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恐怖靈異 > 茅山遺孤 > 第3006章:力壓
    肖羽一邊說,一邊向高空走去,同時大能者的修為在他身上顯現出來。

    之前的話,是肖羽在警告對方,要掂量好二者的實力。

    可中年男子聽了他的話后,并沒有一點退縮,就連臉上表情也沒有絲毫改變。

    “閣下的實力的確很強,獨身一人深入險境,能讓魔族退后千里,這在仙境千年以來空無一人。

    可你想憑幾句話就讓我投降,那未免想的太簡單了吧?”

    面對肖羽的步步緊逼,黑衣男子沒有退后半步,這讓肖羽心中極為詫異,對方所仰仗的到底是什么?

    對方除了身體堪比法寶以外,修為不過剛到大羅境,竟然在自己面前面不改色,莫非他真有其他依仗。

    想到這里,肖羽故意和對方拉開一段距離。

    今晚既然碰上,那就少不了一番死戰,若是不將那六耳鼠戰敗,他就無法得到因果花,更無法給上界復命。

    兩人就在半空遙相觀望,誰都沒有說話,誰都沒有主動動手,好向他們在共同等待一個契機。

    這一刻,起風了。

    肖羽二人身上的長袍,被這股狂風吹得嘩嘩作響。

    同一時間,兩人動了。

    黑衣中年男子就那樣赤手空拳的向肖羽沖去,身上的仙力化為一只五六米長的巨大老鼠,對著肖羽一口吞下。

    看到向自己咬下的那只巨鼠,肖羽一步踏出,手中長鞭消失,轉而出現一小鼎。

    小鼎在肖羽的控制下迅速變大,隨后只聽到咚的一聲。

    一圈圈肉眼可見的聲浪從大鼎上面涌出,和那只大鼠碰撞在一起。

    層層聲浪,如同千萬將士,讓那向下沖來的巨鼠身體驟然一頓。

    此時肖羽迅速向后退去,接著他雙手呈拉弓模樣,五行之力化為弓箭,從他手上飛射而出。

    黑衣中年男子此時面色終于有了變化,當那灰色長箭向自己飛來時,對方還來不及將那只仙力化成的巨鼠收回,就直接被長箭穿透。

    五六米長的巨鼠,在灰色長箭輕輕一碰之下,就如同氣泡一般,化為無形。

    黑衣男子此時再也顧不得其他,身體迅速向后退去。

    但肖羽射出的灰色長箭速度更快,只見一道灰光閃過,就來到了對方身后。

    在灰色長箭和對方身體正要觸碰上時,中年男子猛然轉身,一拳就和長箭碰撞在了一起。

    沒有任何聲音發出,就像力士的拳頭打在了棉花上,沒有引起絲毫波瀾。

    長箭在和對方拳頭觸碰上的瞬間,就直接進入了對方的身體之中。

    這一瞬,黑衣男子伸出的胳膊還來不及收回,就倒射而出,將遠處的一座山峰撞成了兩截。

    啊……

    一聲嘶吼傳遍百里,讓周圍仙島都為之震動。

    肖羽站在高空,遠遠的看著對方。

    他在發現男子的身體如同法寶時,就再也沒有用他的長鞭攻擊,而是使用五行之力攻擊。

    五行長劍只要和對方碰上,就會融入對方身體,任憑敵人的身體多么堅硬,都能出奇必勝。

    肖羽比其他上仙強大的最大依仗,就是五行之力,只要敵人被擊中,必傷無疑。

    可是剛才他的一擊,并不會讓對方致命。

    果然如他預料的那般,對方一聲大吼之后,再次從仙島上飛出,只是現在捂著胸口。

    “竟然修煉的是五行之力,算我眼拙。

    但我也要讓你失望了,我并非六耳鼠,那是我的少主,我今日來只是要試探一番。

    閣下不愧是大能者,今日多有得罪,告辭!

    黑衣中年人遠遠的給肖羽一拱手,而后向著登仙島退去。

    對方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這明顯就沒有將肖羽放在眼里。

    “閣下說走就走,你當我肖某是什么人?”

    黑衣人要走,肖羽現在可不會答應。

    所以在對方準備離開的時候,他一晃就來到了男子前方。

    回到登仙島的路,被肖羽完全堵死,這讓黑衣中年人眼中滿是殺機。

    “今日冒昧打擾,是我不對,閣下還想如何?”

    黑衣人看著肖羽,帶著面具的臉上看不到喜怒哀樂。

    “六耳鼠自己不敢前來應戰,讓你來試探深淺,這是沒有將我肖某放在眼里。

    倘若明日再有其他人前來,我是不是要將他們都一一放回?”

    要取因果花,必先過了六耳鼠這一關,所以肖羽也沒想過要和六耳鼠搞好關系。

    因為不知為何,從華夏之地開始,肖羽一直和鼠族關系復雜。

    所以此時看到鼠類,他才想將之斬殺。

    這黑衣人雖然不是六耳鼠,但對方本身也是鼠類,若是將他斬殺,將妖丹挖出來送給老鼠山神,那豈不是一份大禮?

    所以,當看到這只老鼠并非六耳鼠后,肖羽就起了殺心。

    聽了肖羽的話,黑衣中年人身上的氣勢再次拔高。

    “既然閣下不想放過,那就讓我拼盡全力和你一戰吧!

    黑衣人說完,手中出現一個權杖樣的法寶。

    可就在對方拿出法寶的瞬間,肖羽卻突然消失了。

    “修煉五行之力,我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但你想殺我,也沒有那么容易!

    黑衣男子在這時突然化成一只黑色巨鼠,一條黑色的尾巴在對方身后不斷搖擺。

    隨著那條尾巴的搖動,周圍空間傳來撲哧撲哧的聲音。

    就在這時,黑色老鼠周圍的空間猛然收緊,讓黑色老鼠如同深陷泥潭,身體竟然無法大規模的移動。

    “去死……”

    冷漠的聲音在黑色老鼠耳邊響起,讓對方身上的黑色毛發在這一刻全部炸立起來。

    隨后,只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出現在黑色老鼠身邊,對方單手成掌,對著黑色老鼠的腦袋就拍打了下去。

    周圍的空間在這一刻都凝固下來,黑色老鼠的瞳孔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懼。

    “滾開……”

    就在死亡的威脅距離自己越來越近時,黑色老鼠的喉嚨中發出了沙啞的嘶吼聲。

    這一刻,老鼠身上的黑色毛發瞬間化為半尺,接著如同一根根鋼針,向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出。

    那每一根鋼針上面都散發著極為強大的仙力波動,讓正靠近的黑色影子身體突然一顫,而后急忙向著后方退去。。

    當身上的黑色毛發化為鋼針離開身體之后,老鼠像是一瞬間衰老了幾十歲,毛發變得極為蓬松。

    對方的眼睛里,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好像一位百歲老人即將面臨死亡。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