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大明釘子戶 > 第九零七章 全面襲擊
    天策軍有騎兵,治安軍基本都是騎馬步兵,但是后勤物資依靠的是馬車,可以想見,長沙一定已經堅壁清野,治安軍即使直沖長沙,軍糧可能也是問題。

    履帶式裝甲車輛在這樣的地形也不是問題,但是油罐車就寸步難行了。

    按照起點城交通部的規劃,從起點城至保定延伸過來的公路將一直會修建到廣州,所以湖南境內的道路也在規劃內。

    天策軍接下來的首要任務是筑路,從武漢分流而來的上萬名筑路大軍也跟隨著天策軍行動,數百輛推土機、挖掘機、壓路機和工程車輛陸續通過浮橋渡過了新墻河。

    當前的筑路工程并不是直接修建一條標準公路,而是要修建一條簡易公路,這條簡易公路的標準要基本達到今后鋪設公路路基的標準,為今后修建標準公路打下基礎。

    天策軍前鋒部隊的任務是,清除前進方向可能存在的威脅,為筑路工作保駕護航。

    擔任主攻任務的正是兩個旅的治安軍旅,他們的戰馬終于有了發揮的余地。

    天策軍第二師則居中保護筑路大軍和擔任治安軍的后衛。

    治安軍第二十三、二十四旅通過新墻河后即向汩羅江方向挺進,為后續大軍打開通道。

    兩個旅剛剛前進了五十公里,就在三姐橋、粟橋兩處遭到數千大西軍的伏擊,狡猾的大西軍突然從山野叢林中沖出來,利用弓箭、火銃等武器向治安軍旅射擊。

    治安軍的反應也很快,立刻拔槍對射,由于在馬上射擊的準頭有限,不少士兵干脆下馬射擊。

    三八式步槍(五六式沖鋒槍)的射速不是蓋的,大西軍立刻就被打倒一片,他們隨即望風而逃。

    治安軍上馬就追,由于當地路況復雜,道路又被破壞,馬匹無法充分發揮腳力,難以立刻追上這批伏擊者。

    但是四個蹄子的終究比兩只腳跑的快,當治安軍快要追上他們的時候,卻發現了更多的敵人埋伏在前方。

    這些人的人數竟然上萬,人人持有簡陋的武器,情況發生的突然,治安軍也不急細想,抬槍就射。

    “哎呀媽呀!”

    “爹呀,娘呀!”

    沒有想象中的戰爭,治安軍就好似捅了馬蜂窩,這些人哭爹喊娘,四散而逃。

    治安軍分散追擊,圍追堵截,漫山遍野追殺逃散的大西軍。

    “官爺饒命呀,饒命!”

    “小老兒跑不動了,實在跑不動了!哎呦,哎呦呦!”

    沿途眾多的大西軍跪地請降,治安軍行動迅速,這些人跑著跑著就絕望了。

    “不對呀,這些人看著不像流寇!敝伟曹娊K于發現了不對勁。

    一名治安軍少校一腳踢翻路邊跪著的一人,大聲喝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官爺饒命,官爺饒命,小人乃上河村村民,被賊寇抓來干活兒的,請官爺寬恕小人從賊之罪!蹦侨丝念^如搗蒜,痛哭流涕道。

    這人一口濃重的湖南話,治安軍軍官費了很大的勁,才弄明白他說的意思。

    鬧了半天這些人都是大西軍征調的民夫,由于大西軍沒有固定的根據地,也沒有穩定的后勤,所以大西軍一直沒有統一的軍裝,那是有什么穿什么,看上去與一般的老百姓差不多,要不怎么說是流寇呢。

    因為這些民夫大多都持有各種工具,看上去的確與流寇的饑兵差不多。

    大西軍已經經過了初步轉型,不再裹挾老百姓為前驅,也算精兵簡政了。

    所以在湖南征調的民夫,李定國也沒指望他們打仗,這正是他混淆耳目的作戰方式。

    斷尾求生丟棄這些民夫,遲滯天策軍的追擊,并造成混亂,伺機擊敵。

    由于追殺民夫,真正的的大西軍大部分得以逃脫。

    破壞道路,空室清野,設置縱深伏擊陣地,誘敵深入,以尾擊、邀擊、側擊、夾擊等等戰術拖住天策軍。

    李定國的這個想法,倒是跟歷史上偉人在中央蘇區提出的“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游擊戰里操勝算;大步進退,誘敵深入,集中兵力,各個擊破,運動戰中殲敵人!钡淖鲬鸱结槷惽。

    但是大西軍的執行力與我黨我軍根本沒法兒比,而且兩軍的裝備差距太大了,民眾基礎也不可同日而語。

    既然這些是被裹挾的民夫,那沒什么好說的了,治安軍立刻向他們宣布天策軍司令部的政策:所有民夫死罪可免,但是必須服五年的苦役,表現良好者,可重新獲得自由。

    張獻忠在湖南大肆征調民夫,王越也是樂見其成。一個從賊的罪名,就省了許多事,這些人及其家屬最終都將被移民,甚至連動員工作都不用做了。

    不過在此之前,這些人正好用來筑路,屬于現成的勞力。

    五年苦役,算是從輕發落了,按照朝廷的做派,起碼要殺一些人來駭猴的。

    由于追殺民夫,使真正的大西軍大部分得以逃脫,而上萬名民夫需要向后方轉運,治安軍暫時停止前進,轉運民夫。

    當日夜,還沒來得及轉運走的民夫中混雜著的上百大西軍突然鼓噪發生騷亂,受到驚嚇的民夫們立刻炸了營,附近埋伏的大西軍去而復返,一場混戰在三姐橋、粟橋附近展開。

    三姐橋、粟橋地區混戰一夜,民夫逃散了大半,混戰中民夫死亡數百。

    治安軍依靠武器優勢打退了大西軍的進攻,共擊斃大西軍一千多人,活捉三四百人,自身傷亡竟然超過三十人,此為治安軍成軍以來最大一次傷亡,同時丟失三八式步槍三支,彈夾八個,木柄手榴彈十一枚,工兵鏟五把。

    當天晚上在三姐橋、粟橋附近的戰斗僅僅是整個戰場的局部戰役罷了。

    同樣是當天晚上,大西軍對跨過新墻河的天策軍以及筑路隊發動了全面襲擊。

    鋪天蓋地的人流從東面的幕阜山方向滾滾而來,傅家沖、洪橋、雪花坳、石塘灣、橋驛站等地炮聲隆隆,槍聲四起,天策軍對來犯之敵迎頭痛擊。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