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信了你的邪
    “拜師?”陳遠輕聲道。他沒想到老者來找他,居然是這少年來拜師的。

    就連莫天銘也是也一愣,他原本以為陳遠與這老者二人是認識的,但現在看起來多半是不認識的。

    而且這一老一少看起來就是沒有任何修為的普通人,怎么會要拜陳遠為師?

    要知道,拜一個意境元師為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的。

    一個意境元師,足以開宗立派。假如陳遠現在搖旗一喊,整個武道怕是會陷入一片沸騰,不知有多少天賦奇佳的武道人士會來。

    而眼前這老者,竟然是要讓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少年拜入意境元師門下,這不是癡人說夢一般嗎?

    “是的,不是老夫吹牛,我這孫兒的天賦,那簡直是千年難得一遇,堪稱武道中的天選之子,而且還悟性十足,在我的計劃中,五年內必定可以突破到意境,成為近百年來第一個不到二十歲的意境元師……”

    老者眉飛色舞,突然頓了頓,似是有些哀怨道:“如果你沒出現的,我孫兒肯定是武道中最年輕的意境元師!

    饒是見過各種形形色色人的莫天銘,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吹牛皮不用打草稿啊,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

    特么是個人都能成為意境元師的嗎?

    陳遠則是似笑非笑了聲。

    他知道這老者并非夸夸其談,在剛才神識掃過少年的時候,他已經窺得少年身上的玄奧之處了。

    這秀氣的光頭少年在旁人看來確實是毫無修為,就連之前沒有修出神識的陳遠也一度這般認為,只是覺的有些奇怪,但又說不出來。

    但眼下在陳遠的神識下,這少年身上所藏的秘密便全然被陳遠所知。

    這少年之所以看起來平平無奇,像個普通人。

    是因為用了一些類似于封經閉脈的秘法。而這種秘法有點像修仙者一些儒修的修煉功法。

    在修仙界中,儒修者達到一定的境界后,也會被稱為書圣。

    這是因為他們奉承的理念便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而這里的書,自然是修仙界各種功法,無論是妖族,魔族,人族各門各派的功法,他們都會去想盡辦法閱讀一番。

    而儒修與普通修仙者的區別就是,儒修從一開始修煉時,便宛如一個普通人,就算他們看過再多的功法,也不會去修煉,而是去領悟其中的精髓所在。

    他們在等一個時機,等到有朝一日,直接悟道,那便是一飛沖天,直接無視前面所有的境界與瓶頸,晉生渡劫期大修士,一舉封圣。

    而且悟道成圣的儒修,要比尋常的修仙者強上不少。

    因為他們施展神通所需要的元氣法力十分的少。他們一言一語一字,皆可成術。

    出師表一出,圣人再現,萬千妖魔循現。

    這句話在天啟大陸廣為流傳。

    然而這種一朝悟道,厚積薄發的修行方法,在天啟大陸卻已經幾乎滅絕。

    畢竟不修煉任何功法,凡人的壽命始終有限,若是在短短百年內無法悟道,那一切皆是虛妄。

    一個普通人,又如何去尋得那續命靈丹呢?

    在天啟大陸數千萬年的歷史上,便只有兩個儒修成圣。

    而眼前的少年,所修行的功法似乎與這厚積薄發有些類似,但是又有著一些區別。

    少年的奇經八脈中,蘊涵的不是單純的內氣或者元氣。

    他每一條經脈中,都有一股不同類型與屬性的內氣或有元氣的存在。

    這些內氣似是修行了不同的功法過后,運用一些秘法將其封存起來,然后繼續修煉。

    等到時機成熟后,再全部解開,那么修為就會在一瞬間炸裂開來。

    至于這少年究竟還能修習多少功法與刻制體內的修為多久,那就要看他的天賦與忍耐力了。

    這時,老者又繼續道:“當然了,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特點,這也是為什么我敢保證他在武道的成就絕對不低的原因……”

    說到這,老者突然頓了頓。

    而這句話也勾起了莫天銘心中的好奇。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讓老者如此有信心?

    難不成這里面有什么秘密不成?

    莫天銘豎起耳朵,想要繼續聽下去。

    “那就是……”

    “他的品行人品性格,都非常的像我,這點注定是他成功的最重要原因!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須,老懷安慰的看著那少年,似眼中滿滿都是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般。

    莫天銘聞言,腳下一個趔趄,眼角不自覺的抽了抽。

    這特么哪里是成功的重要原因啊。

    這陣子老者在山莊內的所作所為,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就是典型的老不正經。

    “爺爺……”

    少年臉色微紅,看起來有些害羞般。

    '還好這個少年還算正常,真不知道這少年的父母怎么會放心將他給這老頭帶著,也不怕給教壞了。'

    莫天銘想到這,只見少年似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圓滑光潤的頭道:

    “爺爺,你當著外人的面這么夸我,弄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

    “……”

    莫天銘一陣無語。

    這特么哪里是夸你啊。

    這特么說的不是優點啊。

    陳遠嘴角微微一抽,他在秦省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這兩人一唱一和的樣子了。

    “陳先生,這件事您看如何?”老者也不理會莫天銘的反應,而是搓了搓手,一臉期待的看向陳遠。

    陳遠輕輕一笑,眼睛微微一咪道:

    “你為何不自己教呢?”

    老者聞言面色如常,但心中卻是驚奇不已。

    '難不成他看出什么了?'

    “哎喲,老夫就是一個普通人,哪里能跟威武神勇的您比呢?”

    “再說了,老夫年近過百,都快要入棺材的人了,怕是沒有多少時間了啊!

    老者說完,那身軀似又佝僂了許多,再加上他那皺巴巴的面容與一頭雪白的頭發,看起來有著無盡的滄桑。

    陳遠看著老者淡淡一笑,沒有開口。

    莫天銘看著老者的身軀,總感覺這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有些奇怪,但老者的年齡確實已經很高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爺爺,前陣子那個醫生不是說,你這身體再活個幾十年沒問題嗎?”

    少年突然的開口,讓莫天銘一臉的黑線。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啊。

    ………………

    要開展新的劇情,需要新的人物和鋪墊,所以有點卡文,大家見諒。

    有推薦票的投下哈。

    下面的劇情是關于陳家的,感覺會比較精彩。今晚會好好琢磨下,爭取寫好點。

    謝謝【三十而立】的打賞。

    (本章完)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