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050章 神子去向
    “轟!”

    那劍光璀璨到了極致,如同九天降落的仙劍。

    虛空中的人影與木劍,已然徹底合二為一,化作一道無比璀璨的天輝,瞬間洞穿無相山重重法陣,猛地將一位老圣主直接斬殺。

    隨后。

    那劍鋒一轉,在瞬息間又將另外一為老圣主的半邊身子直接斬開。

    “這是什么劍術?!”

    剩余的幾位圣主長老們,無不雙眼駭然,紛紛爆退。

    陳遠這一劍,竟是能夠擊穿無相山的諸多法陣?

    要知道,他們雖然此刻并沒有操控這些法陣,但這只是代表著這些圣主并不能利用這些法陣來加持己身罷了,并不代表這些法陣就是死物。

    恰恰相反,這些被激活的法陣,可是號稱能夠抵御星君的攻擊。

    “這一劍,是我替祖人天君所斬!

    陳遠面色如冰。

    這門天劍決,乃是無上劍術神通。

    這門神通十分恐怖,乃是一位劍仙所創。

    據說,那名劍仙曾經縱橫無數界面,哪怕面對比其高境界的強者,也毫不退讓。

    僅憑一柄飛劍,或許還無法展現出這門劍術神通的真正威力。

    若是能夠收集上百成千,帶有自主神識的飛劍,同時激發而來,那么這威力得多么恐怖?

    “殺!”

    他伸手接住這柄銀輝木劍,再次一劍斬下。

    無邊劍氣,縱橫百里。

    無相山此刻,再也無法抵擋。

    諸多弟子,被這劍氣斬的潰不成軍,血流成河。

    就連那老圣主相要反抗,都被陳遠一劍斬殺。

    這一日。

    無相山尸橫遍野。

    被號稱為赤戰第一不朽道統的無相府,從上至下,諸多弟子天軍,足有百萬,幾乎被陳遠一人殺決。

    自這一日后。

    陳遠徹底登臨赤戰大陸之巔!

    ……

    陳遠血洗無相山之后,來到無相府之中的藏寶閣中。

    將這些無相府視若珍寶的丹藥法寶,盡數收入空間戒指之中。

    “嗖!”

    隨后。

    陳遠抓著修羅,直接殺入那處最為隱秘的小世界之中。

    這片秘境之中,面積并不大,只有方圓數百里大小。

    但這里法則浮現,虛空中道則轟鳴。

    大地之上更是生長著無數奇花異草,甚至不乏萬年天藥。

    這里雖不如陳遠此前在三淵古中的那方小世界,但在這赤戰大陸來說,已然是最為頂尖的無上道土。

    “轟轟轟!”

    無相山殘余的天君圣主,拼死抵抗,但陳遠殺意已決,沒有絲毫的留守。

    “嗖嗖!”

    浩蕩劍氣直沖蒼穹,撕裂虛空。

    最后一位天君后期的圣主被陳遠直接斬殺。

    在他死后,整個無相山,徹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與勇氣。

    僅僅只剩下幾個長老,率領數百弟子,盡皆跪伏在地,乞求陳遠饒命。

    “陳某說過,要踏平無相山,便絕不會空言!

    陳遠一手拎著修羅說道。

    在他面前,那幾個無相山的長老盡皆色色發抖。

    這些長老雖然是天君修為,但早已被陳遠殺的失魂落魄,又哪里還敢反抗。

    其余無相山弟子,更是跪倒在地,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他們心中有恨,但更多的卻是驚恐與悲涼。

    執掌赤戰百州數十萬載的無相山,今日居然敗在一人手中?

    不要說他們了。

    就連許多圍觀的諸多修士,一時間也是不敢置信。

    無相府為赤戰第一道統,統御百州數十萬載,難不成只有一個修羅天將出來?

    傳說中真正的星寶在哪?

    無上殺陣在哪?

    難不成,當年滅羅星君就這樣死了,沒有留下任何的后手不成?

    “呵呵,若非我族神子攜星寶以及無上陣盤離去,你又怎能如此狂妄!

    修羅冷笑道。

    “哦,是嗎?”

    “區區神子,不過是金丹修為,彈指可斬!

    陳遠毫不在意。

    “哈哈哈,無知!

    “區區神品金丹,又怎敢號稱神子?”

    “我宗神子,乃是星君后裔,是星君大人晚年生下的幼子!

    “若非為了得到那無上機緣,我宗神子早在二十萬年前就已證道星君之位!”

    修羅放聲狂笑,眼中充滿了輕蔑。

    “滅羅星君的幼子?”

    陳遠眼睛微微一咪。

    在修行大陸,修為越強大的修士,便越難生下子嗣。

    如渡劫大能,若是想要生下一個子嗣,恐怕要花費十幾二十萬年的時間,而且未必能有結果。

    可若是一旦生下,其天賦必然驚天動地。

    一個星君大修士,在晚年所生子嗣,天賦必然在那云無名之上。

    更何況。

    他還攜帶了星寶以及無上殺陣的陣盤。

    如此危險的人物,陳遠必須得知道他的去向。

    否則,這對祖人來說,終究是一個天大的后患。

    “他去哪了!

    陳遠冷冷問道。

    修羅放聲大笑,毫不理會,看向陳遠的雙眸,滿是輕蔑。

    “嗖!”

    陳遠彈指而出,一道銀輝直接貫穿修羅,將其直接徹底絞殺。

    橫壓一世的修羅,就此隕落。

    陳遠看修羅的眼神就已經知道,他絕不會說出那神子的去向的。

    “你說!”

    陳遠看向跪在右側的一個白發長老,冰冷問道。

    他雖問著,但心中卻是隱約有了答案。

    那白發長老身形微微一顫,眼中露出一絲掙扎。

    但最終還是叩首應道:

    “回稟大人,修羅所言神子,應該是我宗神子滅陽!

    “他乃是滅羅老祖的幼子,在老祖晚年時,親手封印在了無相山深處,以無上靈氣蘊養!

    “三十年前,他破關而出后,一直在無相山中,但在三年前,他帶著星寶以及無上陣盤,還有一批與他一起封印起來的天將,離開了這里!

    “據說,是前往某個界面,爭奪那無上機緣了!

    “大人,我身份低微,只知道這些事情,還請大人恕罪!

    說完。

    那長老再次叩首。

    “某個界面,機緣?”

    陳遠眸光一冷。

    在聽到這兩個詞后,他知道,與他所猜想的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