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072章 踏滅
    “這怎么可能?!”

    藥圣門祖殿之中,諸多長老高層,更是呆若木雞。

    那張長老愣了愣后,驟然暴跳而來,驚呼出聲,一臉的不敢置信。

    這可是號稱防御無敵,除卻星君之外,能抵抗任何攻擊的神陣啊。

    這怎么可能被那陳遠一指就給點破了?

    不僅僅是這張長老不愿相信。

    藥圣門諸多弟子,無相山上眾多賓客,乃至赤戰百州,無數修士,一樣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尤其是諸多天君老祖,更是要將眼睛都瞪出來了。

    要知道。

    他們的宗門護宗法陣,比起藥圣門來,可是弱上了不少。

    陳遠能夠一直擊破藥圣門的護宗神陣,要么要是想踏滅他們的宗門,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啊。

    “這不可能!這是化星一指!你才僅僅只是金丹,怎可能做到?!”

    藥圣門宗主先是一愣,隨后猛地跳了出來。

    他聲音沙啞,穿透重重法陣,直接傳到了陳遠耳邊。

    “化星一指?!”

    眾人聞言,盡皆疑惑。

    幾乎大部分人,都沒有聽過。

    而無相山大殿之中,許多天君也未曾聽聞。

    他們將目光都匯聚到了天行者以及天微宗宗主身上。

    在場所有人,也只有他們兩人曾經聽過這個所謂的化星一指。

    天微宗老祖神情鐵青,一言不發,沒有開口。

    但他眸中光芒,卻是劇烈閃耀著。

    至于天行者,則是露出一絲笑容,輕輕咳了咳,環視整個大殿諸多天君,淡淡道:

    “所謂入星,指的是天君巔峰修士,參悟無數法則,在天道法則上已經走的非常的深,已經要將天地法則融入自身,窺探大道,距離星君僅差一線之隔!

    “到了此事,才能偶感天道,施展出堪比星君的一擊!

    “這一擊,乃是順應天道,已經窺探到了星君領悟!

    “威能雖然不如真正的大能一擊,但已經有其幾分威能,遠非天君所能抵抗!

    “那藥圣門護宗陣法,乃是星君所布,若非同等級別手段,又怎能破開?”

    說到最后,天行者輕笑出聲。

    在聽完他所言之后。

    整個無相山大殿之中,諸多天君老祖都愣住了。

    無數天君臉色難看至極,無法相信。

    但在見到天微宗老祖的面色鐵青,且沒有開口反駁。

    眾人心中頓時一涼,直接這事必然是真的。

    一時間。

    大殿之中一片死寂。

    許久之后。

    才有人低著聲音,吶吶自語。

    “他才僅僅只是金丹啊,就能一擊窺入星君之道!

    “若他入了天君,豈不是能夠斬殺星君了?”

    這一刻。

    不僅僅是大殿中的諸多天君,就連百州修士,都盡皆無聲。

    與此同時。

    陳遠將手指收起,身形化作一道金芒,直入藥圣門群峰之中。

    其實。

    他那一指,倒并非天行者所言那般。

    陳遠終究還只是金丹境界。

    雖然閉關五載,一身修為已經深不可測,來到金丹巔峰。

    但這也無法跨越三個境界,其中還有一個大境界。

    但天行者的解釋雖然并不是完全正確,卻也相差不遠了。

    陳遠無法打出化星一擊,只是僅限于修為。

    但他對天道法則的感悟理解,要比起那些困在天君巔峰的修士,乃至藥圣門的先祖星君,都高了不少。

    這座由法則形成的神陣,在其他人眼中,神圣高聳,不可觸犯。

    但在陳遠眼中,這不過是死物罷了。

    法則運轉,本身就并非完美,而是存在諸多漏洞。

    除非你能融入天道間所有法則。

    更何況,這百萬年來,藥圣門也沒有再出過星君了,根本無法去修補這座神陣,漏洞更是多的不行。

    早在陳遠來到藥圣門的時候,他的神念已經探入方圓萬里,將整個神陣籠罩在內。

    在他的神念面前,這座破漏的神陣,輕易便被琢磨透了。

    所以。

    當陳遠一指點出。

    整個神陣,應聲轟塌。

    陳遠所動用的力量不大不小,恰到好處。

    就如同積木一般,只需要點在一個木體上面,就能摧毀整個木塔。

    “轟轟轟!”

    此刻。

    藥圣門的神陣,已經發出陣陣轟鳴之聲,震動天地。

    無數紫雷云霞四射而開,那銀色天幕,更是劇烈顫抖起來。

    整個神陣,駭然面臨崩潰。

    而身處中間的藥圣門群峰,更是隨之晃動,似是隨時都會傾覆一般。

    這其中有著因為陳遠這一指的原因,更因為此陣已經有百萬年以上歷史,無人修補,本就快走到了盡頭。

    但藥圣門眾人并不知道這些。

    整個赤戰大陸也沒有人知道。

    他們此時驚恐無比。

    在見到陳遠進入群峰之后,甚至連抵抗的勇氣都沒有,許多修士紛紛開始逃竄。

    畢竟連神陣都被陳遠摧毀了,眾人又哪里還有心思與勇氣去抵抗。

    “嗖!”

    陳遠直接化作一道金芒,一路橫行,無人阻攔,直接駕臨群峰中央的祖殿之中。

    “轟!”

    一道玄黃驟然射出,現出兩位老者與一位老嫗。

    這正是藥圣門僅剩下的三位天君老祖。

    “陳遠,你竟敢闖入我宗門之內,我藥圣門絕不會放過你的……”

    藥圣門門主指著陳遠,眼中滿是憤怒與驚恐。

    身為不朽道統,傳承百萬年以上,何曾受到如此羞辱?

    哪怕在當年有三位星君鼎立的年代,藥圣門都沒有被人打上門過。

    “殺!”

    陳遠根本懶得理會。

    當藥圣門拒絕打開山門,啟動神陣時,他們就已經是死人了。

    更何況,若是不踏滅藥圣門,又如何真正的威懾百州,讓那些天宗的老油條,聽從誅仙宗號令。

    “撕拉!

    陳遠眼眸金光一閃。

    一柄似虛似實的金色天戟,猛地撕裂虛空,憑空飛出,如同彗星滑落。

    “天鼎來!”

    藥圣門老祖剛剛祭出一尊千丈丹鼎,就見那金色天戟直接閃過,輕易洞穿了他的頭顱。

    天戟橫空而過。

    將身旁的兩位老祖一同斬殺,連肉身帶神魂,無不斬滅。

    三位老祖死后。

    陳遠直接祭出諸多天劍,組成天劍陣。

    虛空中。

    一道道璀璨的流星劍氣,將整個藥圣門群峰盡數籠罩。

    劍氣席卷,群峰血流成河。

    …………………………………………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