秦軍八萬人軍河南、南陽,而楚軍七萬人軍陳郡、碭郡,雙方在汜水、方城一線僵持。

    秦軍在河南是攻勢,以成皋為基地,不斷渡過汜水在京、索之間對楚軍發動進攻,而楚軍大部隊——十八路縣公組成的聯軍,屯于大梁、陳留,構筑甬道,支援滎陽的楚將鐘離眛,勉強能夠守住。

    而在南線,秦楚則攻守異勢,一月時,項籍出南郡,過申息,與共尉大戰于汝南,取得勝利,收淮西楚人子弟,補充損失,遂乘勝西進,欲破方城,陷宛城。

    但秦軍早就在南陽部下防線,陳嬰率眾御之,楚軍疲敝,強弩之末不能穿縞,躊躇難入之際,項籍讓人將被俘得到共尉帶到方城之前,使之招降舊部,豈料共尉縱然被縛,刀斧在側,卻仍大呼:

    “奮力殺賊,勿負攝政!”

    又回過頭對著楚軍大喊:“項籍小兒,非夏公之敵,汝等若不趣降,必為虜也!”

    項籍怒,烹共尉,結果卻使得方城守士卒更加盡力,楚以故不能過方城而西。

    僵持之下,正好夾在秦、楚之間的潁川反而成了最遭罪的地方。

    對秦軍而言,這是最好突破的缺口,比起楚人,韓人的抵抗微乎其微。

    對楚軍而言,這又是搜糧捉丁的好去處——韓國不是楚國盟友么?自然要為戰爭做貢獻。

    作為韓國“假王”,身在新鄭的張良每天不知要收到多少讓人揪心的消息。

    比如在秦楚發生交鋒的苑陵,乃是歷代韓王陵寢所在之地,雙方在此遭遇,可不管韓王們的清凈。楚軍以陵寢和古松為依托,企圖阻止秦軍越校梅鋗的進攻,秦軍也朝此地發動猛攻。

    兩軍激戰的結果,是韓釐王和韓桓惠王的陵寢慘遭破壞,古松被焚毀無數,陪葬坑也有被掘開,公子王孫的尸骸被隨意丟棄,楚軍說是秦軍干的,但張良懷疑是楚軍所為……

    而楚軍三閭大夫昭騷入駐了新鄭,許多民房,皆被楚兵所占,楚軍后續糧食不足,竟向新鄭商賈索要財物、粟米及酒肉供給,這可是歷代鄭、韓之君都沒做過的事啊,韓人稍有不從,便遭到楚人折辱打罵……

    “這群楚國猴子,苛待起韓人來,比秦吏還狠!”

    這是新鄭市掾吏對張良的哭訴,他因為出面維護商賈,被一個楚人校尉打得鼻青臉腫。

    秦吏好歹還依法判決,可楚人,卻是全然不講規矩的強盜!

    張良向昭騷抗議,但昭騷也只是挑了打人的楚將出來,不輕不重地懲罰而已。

    張良雖為假王,但在楚人看來,他不過是項氏的傀儡,與鄭昌并無區別。

    楚人也并未完全信任張良,他管的只有潁水以北地區,至于潁南,仍由身在陽翟的“韓相”鄭昌管理,據說那邊的情況更糟。

    作為近日交戰的主戰場,潁南的郟(jia)縣(河南郟縣)和襄城(河南襄城)損失最大,楚軍英布部與秦軍吳廣部在那周邊交戰,大批當地人只能去陽翟避難。

    張良有親信二月份時奉命去潁南,回來后向他稟報了所見所聞。

    “下吏往來陽翟、新鄭之間,道上遇見窮民數十次,有四五十一伙,有一百多一伙,皆郟縣、襄城人也,來攔輿含冤,哭聲震地!

    “他們說,秦占郟縣,楚占襄城,往來激戰數日,兩縣之中,鄉里多被焚毀,雙方都來搶糧、拉夫,交不出糧食、來不及走脫者多被殺害。甚至在襄城一個鄉,因為沒有執行楚軍征糧的命令,被誣為通秦,七十余人慘遭殺害,英布麾下楚人,奸淫擄掠無所不為,反倒是秦軍軍紀更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

    一個月下來,原本富裕的兩縣,竟至死亡山積,十室九空。

    從戰爭焚毀的鄉里逃亡的大量難民如潮水般涌入城市,據統計,近日逃到新鄭附近的難民總數達九千人,還在持續增加。陽翟更多,鄭昌卻不予接納,關閉城門,將難民拒之門外,讓他們自生自滅……

    淪為戰場的潁川,掙扎在水深火熱之中,盜賊橫行,秩序敗壞,楚人的勒索越來越過分,這叫張良憂心忡忡。

    “這種僵持,只會給潁川帶來最大的損害!春耕已被耽誤,秋冬的食物尚無著落,若連夏天補種也錯過,潁川百萬韓人縱不死于戰亂,也會餓死一半!

