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六百二十一章 防御陣法
    “嘭!”

    陳遠手持劍鋒,不斷斬下。

    青火劍氣與金色光層不斷發出巨大的碰撞聲。

    連續數劍斬下,但天云山巔的天羅大陣依舊完美無缺,并沒有受到影響。

    陳遠見狀,直接將懸浮在虛空中的雪天劍喚入手中,當空斬下。

    雪天劍乃是金丹修士所用的真器。

    陳遠用玄冥劍劍靈入其器內,并且以煉器訣控制。

    雖然還沒有辦法完全將其煉化,發揮其全部的力量。

    但也比八宗宗主所使用要強大的多。

    一劍斬下,其雪天劍內儲存著龐大的能量,甚至可以冰峰一座古城。

    就算是八宗宗主在這一劍面前,都只能逃命,否則就會隕落。

    雖然其中的能量在不久前的戰斗,陳遠已經使用了數次,但此刻它依舊強大。

    “卡吱!”

    無盡冰氣組成的劍氣,在水晶長劍上流動,并有青色神輝與冰氣相互環繞,化作一道灰蒙蒙的氤氳劍氣。

    這道劍氣,如同劍仙從九天斬下。

    虛空中,發出陣陣撕裂聲。

    這片天地,充斥滿了劍氣撕裂的聲響。

    這一劍。

    比之前陳遠用青火劍鋒所用劍訣時,要更加強大。

    “嘭!”

    氤氳劍氣,直接斬在金色大陣上。

    那由無數符文組成的金色光層,此刻猛地劇烈震動起來。

    就似是遭遇了萬鈞之力般。

    百丈劍氣,轟然而下,宛如傾盆暴雨,從天而落,炸的那光層不停顫抖。

    那由無數道劍氣組成的氤氳神輝,每一道劍氣都堪比地仙大成全力一擊。

    當劍氣與金色光層不停摩擦后,那光層終于被斬出一個十數丈的空洞。

    “快!快!快將那里修補好!”

    皇浦天此時已經無法保持鎮定的神情,瘋狂指揮諸多地仙,以及皇極宗的弟子。

    眾人見到這一劍后,被嚇的失魂落魄。

    在聽到皇主的話,紛紛拼命鼓動真元,將那受損的陣法彌補好。

    所有人都知道,要是讓陳遠從那空洞處進來的話,那么就是一場屠殺了。

    懸浮在虛空中的諸多地仙,瘋狂催動法力,將那光層彌補的更加渾厚。

    與此同時。

    眾人心中也是一片駭然。

    要知道,陳遠此前可是連番大戰,有身受重傷。

    他體表那深刻見骨的傷痕以及不停灑落的鮮血就是最好的證明。

    但此刻,那少年卻依舊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劍訣?

    天云山巔的天羅陣法,可是由金丹巔峰強者所布置的啊。

    哪怕是經過了數千上萬年的洗禮,也不是凝道期修士所能擊破的。

    而擺在眾人眼前的卻是,方才那一瞬間,陣法的的確確被劍氣所斬破了。

    原本所有人心中剛剛升起的一絲希望,瞬間就被磨滅了。

    他們只希望,眼前這個怪物無法擊破陣法,心中再也升不其反殺的念頭了。

    “再來!”

    這時。

    虛空中,陳遠舌綻春雷。

    撕拉!

    伴隨一聲巨大的撕裂聲。

    又是一道百丈氤氳劍氣從天而降,轟然斬在金色光層之上。

    雪天劍的威力,在此刻完美體現。

    也讓眾人知道了,真器的恐怖之處。

    真器在陳遠手中發揮出來的威力,要比八宗宗主恐怖太多了。

    “嘭嘭嘭!”

    這一劍斬下。

    籠罩整個天云山巔的金色光層,整體開始劇烈顫抖。

    就連云巔的山體以及皇極宗大殿,竟也開始震動,并且產生一絲絲裂痕出來。

    諸多地仙渾身一顫。

    被陣法守護在內的山體與皇極宗大殿都出現了裂痕,那就證明,這陣法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這種攻擊了!

    而那剛剛彌補好的空洞處,此刻再次被斬出一個空洞,比上一擊還要大!

    陳遠傲立虛空,身形一動,化作一道華光,就要殺進去時。

    “快!給我攔住他!”

    皇浦天狀若瘋癲,不停咆哮。

    皇極宗諸多地仙正處于這個空洞處,在聽到皇主的話后,皆是一愣。

    此刻他們哪里還敢與陳遠正面對抗啊。

    就在這十余位地仙就要爆退逃走時,皇浦天眼中閃過一抹歹毒,將手中幽龍扇直接一揮,一道恐怖的風刃直接斬在這十余位地仙的身上。

    “轟!”

    恐怖的風刃,直接斬在十余味地仙的丹田之處。

    皇浦天雙手不停變換,那陣法瞬間發出一股吞噬的氣息,直接將措手不及的十余位地仙直接吞噬。

    轟!

    皇主使用魔道秘法,直接將十余位地仙直接活祭,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瞬間將塵緣攔截在外面。

    數個呼吸后。

    那股恐怖的力量散去之時,眾人已然將這空洞修復完好。

    “我看你們能撐多久!

    陳遠眼中滿是淡漠,手中水晶長劍再次斬下。

    這一次,陳遠鼓動真元,一道比之前更加璀璨的氤氳劍氣,在虛空中凝聚。

    在山腳下的武術修士,此刻不用甜頭,都能感受到在虛空中有一股恐怖的毀滅劍氣正在凝聚而成。

    這一劍,陳遠幾乎將全身真元全部凝聚在雪天劍之上。

    他體表正在慢慢恢復的傷痕,在這一擊之下,竟是又開是裂開,滲出血絲。

    但陳遠并沒有理會,而是繼續凝聚真元。

    “給我抓住那個女人!”

    皇浦天眼角一掃,頓時瘋狂大喊。

    數名地仙,瘋狂朝著顏天琪而去,而皇浦天更是自云巔生出一個掌印,準備將顏天琪擒住。

    三名獸王就在顏天琪身旁,將其團團護住。

    但此刻來的地仙足足有七八位之多,三人根本無法應對。

    再加上皇浦天哪從天而降的掌印,更是三尊獸王無法應對的。

    “嘭!”

    忽地,一道無形的光層直接朝著那掌印轟去。

    一股恐怖的精神力,自顏天琪身上驟然噴出。

    那一道道精神力,相互凝聚,形成實質神輝,構出一個防御陣法,將那掌印直接與諸多地仙直接隔絕。

    陳遠早在通神崖出關之時,就在顏天琪身上布下了陣法。

    “吟!”

    在顏天琪腰間,有一八卦羅盤開始綻放異彩。

    這是在玄羽真君洞府內所獲得的靈寶。

    這八卦羅盤只是靈寶級別,但玄羽真君在坐化時依舊將其佩戴在腰間,這足以證明這八卦羅盤的特殊之處。

    …………………

    (本章完)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