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三十六章 道歉?
    安天啟聽到明顯愣了愣神,卻聽陳遠繼續說道:

    “你并沒有做錯什么,所以不用跟我道歉!

    “而其他人,如果要道歉,就親自過來!

    “不過,就算道歉了,我也不一定會接受!

    陳遠說完后,甩了甩手,不再理會安天啟。

    安家老爺子與安寧的所作所為,雖然沒有對他造成實質上的傷害,但是他堂堂天尊,豈是可以隨意冒犯的。

    他走到林榮面前,看了看傷勢,并沒有什么大礙。

    陳遠心中對林榮今天的行為感到滿意,對他點了點頭。

    而安天啟則是沒有想到陳遠的態度如此堅硬,他親自道歉,都得不到回應。

    要知道,在青州乃至陵南省,沒有多少人能讓他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但是陳遠這樣的舉動與行為,卻讓他心中堅定了一個的想法。

    那就是陳遠要么是內家山門的傳人,要么是武道世家的傳人,剛出山門不久,在世俗行走。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是一定是有背景的。

    否則,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人,哪里來的如此勇氣與膽識?

    他想清楚后,與陳遠客氣告別后,驅車快速的往安家老宅行駛而去。

    不久后,安天啟來到了安家老宅—青懷園。

    一座聳立在情懷山山頂的小型莊園。

    一下車,安天啟急急忙忙的走進青懷園的大廳。

    “爸爸,你回來啦,事情怎么樣了?陳遠是不是那天救我的人?他有沒有受傷?”安蘭見安天啟一進門,快速來到他身旁,有些擔憂的詢問道。

    安天啟這時才想起來,自己沒有問陳遠這個事情。

    “他有沒有事?你爸爸我出事了他都沒事!

    “不過這個問題,我倒是忘記問了,哈哈!彼f著說著就打起了哈哈。

    安蘭不明白父親說的第一句話是什么意思,但是聽到他沒事,心里的石頭也就放下了。

    但聽到父親沒有詢問陳遠的時候,俏臉上露出一副小女孩委屈的神情。

    “天啟,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沒跟家里提前說一下!

    這時,偌大的大廳傳來一道頗具威嚴的聲音。

    安天啟聽到這句話后,才發現老爺子跟安寧也在。

    “父親,我也是今天才到不久!卑蔡靻淼酱髲d中央,坐在一張桃木椅上。

    “聽說前陣子,父親與那個濟世堂的陳醫生鬧的有些不愉快?”他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開口問道。

    安興寧這時皺了皺眉毛。

    “大哥,你提他干嗎?”安寧倒是先開口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提他干嗎?他怎么說也是救了父親一命,現在我們安家,就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安天啟皺起眉毛。

    “救死扶傷,就來就是醫生的職責,有什么救命不救命的!

    “況且,上次父親特意邀請他來參加酒會感謝他,卻沒想到那個年輕人的脾氣大的不行,居然頂撞父親,這種情況下,我要是不采取些什么手段,那才不正常!

    “再說了,我也沒干什么啊,現在的年輕人太過浮躁,太早成名也不是好事,我只是好心幫幫他罷了,壓一壓他的風頭!

    安寧見安興寧沒有開口的意思,他便放心說了出來。

    安天啟在早上已經知道了安寧打壓陳遠在醫院救人的事情,還截胡了濟世堂所購買的藥材。

    甚至放出風聲,讓夏家肆無忌憚的去報復。

    他望了眼安寧,沉聲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父親,就在剛才,我從陳遠的住處那里回來,本來是因為夏家要報復他,我打算去幫助一二,但是沒曾想……”安天啟扭頭對安興寧說道。

    “發現什么?發現在那個小子給打殘廢了嗎?這樣也好,免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卑矊幵缇椭澜裉煸缟习l生的事情,只是他沒想到安天啟居然會打算去幫助陳遠。

    “呵呵,打殘廢?若真是這樣,只怕就要出事了!卑蔡靻⒑眯Φ。

    打殘廢?那群廢物能把陳遠打殘廢,那才是怪事了。

    “什么意思?”安興寧皺了皺眉毛,開口說道。

    “父親,我今天趕到那里的時候,剛好碰見陳遠與夏家那些人交手…………”安天啟一五一十的把他所見到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諾大的大廳內,安家四人都陷入了沉默之間。

    “天啟,你確定他是內氣強者?”

    安興寧沉默片刻后,低沉問道。

    “千真萬確的,父親!卑蔡靻Ⅻc了點頭道。

    安興寧此時心中五味乏陳,他萬萬沒想到陳遠這么年輕,居然會是個內氣強者!

    他與此前安天啟的想法是一樣的,一個如此年輕的內氣強者,縱然不討好,也不應該得罪。

    況且之前的確對他有恩。

    而且,陳遠也知道了安寧在背后對他做的手腳,這讓安興寧有些惱火。

    雖然之前想的壓一壓陳遠的氣焰,并沒有多大的想法。

    畢竟還指望著陳遠是不是真的能救治好他。

    如果今天安天啟去把夏家派人報復這件事攔了下來,那所有的事情都還有著不錯的轉機。

    可卻晚了一步,陳遠自己解決了。

    “他有沒有說什么?”安興寧問道。

    “他說……”安天啟有些猶豫道。

    “恩?說了什么?別吞吞吐吐的,他若是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要太過分,都是可以接受的!

    安興寧追問道。

    “他說,要您跟安寧,親自跟他道歉!

    安天啟咬咬牙,還是決定說出來。

    “什么?!”

    “這不可能!他以為自己是誰!”

    安寧一聽,頓時炸了。

    讓他跟一個毛頭小子道歉?

    簡直是慌謬!

    自從安家崛起后,他還從來沒有需要跟人道歉的時候!

    而且對象還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

    “父親,你個內氣強者有什么了不起的?而且您與大哥也是內氣強者,陳遠那小子最多也只是內氣初期,我們討好他也沒有什么用處!

    “何況,他居然還想要我們親自上門賠禮道歉?”

    “這要是傳出去,他的名聲倒是傳開了,那我們安家辛辛苦苦營造幾十年的名聲,不是全毀了嗎?”

    “外面的人會怎么看我們?”

    安寧像機關槍一樣,說個不停。

    安興寧一聽,陷入了沉思中。

    安天啟微微嘆了口氣,現在的情況,他早有預料。

    而且,他還沒說出最重要的一句話。

    就是你們即使肯道歉了,人家的意思是還不一定會接受!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