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七十九章 怎么是你(求推薦票)
    看這眼前的趙榮不壞好意的神情,又想起村子內那些被玷污后卻無可奈何的女子,渾身嬌軀微微一僵。

    何靜蕓從來沒有過這一刻,宛如現在這般絕望。

    她知道,就算眼下不是荒郊野嶺,而是村子里的人在場,除了自己的爹爹外,誰也不會站出來。畢竟得罪了趙榮,整個村的生計說不定都要出問題。

    她心中不愿意有著無數念頭,到最后想著,與其被玷污,還不如直接死掉。

    “沙沙~”

    就在這時候,身后傳來一陣風吹草動的聲音。

    “誰?!”

    趙榮還沒來得及對何靜蕓動手,聽見聲響后,潛意識的回過去一看。

    “這么巧啊趙少爺,怎么到哪都能見到你!

    趙榮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看著越來越近的男子,眼睛瞪的圓圓的,張著嘴巴。

    “怎么,不認識我了?”陳遠邪魅笑道。

    趙榮頓時渾身一個激靈,他忘記誰也不可能忘記了眼前這個輕而易舉就將他的金牌打手殺死的男人。

    “你……你怎么在這里!”趙榮見到陳遠后,不自覺的瑟瑟發抖起來。

    他見陳遠沒有說話,而是緩緩的走進,讓他除了一身的冷汗。他突然又想起了阿貴慘死的模樣,在這荒郊野嶺的,如果自己死了也沒人知道啊,畢竟巴彥山每年都有不少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我沒惹你啊,這不關你的事啊!壁w榮想不出陳遠到底要做什么,只能想到是因為何靜蕓了。

    何靜蕓不知道眼前的男子到底是誰,但是見到趙榮似乎有些怕他,頓時覺的有了希望。

    沒想到陳遠的下一句話,讓她的燃起希望的心,又再次沉了下去。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下,你居然要干這種齷蹉之事……其實也不關我的事!标愡h淡淡說道。

    趙榮聽到這里,頓時松了一口氣。

    “不過我就是看你不爽,因為你長的太猥瑣了!标愡h繼續說道。

    何靜蕓聞言,當場怔住。隨即在內心中暗暗贊同,因為她也覺的這個理由……很充分。

    “你……”趙榮聽到這,想要爆發,卻又不敢說什么。

    而一旁的春兒在看到陳遠后,一刻也不想多呆,她拉了拉趙榮,聲音有些顫抖道:“趙少爺,我們還是走吧!

    趙榮臉色鐵青,他在臨縣與南莊村這一畝三分地作威作福慣了,什么時候受到這種氣過。但是眼前形勢比人強,他也沒有辦法。

    眼中閃過一抹陰辣后,心中不知想著什么。他神情一轉道:“那我就先走了!

    說罷,他轉身就要與春兒離開。

    “站住,我說讓你走了嗎?”陳遠淡淡說道,趙榮的眼神他都看在眼里,只不過他完全不放在心上。

    一個螻蟻般的存在對他又能造成什么威脅。

    “你……你想做什么?”趙榮愣住了,回頭看向陳遠,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陳遠輕笑一聲道:“既然你管不住自己的兄弟,那我替你管管!

    話音剛落,在趙榮還沒做出任何的反應的時候,陳遠隨意的踢起地上一顆雞蛋般大小的石頭,直接擊中了趙榮的胯下。

    “啊~~~!”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驟然從趙榮的喉嚨中發出,在這寧靜無比的樹林中顯的十分刺耳。

    “血……血血啊!壁w榮用手摸了摸下體,發現疼痛無比,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滿手的血跡。

    他青筋暴露,充滿血跡的雙眼圓瞪。

    “給你一點教訓,免的以后你還去糟蹋別人。這次饒你一命,以后再讓我看見你的話,你就準備去跟昨晚那個傻大個團聚吧!标愡h輕描淡寫的說道,“滾吧!

    趙榮根本沒有聽見陳遠在說什么,他只是感覺到下體無比的疼痛,鮮血不斷的流出。他知道要是在不去醫治的話,恐怕這輩子他人生最大的愛好就要失去了。

    “走……走啊,快帶我去醫院!壁w榮艱難的起身,一旁的春兒趕緊扶著趙榮朝山下走去。

    “姑娘,你沒事吧!标愡h待兩人離去,這才對何靜蕓說道。

    “沒……沒事,這次真是謝謝你了!焙戊o蕓此時終于松了一口氣。

    “客氣,只是姑娘你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不應該一個人在荒山野嶺戲水的,并不是每個人都像我是個正人君子的,能有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标愡h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

    “戲水?”何靜蕓聞言一愣,隨即想起剛才自己赤......裸著在湖水中,頓時臉頰升起一片紅暈。

    “不過這次多虧了你了,不然我還不知道得怎么辦呢!彼⑽⒌拖骂^來,不敢看向陳遠,而是扯開話題道。

    “你個姑娘家,跑到這里來做什么?”陳遠問道。

    “我爹爹身體不好,我只好來這里采集一些藥材,回去熬成藥給爹爹喝呢!焙戊o蕓想起家中的爹爹,臉色黯淡下來。

    “你是來花山看風景的嗎?我看你不像本地人呢!焙戊o蕓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有些好奇的看向陳遠,面容清秀的他屬實不像北方人。

    陳遠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里已經不是花山的范圍了,看來你是迷路了吧。我帶你回去吧,我對這里可熟了呢,順便回去請你吃頓好的,報答報答你!焙戊o蕓說話時嘴角帶著自信的笑容,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與古銅色的肌膚相對應,顯的別有一番滋味。

    陳遠想了想,點頭答應下來。

    這幾天他在這里尋找了幾天,都沒有什么結果,要想全部撤查一遍的話,估計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陳遠想著,下山先找一些藥材來煉制一些具有辟谷作用的丹藥,免的總是得尋東西吃。

    而且說不定村子里有人知道巴彥山為什么地形完全變了,這樣他可以縮短一些尋找的時間。

    畢竟村子里竟然有人在這附近狩獵,想必對巴彥山的情況了解會更深入一點。

    而何靜蕓對這里的地形果然熟悉的很,繞過許多小路走,很快就回到了南莊村。

    “小蕓,你回來啦!

    “這次去的時間比上次久啊,要注意點安全啊!

    剛踏入村莊,路上不停的有村民跟何靜蕓打著招呼。

    這些人雖然有著精干的肌肉,但是卻難以掩飾他們削瘦的身影和有些蠟黃的臉色。村莊內的房子基本上都是破破爛爛的,看起來非常的落后。

    “蕓兒,你回來啦!

    倆人剛一踏入一間破爛的瓦房內,一陣有些虛弱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

    謝謝這幾天投票支持老周的大大們。

    (本章完)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