    這就是小國的悲哀啊,他們的命運,從來不在自己手上。

    說來也可笑,他年輕時奮力刺秦,祈求天下復亂,年紀大了,卻渴望和平……

    或許是那時候他眼中只有國仇家恨,而現在,卻多了邦國父老,開始從他們的角度看問題了。

    好在時間進入三月下旬時,張良盼了許久的一人,卻總算是回來了!

    三月十五日,與張良闊別兩月的酈食其,在張良安排的親信護送下,再度抵達新鄭!

    ……

    “我還以為,子房見秦楚再度僵持,會再度反悔,害了老朽性命!

    再見面,酈食其更加胸有成竹,甚至揶揄起因潁川局勢糟糕而總是皺著眉的張良來。

    “楚國看似頂住了秦軍猛攻,甚至互有勝負,可實際上,這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

    張良很清楚,楚國已耗盡了自己戰爭潛力。

    “據我所知,關中丁壯春耕時都在家耕作。反觀楚國,國中青壯皆征發至梁、陳,十八位縣公也各以兵卒相屬!

    “這就好比,眼下楚已出了十分力,而秦,卻只出了五分,一旦春耕結束,便是分出勝負的時候……”

    更何況,項羽叔侄都在中原,淮南必然空虛,項羽軍事冒險未能解決的后患:南郡、衡山、江東,會隨時背刺楚軍的大本營。

    與整體形勢相比,就算一點點戰術上的勝利,也無關大局,不出大意外的話,這場戰爭,和十三年前一樣,最終結果必是秦勝楚敗。

    既然打不過,那就只能加入嘍。

    見張良看得明白,酈食其哈哈大笑起來:

    “我也不隱瞞子房,這兩月里,河北局勢已定,趙都尉陳勝起兵于恒山,南攻邯鄲。而將軍韓信已在長平破魯勾踐,虜趙卒四萬,以之為前鋒,攻長子及太行諸道。張耳放棄上黨,潰逃東陽,李左車也被困于太原。如今看來,趙國實力已去其半,接下來,就輪到楚國了……”

    “而大秦攝政夏公,也已誓師東征,此刻已過函谷關,入夏之后,便是秦楚決戰中原之時,秦將以數倍之眾,擊滅項氏!”

    酈食其看出張良揪心之事,拱手道:

    “恭喜子房,如此一來,韓國終于可擺脫如今的困境了!

    張良卻道:“我的條件,黑……夏公應允了?”

    “大秦攝政接受你的條件!

    酈食其伸出兩個指頭:

    “其一,寬恕所有韓人,要知道,公孫信曾與攝政麾下韓信部,在昆陽合力作戰,本就是盟友,如今被迫依附楚軍,只是遭到脅迫而已。戰后,不會以謀逆、群盜任何罪名懲罰韓之官吏將士!

    “其二,韓地降后,從洛陽、南陽運糧三十萬石入潁川,解韓人饑荒,他甚至會派出農官,協助韓人補種糧食,讓法官判處被抓獲的楚人,為死難和財務受損的韓人主持公道!”

    張良細細聽著每個字,慨嘆道:“夏公,他的胸襟的確寬廣,活該能贏得泰半天下,既如此,張良便安心了……”

    酈食其卻又道:“但攝政,也有一個條件!”

    “他要什么?”

    張良警覺起來,他就知道,事情絕不可能這么簡單,黑夫想要什么呢?要韓人在戰爭中作為填溝壑者,要潁川戰后繳納懲罰性的賦稅?還是要韓人的孩子作為人質……

    為了和平,韓人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張良真希望,只是自己一條性命這么簡單啊……

    “攝政親口說了!

    酈食其指著看上去病懨懨的張良笑道:

    “他要你!”

    ……

    ps:第二章在晚上。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