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八百二十六章 震驚
    “嘭!”

    劍穿日月,橫貫天地。

    當首當其沖的玄陰掌教,與伏魔老祖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

    那劍氣直接將兩人凌空斬成兩截。

    這一刻。

    天上地下,所有人一片死寂。

    無論是城內的中州修士,還是城外的百萬六宗修士,亦或是千里之外,林州王家援軍。

    所有人皆是目瞪口,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這……這就死了?”

    白衣少年吞了吞口水,揉了揉眼睛,結巴說道。

    “是……是?”

    他的師叔,乃是一位金丹中期。

    他先是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吶吶說道。

    起劍極北,劍連百萬里!

    自極北之地圣祖城,來到中州楊家祖城,橫越十數州,陳遠卻只用了片刻的時間。

    千里紫海,為之斷裂。

    六宗無數修士,當場隕落。

    六大宗主更是沒有反應過來,兩大宗主更是直接被凌空斬成兩截。

    “這……這……”

    城內,無數修士目瞪口呆,不可思議的望著這一幕。

    哪怕是楊家老祖,都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眾多六宗修士,更是張大嘴巴,化作雕像。

    “宗……宗主死了?”

    伏魔宗的諸多弟子,膛目結舌,無法置信。

    玄陰教的弟子也同樣如此,他們拼命搖頭揉眼,不承認眼前的這一幕。

    無論伏魔宗宗主,還是玄陰教掌教,可都是上州大教之主啊。

    他們的修為,更是凌駕與尋常的大真君之上。

    這樣的強者,怎么可能會被一劍斬殺?

    “我……我是在做夢嗎?”

    伏魔宗長老吶吶說道。

    而楊家老祖,則是一臉的興奮。

    “沒想到花家來的如此之快,也只有花家這等無上世家,才有如此天威!

    “不知道,這次花家老的,是哪位大人?”

    楊家老祖滿臉興奮,就要喝令打開護城大陣,迎接花家來人。

    畢竟花家乃是九州的萬古世家,傳承十數萬年,底蘊與地位都恐怖無比。

    金南州與啟州雖同為上州,但啟州卻是九大州之一,僅次于天域。

    在九州的超級宗門世家,實力要比上州強太多了。

    “等等!好像有點不對!”

    楊家老祖天狼老祖猛地一喝,目光疑惑道。

    “啟州花家,以刀著稱,什么時候有用劍的強者了?”

    地狼老祖也同樣是搖了搖頭。

    火狼老祖聞言,頓時將口中的話吞了回去。

    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

    只見到。

    虛空中那璀璨的劍芒漸漸消散,現出一個人影。

    那人影乃是一黑發青年,其長發飄然,手握斷裂木劍。

    但那木劍之上,卻是有著無盡的仙輝霞光。

    沒有人能夠想到,就是這柄斷裂的木劍,直接洞穿了六宗無數法陣,斬殺了數萬修士。

    更是將玄陰掌教與伏魔老祖直接劈成兩截。

    那青年仗劍傲立,凌駕在所有人頭頂。

    他雙眸睥睨,無喜無悲。

    但那股氣勢,在一時間讓六宗百萬修士不敢動彈,就連諸多真君,也同樣如此。

    “這青年是是?難道是花家這一代的赤戰天榜上的天驕?”

    地狼老祖奇怪道。

    大殿內沒有人回答,眾人同樣一頭霧水。

    就在這時,一位楊家小輩突然叫出聲來:

    “他……他不是北冥州圣祖城的,陳真君嗎?!”

    “是他!”

    “他手中的那柄木劍,乃圣祖城的祖器破天劍!”

    這時,一位楊家高層也猛地的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一愣。

    “我說怎么覺的有些眼熟,原來是破田劍!”

    “不是說這柄天寶已經破損,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嗎?”

    “師長華此前拿著此劍,屢次被水云宗修士擊退,為何今天這一劍,卻有如此神威,難不成,破天劍復蘇了?”

    天狼老祖皺眉道。

    “老祖,我們要迎他進來嗎?”

    這時,楊家家主輕聲請示。

    一時間。

    整個大殿內的氣氛一變。

    眾人面面相覷,臉上皆是有些尷尬。

    雖然他們不知道陳遠是如何從秘境中出來的,但五年前,紫晴自秘境出來后,他們已經得知,楊家三位大真君,都是死在陳遠手下。

    而且,就在方才,他們還對陳遠恨之入骨。

    可楊家此時已經陷入絕望,陳遠一劍天來,神威赫赫,讓楊家眾人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咳咳咳,這個還是等會再說!

    “現在六宗修士并沒有退走,而且我們也無法保證那六宗宗主是否會因為陳遠到來,離開這里!

    “若貿然打開護城大陣,到時候被他們攻進來怎么辦?”

    “而且,誰又能保證,這個陳遠會不會是跟那六宗在演戲給我們看?”

    一位楊家長老見三位老祖沒有開口,頓時開口說道。

    三位老祖聞言,頓時額首。

    大殿內的決定,城內城外的眾多修士并不知曉。

    陳遠手握青鋒,俯瞰六宗修士。

    城內城外,無數中州修士驚呼吶喊。

    “水云宗宗主何在!”

    陳遠目光掃過眾人,淡漠說道。

    “嘶嘶嘶嘶!”

    這時,虛空中響起一陣陣撕裂的聲音。

    那原本被斬裂的玄陰掌教與伏魔老祖,各自運用功法,吸取漫天紫海之力,重新恢復肉身。

    他們目光陰寒,死死的盯著陳遠。

    被人一劍斬碎肉身,身為一宗之主的他們,臉色又怎會好看?

    面對瞬間恢復的兩人,陳遠并不驚訝。

    金丹修士本就難以殺死,更何況,這六人皆是金丹后期的大真君,且在這魔道陣法之下,更是難以殺死。

    這種一宗之主,又是傳承與魔道,更是掌控了不少保命之法。

    “你竟然敢對我們下手,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玄陰掌教一臉的陰毒。

    “你是誰?竟然對我們出手?”

    靈龍洞主目光炙盛,渾身銀芒暴漲,戰意獵獵。

    “破天劍?你是圣祖城的祖人?”

    水云宗宗主看向陳遠手中的木劍,眼睛微微一咪,冷冷說道。

    他修煉數千載,但外表看起來卻宛如少年。

    只是他的肌膚,呈現淡淡的紫色,有些滲人。

    尤其是他的雙瞳,更是不時閃過一抹血光。

    六宗聯軍,以水云宗為首。

    這六人,水云宗宗主的實力也是最強的,達到半步天君的地步。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