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四十三章 小護士的煩惱
    在調整休息之后,到了晚上十八點左右,陳遠正準備出發去機場的的時候,卻發現林江也要隨他們一同前往。

    但是陳遠也沒有過多的詢問,畢竟去哪跟他關系也不是很大。

    林江一路上對陳遠的態度十分的恭敬,這讓一旁的安蘭看了有些驚訝。

    安家與夏家在青州,勢力排名第二與第三,兩家明爭暗斗,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想要去爭那第一。

    原因就是,青州第一的,便是林家。

    縱使林家在青州沒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但眾人心里清楚的很,無論如何,第一的永遠是林家。

    而此時不緊緊是安蘭,就連隨同的林家保鏢,都是一臉的震驚。

    他們什么時候見過徐州第一人的林江對別人如此恭敬啊。

    林家陵南省是第一大世家,而林江的威名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卻對陳遠如此恭敬,讓眾人有些琢磨不透。

    林江則表現的十分自然,他清楚的記得臨走前父親跟他所說的話。

    “這次你跟隨陳先生,一起去青州,這段時間,你就在青州發展!

    “咱們林家自從我生病后,有不少人明里暗里的偷偷蠶食著原本屬于我們的利益,現在是時候清理了!

    “但是,這一切都是次要的,你要切記,在青州,一切以陳先生的要求為主要的,萬萬好與其打好關系!

    林江雖然也不清楚父親為何如此慎重,但是他對陳遠也是有著敬佩之心的,所以一路上對陳遠恭恭敬敬,仿佛陳遠才是這徐州的天王老子。

    在乘坐了一個小時的飛機后,眾人終于抵達了青州。

    剛到機場門口,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便屈身彎腰的迎了上來,“林爺,您可算到了啊,趕緊上車,我已經在酒店擺好了宴席,為您好好洗洗塵!

    林江對著陳遠很恭敬,但是對著其他人,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氣質顯露無疑,“阿海,這位是陳遠陳先生,你記住了。以后如果陳先生有什么需求,你都要滿足,陳先生所說的話,就如我所說一般!

    “陳先生,這位是我林家在青州所有勢力的掌管人,黃立,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話,你都可以找他或者找我!绷纸ゎ^語氣恭敬的對著陳遠說道。

    陳遠點頭示意知道了。

    而這一言一句,卻給黃立帶來了不小的震撼。

    這小子什么來頭?連林爺對他也如此恭敬?

    難不成是燕京下來的大少爺?

    但是不管到底是什么身份,林爺這么交代了,就必定有他的理由,他只需要執行就好了。

    雖然長的五大三粗的,但能被林家派到青州執掌權利的,心思肯定非常的細膩。

    “陳先生您好,您以后叫我啊立,小立,都可以哈!秉S立伸出手來,與陳遠緊緊一握,滿臉的橫肉盡力的露出一個和藹溫和笑容,讓陳遠有些哭笑不得。

    在拒絕了林江與黃立接風洗塵的邀請后,他與焦急的安蘭直接來到醫院。

    倆人來到濟世堂后,卻發現安興寧所在的病房,此時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

    空蕩蕩的房間內除了一股藥味外,還有一絲淡淡的陰暗的氣息,讓陳遠覺的有點熟悉。

    在詢問了醫院的護士后,發知道,安興寧今天中午時分,已經痊愈出院了!

    這個消息讓陳遠有些錯愕,難不成夏家所請的那個人,真的治好了安興寧?

    但是陳遠總覺的哪里有些不對勁。

    安蘭在得知爺爺痊愈恢復后,先是一喜,隨后神色突然黯淡下去。

    她怕真的是夏家的人治療好的爺爺,如果是這樣的話,她不是就得嫁給夏基巴了?

    陳遠看著安蘭突然失色的神情,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安慰道:

    “事情還不清楚,不用想太多!

    “如果要真的發生的話,你呆不下去的話,就來找我!

    安蘭一聽,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頓時充滿光彩的望著陳遠道:

    “真的嗎?”

    “當然了,你都說要嫁給我了,我怎么能不管你!标愡h戲虐道。

    “哼,就會花言巧語!卑蔡m羞澀道,但是心情卻是好了許多。

    不知道為什么,她覺的跟陳遠在一起的時候,總是特別放松,心情也特別好。

    在與陳遠聊了幾句話,有些不舍的離開了醫院,打算看下是什么情況。

    正當陳遠離開醫院回去休息的時候,卻遇見了一臉憔悴的林百靈。

    “還沒下班嗎?”陳遠打著招呼。

    “還沒呢,陳藥師你不是出門了嗎,這么快就回來了呀!绷职凫`憔悴的面容露出一個微笑。

    “你怎么這么憔悴?累了就回去休息吧!标愡h見小護士氣色很差,開口說道。

    林百靈張開嘴停頓數秒,確實沒有開口,苦笑搖了搖頭。

    “我先去忙呢,上次的事情還沒感謝你,等這幾天忙好了,我再請你吃飯哈!绷职凫`指了指病房,與陳遠說完后便小跑的走了過去。

    陳遠見林百靈沒說,也沒有多想,直接離開醫院回去住處。

    …………

    不久后,當醫院開始不那么忙碌后,林百靈往休息室的床上一趟,深深的嘆了口氣。

    她最近確實很煩惱,讓原本對生活一直充滿希望的她,頓時覺的壓抑無比。

    由于她父親喜歡賭博,導致欠了一屁股的債,導致家中窮困潦倒。但是在她來到了濟世堂工作后,情況逐漸好轉,雖然還是有些拮據,但比之前好太多了,債務也還的差不多了。

    但是最近,她那原本好賭如命的父親,在債務就要還清的時候,又去賭了!

    甚至還借了十幾萬的高利貸,前些時日,那些高利貸找上門來,開口說要連本帶息五十萬。

    這讓原本剛剛有了起色的家庭,再次跌落谷底。

    而他的父親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留下她與身體不是很好的母親,還有一個上高中的弟弟。

    為了盡快籌備上錢,她只能在濟世堂上著班,一有時間,就去酒吧做服務員,因為只有晚上她才有時間。

    這樣每天熬著,讓她身體跟精神越來越差,憔悴不堪。

    最讓她難受的,卻是這樣辛苦的工作,卻連高利貸的每天的利息都還不起,這是讓她最崩潰的。

    她很想把心里的事情時候出來,卻不知道該對誰說。

    剛才陳遠詢問下,她很想說出來,卻又怕麻煩到陳遠。

    畢竟之前,陳遠已經幫了她一次了,非親非故的,她不想再麻煩別人。

    想到這里,心中的無助感涌上心頭,她捂著被子,低聲咽哽。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