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066章 百宗聯治?
    “哥哥……”

    壯壯數次想要起身開口,但都被南門天所壓下。

    此刻大殿之中,天君齊聚。

    壯壯雖是圣子,但卻只是凝道修士,根本輪不到他插嘴。

    “按照各位的意思,是放過他們?”

    “甚至還要給他們一些好處,優待他們,讓他們好放心敞開山門,繼續行走與赤戰大陸?”

    陳遠似笑非笑。

    “如此甚好,化干戈為玉帛,豈不又是一樁美談,千百年后,眾人定當歌頌天君之德之量!

    黑紋教老祖大聲叫好。

    “最好是承認六大不朽道統的地位,讓他們與誅仙宗共存天域,要知道,當年滅羅星君崛起時,都不曾將他們踏滅,反而與其結盟,同氣連枝!

    “六大道統與無相府,想來是聯手統御百州,此乃長久之策!

    圣火宗老祖點頭道。

    各宗老祖,盡皆點頭贊同。

    紫晴甚至看到,就連一開始'站'在陳遠這一邊的歸元老祖,此刻也笑瞇瞇的應和道。

    這一刻。

    她心中一寒,總算明白過來。

    各大天君老祖,早已經聯合起來,想共同對抗誅仙宗這個新崛起的神宗。

    這些老祖雖然未必都喜歡藥圣門等,但為了遏制誅仙宗與陳遠的鋒芒,只有讓六大不朽道統依舊存在,對他們的利益來說,才是最穩妥的。

    誅仙宗如今看起來雖然很強,但六大不朽道統與諸多天宗聯起手來,未必會懼怕他們。

    若真是如此。

    誅仙宗想要獨尊百州,顯然是不可能的。

    '陳遠,你該如何應對?'

    紫晴雙眸望向陳遠。

    在這大殿之中,雖然沒有戰火彌漫,但同樣是一場大戰。

    五年前,無相山那一戰,展現了陳遠強悍的戰力。

    而如今,他能夠壓下各宗,就得看他的手腕能耐了。

    一個人純靠實力,顯然是沒辦法統御赤戰百州的。

    “哦,你們的意思就是說,我不能攻打藥圣門等了?”

    陳遠托了托下巴,眼眸閃爍,臉上的笑容漸漸內斂。

    “誅仙宗新立,若貿然打開殺戒,實屬不智!

    玄陰老祖緩緩說道。

    “那可是星君所布神陣,即便是當年的滅羅星君,都未曾出手,陳天君可要思慮清楚!

    黑紋教老祖皮笑肉不笑。

    “天君要慎重決策!

    最后。

    就連天微宗都開口了。

    天微宗在諸多天宗中,乃是前三的存在,更隱約是第一天宗的存在。

    他們在明面上只有三位老祖,但實際上卻是有著五位之多。

    這一次,五大老祖盡皆前來,各個氣息縹緲,實力強悍。

    尤其是為首老者,更是氣息縹緲,宛如九天嫡仙。

    單論修為境界,這老者已然是天君中期。

    老者身為'第一'天宗老祖,極少開口,字字如金。

    而此刻。

    南門天以及王家老祖,還有那些散修,都是面色肅然。

    “大人……”

    就連大長老都有些動搖,想要開口勸說。

    畢竟殿中的情形,誰都看的清清楚楚。

    祖人一族與誅仙宗雖已崛起,但也無法逆著整個赤戰百州。

    而此刻。

    陳遠輕輕擺手,卻是直接打斷了大長老的話,緩緩長身而起:

    “若本尊執意而行呢?”

    “陳天君,您若真要執意攻打六大不朽道統,那便是逆我百州天宗之意,雖能逞一時風頭,但必然會被整個赤戰大陸所抵制!

    “您與誅仙宗雖強,但再強,還能強過整個赤戰大陸不過?”

    有天君老祖冷冷說道。

    大殿之中諸多天君,雖然端坐兩旁,但隱隱連成一線,盡皆望向陳遠。

    眾人臉色一片肅然,顯然是不會支持陳遠所為。

    這一刻。

    不單單是大點之中一片寂靜,整個無相山上下,都同時一靜。

    無數修士紛紛抬頭,望向山巔大殿。

    眾人知道,決定赤戰百州的關鍵時刻,終于來臨了。

    究竟是陳遠與誅仙宗獨尊。

    還是各宗聯合統御,就在此一刻了。

    “天君實在有些不理解!

    “陳天君雖然戰力超群,一人摧毀了整個無相府,但想要壓服整個赤戰大陸,只能徐徐圖之,切勿操之過急!

    “若有個數百年的時間,慢慢來分化各宗各教,拉攏諸多老祖,許以利益,軟硬兼施,今日絕對不會是這個局面啊!

    星月宗星瓏長老輕嘆一聲。

    一旁的龐念影也是輕輕點頭。

    她們身處星月宗這等龐然大物,又統領數萬弟子,自然清楚其中輕重,知道僅僅憑借力量,是無法真正統治的。

    這些弟子哪怕表面尊敬,但一旦實施命令起來,卻是陰奉陽違。

    雖說是修仙界,但種種情況卻與俗世并無區別。

    大長老見狀,也是輕嘆一聲。

    他有些自責,自責有些事情沒有提前想到,與陳遠說清楚。

    在大長老看來,陳遠終究還是年輕。

    修仙至今,最多百余年,這個歲數對凡人來說或許已經足夠長了。

    但對修仙者來說,這只不過是一個稚嫩的學徒罷了。

    許多洞明的學問,還無法通達。

    人情關系,利益相交,也無法融貫,才會鬧出這般局面。

    而且。

    這次開山立宗,祖人一族想要立威,甚至還對整個赤戰大陸進行了影像直播。

    無數修士,都在大街小巷看著這一幕。

    而那些有著一定身份地位的宗門世家高層,則是穩坐在先機閣之中,談笑風生。

    “這陳遠確實有些不明智,他莫非以為,以武力打下無相府,就能統御百州了不成?天下哪有這等易事?”

    “當年滅羅星君君臨天下時,百州之中,不一樣有著天宗陰奉陽違?”

    “呵呵,力量是統御百州的基礎,但想要真正的統治赤戰大陸,這陳遠還嫩了不少啊!

    諸多真君一邊享受靈茶靈酒,一邊談笑。

    有許多修士對陳遠這個赤戰第一強者,心存妒忌。

    他們雖然口中沒說,但心中卻是這般想的。

    要知道。

    在他們看來,陳遠不過是祖人這個下族出生的子弟。

    那些子以為身份高貴,血統崇高的世家子弟,天宗天驕弟子眼中,陳遠不過是一朝得勢罷了。

    與此同時。

    無相山大殿之中。

    “哈哈哈哈哈!

    陳遠突然的放聲狂笑起來。

    諸多天君則是眼眸微微一凝,盡皆望向陳遠。

    ………………………………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