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七百五十九章 祖人之秘
    “我等拜見真君!”

    數十位祖壇高層,凝道修士,同時行禮。

    這其中,還包括了師長華以及李秦等人,讓壯壯一陣恍惚。

    此時。

    他才真正感受到,自己這個大哥哥,具備什么樣的身份地位。

    陳遠對這些禮節并不在意,讓眾人起身坐下。

    隨后,師長華首先開口:

    “不知真君,一年前是否是從秋弓城而來?”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死寂。

    古老的祭壇中,有著將近百柄火炬,正在熊熊燃燒,將整個帶點照徹的通亮無比。

    此時。

    數十位祖人高層,則是覺得有些通體發寒。

    他們靜靜的坐在那,不敢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李秦距離陳遠不愿,眼中滿是震撼的看著他。

    “大長老,大哥哥怎么會是來自秋弓城呢?他是來自王城的啊!

    壯壯開口說道。

    眾人聞言,皆是默然。

    秋弓城,彈丸之地,荒莽落后。

    但所有人都知道,兩年前。

    秋弓城發生了大事。

    王族成員被斬。

    一位祖人被皇朝通緝。

    那人同樣姓陳,同樣年輕。

    此刻。

    李秦與眾多長老皆是一言不發。

    在大長老開口之前,他們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畢竟,當年皇朝派遣三將,窮搜天下,傳聞已經將那人就地正法。

    但當師長華這樣一問,陳遠身上的諸多疑點,頓時便出現在眾人眼前。

    陳遠說來自王城,但他們因為壯壯的原因,早就調查過了,得到的結果卻是來歷不明。

    陳遠實力如此恐怖,連斬真君,但在此之前卻是默默無聞,從未有人聽過他的名號。

    陳遠有一仆人,通宵丹藥之道,而據說秋弓城在一年前,修治堂的大師傅因被人救走,據說是那人所為。

    陳遠姓陳,而那傳說中的人,也姓陳……

    當所有線索綜合起來,真相其實已經擺在眼前。

    壯壯顯然也知道當年皇朝通緝一事,頓時抬頭,擔憂的看向陳遠。

    這時。

    就見陳遠平靜點頭:

    “不錯,殺長孫舟的是我,通緝的那人,也是我!

    此言一出。

    原本一片死寂的祖壇中,只聽到呼吸聲霎那間粗大了幾分。

    陳遠可是天圣皇朝通緝的重犯。

    北冥州第一強者,國師賈劍點名要殺的人。

    無論是陰陽宗還是云州十府,都無法與天圣皇朝南門一族相比,這其中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哪怕是云州十府之上的皇朝,與南門家相比,都稍遜一籌。

    當祖壇中沉寂了許久后,師長華才緩緩說道:

    “大家不用太多擔心,真君法力通天,哪怕是皇朝也得思慮一二,畢竟誰也罷u愿意輕易招惹一位當世巨頭吧!

    “更何況,如今知道這個消息的,也只有我等,皇朝以及其他人未必知道!

    “但無論如何,這一次幸虧有真君守護我族,長華再次拜謝真君!

    師長華說到這,再次行禮拜謝。

    眾人知道,師長華此言安慰居多,但還是松了一口氣。

    畢竟大長老所言,并非沒有道理。

    哪怕是皇朝,也不至于為了一個王族子嗣,就得罪一位當世巨頭。

    只有壯壯,不知為何心中依舊有些不安。

    隨后,眾人開始徹底放開暢談。

    “聽說當日真君在洞府中得到了遺藏,隨后便被三將所擊殺,這些原來都是假的啊!庇虚L老開口說道。

    “我當日在天火洞府閉關,從未見到那皇朝三將!标愡h搖頭。

    “真君,您莫非真的是來自王城嗎?大人您是怎么突破血脈禁錮,修成金丹的?”李秦開口問道。

    眾人聞言,頓時一靜,將目光匯聚在陳遠身上,等待他的回答。

    身為祖人,這也是他們最想知道的。

    他們最關系的,便是這如何突破,成為金丹真君。

    要知道,在這數千年的時間內,圣祖城不知誕生了多少絕世天才,但最終卻始終無法跨國凝道境界,絕望死去。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是祖人得罪了北冥皇主,被施下血咒。

    陳遠端起青銅酒杯,輕抿一口。

    片刻后,他緩緩說道:

    “我沒有突破血脈禁錮……”

    “因為,我沒有血脈禁錮!

    “什么?”

    “這怎么可能?”

    一時間,祖壇震動不已。

    所有人都一臉震撼,眼中滿是不信。

    無論是李秦,還是大長老師長華,都是目現疑惑。

    但凡是祖人,在踏入修仙之路后,那種禁錮枷鎖是存在血脈之中的。

    只要是祖人,就一定會受到限制。

    哪怕是和異族通婚,生下的子嗣只要有一絲祖人血脈,都依舊會存在這個問題。

    '莫非,真君不是祖人?'

    有些長老驚疑不定。

    “大哥哥,只要是赤戰大陸的祖人,都有血脈禁錮的啊!

    壯壯同樣不解。

    他自小在圣祖城長大,自己知道這血脈禁錮乃是無比避免的問題。

    “赤戰大陸的祖人,都有著血脈禁錮!

    “但如果……我不是赤戰大陸的人呢?”

    陳遠輕輕放下酒杯,忽的一笑。

    “不是赤戰大陸的人?”

    眾人先是一楞。

    這是什么意思?

    在他們的潛意識中,赤戰大陸便是他們的宇宙。

    這片大陸,極其浩瀚。

    許多人終其一生,都沒出去過其他大洲,更何況是這片大陸。

    而祖人,更是在這片大陸生活了數千上萬年,從未曾聽過,在這片大陸之外,還有其他祖人的存在。

    只有大長老師長華,猛地的手一抖,目光驚駭的望來。

    “看來大長老懂了!

    陳遠似笑非笑。

    眾人的目光,又全部匯聚到了師長華身上,眼中滿是不解。

    大長老沒有理會他人,而是死死的盯著陳遠,情緒越來越激動,最后甚至是有些坐不穩。

    他顫顫巍巍起身:“你……你是來自祖地?”

    “不錯!

    陳遠點頭。

    “祖地?”

    眾人疑惑不解。

    但下一秒,卻見到大長老似是瘋癲一般,老淚縱橫。

    “先祖庇佑啊,我族終于等到了!終于等到了!”

    “天君,我終于等到了啊……”

    …………………………………………………………

    (本章完)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