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網游動漫 > 殺神島 > 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P區篇168 卓氏兄妹獻上一計!
    卓延軒和卓文欣看著前方一棟大樓被這些強隊高手們頃刻間摧毀后問道:“你對他們做了什么?他們一個個怎么感覺有點神志不清?”

    葉敏雨聞言笑了笑回了句:“我只不過是讓他們產生了幻象!”

    葉敏雨這句話特意拉長的音調,仿佛在炫耀,卻被卓文欣直接吐槽道:“你別以為這樣就能拖延多久,你也看到了他們頃刻間就將一棟大樓給拆了,以這個速度推算一下,前方有多少個大樓和障礙物來計算,要達到這里也只需兩分鐘!

    葉敏雨搖了搖頭解釋道:“你這樣算確實兩分鐘就會達到這里,但我前方可是連續設了十三個陣法,這只不過外圍第一個而已,而且他們不會一直向這邊攻擊,這個影響他們頭腦思維的幻象,是按照橢圓形軌跡進行的干擾波,他們很快會隨著幻象調轉攻擊位置,不停的以這個區域為中心來來回回的按照這個軌跡持續攻擊,直到他們恢復正常前可能都不會停下來!

    “是嗎?”卓文欣半信半疑的說出了這句,葉敏雨原本想要立刻回句:“那當然!”

    但他還沒等開口,他第二個設下的陣法再次被觸動,這讓他表情瞬間一沉,如果第一個陣法不被破的話,第二個陣法是不可能會被觸及的,但沒想到第一個陣法沒有堅持過五秒,第二個陣法就緊隨其后被觸及。

    這讓原本認為可以憑借這十三個陣法可以硬撐一段時間的葉敏雨,內心再次百感交集了起來,畢竟現在陳天三人沒有歸隊,另外派出的三人也毫無動靜,最關鍵的是原本葉敏雨認為可以至少拖十分鐘的十三個陣法,沒想到第一個陣法只堅持了五秒就破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這三路強隊中也有懂奇門遁甲的高人在嗎?葉敏雨此時感到事態變的嚴重了,這跟他之前所想完全不同。

    其實葉敏雨現在的顧慮卻是已經讓他有些暫時不知應該如何應對了,畢竟頭腦聰明善于布局的葉敏雨,也只能在固定的區域做一些自己能夠所想所做的布局,畢竟他還是人也不是神,自然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完全隨他心愿的。

    而且葉敏雨所料完全正確,之所以他所布下的陣法這么容易被破,并不是因為葉敏雨的陣法不管用,而是如他所想的那樣,對方團隊中也有懂得奇門遁甲術的高人,所以才會這么快將葉敏雨不知的陣法直接給破了。

    所以此時葉敏雨眉頭緊皺的思索對策,同時他也看向身旁的卓氏兄妹,那期盼的眼神就仿佛在向他二人求助,畢竟這兄妹二人可不比陳天團隊的其余人,這卓氏兄妹雖然現在看似在聽葉敏雨指揮并保護他安全的指責,實際上這二人的智商可不低于葉敏雨。

    這兄妹二人的頭腦可是跟葉敏雨所屬同級別的頂尖智慧,所以葉敏雨在一時無策的情況下,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卓氏兄妹二人,這卓氏兄妹二人在謀略方面可不再自己之下,這點葉敏雨當然自知,正因為如此所以才覺得這對兄妹真是智慧與實力都非常完美的人。

    除了這二人性格方面與常人不太一樣外,基本上這對兄妹可以說是非常完美的,當然跟他么兄妹二人合作過的團隊,除了陳天團隊外基本上都被這對兄妹陰過,反正都沒有好下場就對了,除了陳天這一伙外,基本上可以說這對兄妹都處于利用他們才會跟他們合作。

    當然要是歸納的更詳細的話,還有本兮和巨無霸這二人團隊跟卓氏兄妹合作過多次也安然無恙的,但他們在與其合作方面都是對卓氏兄妹言聽計從的,外加上他們二人也是有一定實力的狠人,能夠甘心與這對兄妹合作并臣服他們聽從二人的各種安排,并且么有對這對兄妹心生歹意,只是為了雙方合作互利的離開某個區域的純合作關系。

    所以卓氏兄妹自然不會為難他們,至于跟陳天他們團隊合作的時候,雙方是站在平等角度的合作關系,雙方都有一定的個人主見權,沒有誰完全聽誰的觀念,不過有的時候卓氏兄妹因為跟陳天關系很不錯,而且葉敏雨自身計策也都可行,所以卓氏兄妹既然打算跟陳天他們合作就不會過于干涉葉敏雨的布局。

    所以就形成了,他們兄妹二人跟陳天團隊合作的時候,顯得決策方面都全全聽從葉敏雨的安排,仿佛葉敏雨的智慧方面完全蓋過了這對兄妹,但實際上這對兄妹只是不想過于干涉葉敏雨的安排,只要沒有嚴重的問題就根本沒必要小題大做的非要凸顯自己的才能。

    但現在眼下葉敏雨應該是無計可施了,所以他看向兄妹二人中的眼神暗示,這對兄妹又豈會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礙于面子不好意思像他倆發問接下來不知你二位還有什么辦法之類的話,所以想要互相給個臺階下,畢竟葉敏雨也是要面子的人。

    當然這個面子卓延軒決定給他,只見卓延軒直接指著后方說:“這個地方既然你已經設下了萬全之策,并有最后一個陣法在這里一方不時之需,就沒必要離開這個早已設定好的地立,所謂天時地利人和,自古以來都是并發必勝之道,只不過現在我們沒有站住這個天時和人和!

    卓延軒說到這里停頓的片刻,而目光轉視到葉敏雨的時候,他也急切的問道:“那以你看,接下來我們怎樣能夠改變局勢,讓其占據天時地利人和呢?”

    卓延軒欲言又止的托腮沉思了起來,好像剛剛他想要說什么,但卻突然又不說了,看著卓延軒的舉動,可以看出現在的情況確實又棘手又難辦。

    但卓延軒絕不是那種故弄玄虛的人,他絕對是剛剛想到了什么,只是考慮到了那里不周全臨時欲言又止的沒有直接說,在卓延軒暫時沉默不語期間,他的妹妹卓文欣直接一臉笑意的說、

    “我哥哥剛剛想說的是,你不如就當次誘餌的靜靜坐在這里,讓我們給你綁起來如何?當他們來到這里,我們兄妹就當臨時臣服他們,將你綁起來并給他們獻上一計來拖延時間,當陳天和你所要請的各路人馬趕到這里后,我們將會配合你們一同將他們全部清除如何?”

    “這樣風險剛是不是有點太大了?”葉敏雨聽完卓文欣的話,腦后冷汗直冒。

    其實卓延軒的意思跟自己妹妹剛剛所說的大體一致,只是覺得說出來他可能會認為我們兄妹貪生怕死的拿他當擋箭牌,所以卓延軒才欲言又止。

    不過這也許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但就是不知道葉敏雨是否真的信任這對兄妹,而葉敏雨內心其實并不信任這對兄妹。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