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四百零七章 他是誰?(第二更)
    當石川南朝口中吐出一個又一個名字的時候。

    一旁的宋琪深也是神色微變,這些名字她有些雖然不認識,但有一些卻是非常的耳熟。

    然而這些名震倭國的各大財團老板,社長,高層政客們,在到了后并沒有進入公園,而是像那個黑衣中年男子一般,都是站在外面,靜靜等待著。

    這一等,就從早晨來到了傍晚時分。

    而在這段時間內,來的大人物時越來越多了,整個富士山外圍幾乎都被擠滿了,那些游客們只能來到道路兩旁,但這些游客們卻是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反而顯得有些興致勃勃。

    畢竟看著場面,顯然是有重量級的人物還沒有登場,大家都想看看是誰。

    要知道,這里來的大人物已經這么多了,而且又有大批警察為那個大人物封鎖富士山,可想而知,這個人的分量到底有多重了。

    “唔,我感覺要么是首相大人,要么就是天皇大人了,或者是三石財團的領袖!庇腥瞬聹y道。

    “應該不可能是各大財團的人,三井財團的掌門人也在這里啊。我感覺應該是天皇大人或者首相大人要陪哪個當世大國的領導人!庇腥藫u頭否定道。

    眾人皆是一輪紛紛,就算是等了一天了,大家早已經饑渴難耐了,也不愿意離開。

    “李姐,你說會不是是夏國的哪個頂級家族的人來了?”宋琪深輕聲問了句。

    那李姐換沒開口,石川南朝臉上神色沒有多大變化,但眼中卻是閃過一抹不屑:“三井財團掌門人的地位可不是你們能想象的,就算是見到了首相大人都不用行李的,怎么可能夏國有人能夠讓他們在這里恭候?”

    宋琪深聞言一怒,想要反駁,但卻是沒有開口。

    雖然夏國無論是經濟還是軍事,都已經超越了倭國,但一些倭國人還是從內心里看不起夏國人。

    當天色漸晚,黃昏落下,富士山外圍的燈光都已經打開的時候,許多人都是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欲打算離開時。

    突然見到一個黑衣黑發的青年,身后跟著一個墨紫發美女與一個俊美帥哥,三人悠然而來。

    那身后的美女與帥哥見到眼前的這一陣勢后,微微一怔。

    而為首的黑衣青年,則是沒有任何停頓,神情如常,繼續向前走去。

    這時,那些黑衣保鏢們見到三人,頓時上前,要去驅逐他們。

    一旁的圍觀者也頓時笑出聲來:

    “這個少年是在找死嗎?沒看到這么多大佬與政要在這里等著,還有一大批警察在外圍,他怎敢這樣就從正面走去?”

    而宋琪深與常梓博看到黑衣青年的時候,皆是一楞。

    這不是他們在飛機上遇到,在神社山下遇到的那個陳遠嗎?

    “真是有緣啊!彼午魃钛壑蓄D時閃過一抹喜色,正想對陳遠揮手,告訴他這里不能進去時。

    這時,那個一直站在外圍的黑色武士服中年男子,突然上前,躬身恭敬道:

    “尊敬的陳遠先生,我們等候您多時了!

    隨后,在其身后的諸多倭國武道界宗師,各大公司老總,眾多社團社長,已經拿數百米黑衣壯漢,紛紛上前,躬身鞠躬行禮。

    整個外圍,數百人同時彎腰。

    頓時,整個富士山外圍,一派寂靜。

    宋琪深嘴巴張的大大的,纖細粉白的手停在半空中,一雙美眸瞪的大大的,滿是不可思議之情。

    這是什么情況?

    而在富士山外圍,眾多游客同樣也是這般的想法,紛紛用驚奇的目光掃向那個黑衣黑發的青年。

    “這個少年是誰?怎么沒有見過?”

    “難不成是歐美大國領袖的兒子?還是什么超級家族的繼承人?可是不應該啊,就算這樣,也不用這么多人來這里迎接?”

    “我說你們怎么看的,人家可是黃種人啊,你們這眼睛是不好使嗎?”

    眾人交頭接耳,而在場也有不少的夏國游客直接愣住了。

    剛才眾人行禮的時候,說的是漢語,他們當然聽懂了。

    但是陳遠這個名字,他們完全沒有聽過,國內什么時候有了這么一號人物?

    “該不會是咱們夏國首富的兒子吧,還是燕京云家的繼承人?”有夏國旅客猜想道。

    “你在瞎扯什么啊,你都說了,那是云家啊,沒聽到剛才別人說那青年叫陳遠嗎?而且,你看看在場的都是什么人,那可是倭國財團的掌門人啊,地位怎么會比我們夏國的首富低。我覺的,也就只有國內的高層來了,才能有如此陣勢,但是那個少年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怎么可能是!

    有人直接反駁道。

    而在人群中的許多夏國武者,則是目光閃耀不定的看向陳遠。

    他們千里迢迢來此,就是為了見證這驚天動地的一戰,就是為了一睹陳魔頭的風采。

    現在陳遠已經來了,那么就證明,戰斗終于要開始了。

    而宋琪深等人則是已經完全楞在原地。

    除了他以外,常梓博更是雙眼發直。他身為國內某集團的副總裁,自然知道在場這些倭國財團的分量。

    不要說是三井財團與三石財團的掌門人了,就算是隨便一個經理去到他們公司,常梓博的公司也得隆重接待。

    而此時,這些人卻是全部列隊在兩旁,等待著陳遠的到來。

    這個陳遠到底是什么人?

    難道是哪個頂級世界的繼承人?還是高層之子?

    想到這,常梓博忍不住渾身一顫,無論陳遠是什么身份,都絕對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他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曾經嘲諷過陳遠,頓時臉色一變。

    這時,陳遠的目光掃了過來。

    宋琪深身材高挑無比,此時還傳了雙恨天高,在倭國人群中,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陳遠一眼就看到了她。

    陳遠微微一楞,見到宋琪深停在半空中的手,竟是朝著這邊走來。

    “陳遠先生,北野大人已經在富士山之巔等候您。這一片都被我們封鎖了,不會有人打擾你們的交手的!

    宇田利板著臉,和陳遠說話的時候,卻不知陳遠看到了什么,竟然沒有理會他,還是朝著路邊走去。

    這一舉動,就算是心境極其強大的宇田利,也忍不住臉色一黑,怒火中燒。

    這個混蛋!

    宇田利心中頓時暗罵一句。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