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130章 異族涌動
    當外界各大勢力以及普通人都議論紛紛時。

    各大國家的修煉界也同樣吵得熱火朝天。

    他們激烈討論,都在確認陳遠的等級。

    自天地大變,地球屬于修煉者的時代降臨之后。

    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涌現了無數修煉功法。

    為了統一稱呼,各個大國機構,都一同推出了新的修煉等級。

    這個修煉等級,將修煉者共分為了五個級別。

    用A、B、C、D、S等。

    這些級別的含義,已經與以往有著很大的區別。

    如今D級,代表著是最普通的煉氣者,B級,則是代表著踏入筑基,C級則代表筑基中期,A級則是筑基巔峰,S級,則是一位著凝道境界。

    至今金丹真君,則是采用了Z級,整個世界都寥寥無幾。

    每一位金丹真君,都是可鎮壓一宗一族乃至一國的存在。

    此刻。

    無數人都在討論,陳遠究竟是凝道境界,還是金丹真君。

    “這還用說啊,十三年前,陳遠還沒消失的小事,他就曾斬殺了諸多秘境以及西方神靈,隨后更是斬殺了那外域紫瞳一族,這必然是金丹真君啊!

    西方的強者開口說道。

    “呵呵,這么多年過去了,誰時候他不會倒退的?七年前云山覆滅,他沒有出現,這必然是受傷了!

    “況且,陳遠從未展現出金丹真君的威壓,以及獨特的金丹領域,又憑什么認定他已經邁入了金丹境界!

    有來自倭國新崛起的強者冷笑反駁。

    “我還聽說這陳遠曾經橫渡虛空,去到了另外一個界面!

    “他錯過了天地大變的黃金時代,哪怕他已經邁入了金丹,也最多是一個金丹初期罷了,比如今夏國暗部那幾人強不了多少!币晃幌膰吓菩奘空f道。

    這位修士所說的話,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贊同。

    陳遠消失十三年,離開地球,通過上古法陣橫渡虛空的事情,眾人差不多都已經知道了。

    如今地球上的靈氣,已經遠超其他荒棄界面,陳遠去到那些大陸,顯然修煉要慢于同代強者。

    而邁入金丹之后,修為到底有多困難,所有人都知道。

    哪怕以夏國如今天賦最強大的天罡,修成金丹已經四年了,如今卻依舊卡在金丹初期,沒有半點進展。

    “真是可惜了啊,陳真君曾是一個時代的無敵強者,卻因為離開而泯沒眾人!

    “他若沒有離開,本來是地球上的最強者,甚至如今依舊能夠保持領先的地位!

    許多人都在感嘆。

    此刻。

    無論是網絡,還是現實,都有不少人為陳遠感到惋惜。

    “哎,這對陳真君來說,確實是可惜了!

    “若是陳真君當年沒有離開,而是留在地球,如今恐怕已經是金丹巔峰的存在了,用不了多少年,必然會是世界上第一個突破天君的人物!”

    “我夏國若是多了一位天君坐鎮,又何須畏懼各大異族,以及各大圣地啊!

    各大古門高層齊齊長嘆。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已經能夠隱約觸碰到金丹之上。

    那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層次,已經觸摸到了法則,與天道融合。

    舉手投足,都能引動天地之力,可讓千里崩塌,山河破碎,壽元更是達到數萬載,與天齊壽。

    各大修煉圣地背后,正是有著天君坐鎮,才讓各個大國畏懼不已。

    就連各大異族,背后都很可能有天君坐鎮。

    若是陳遠沒有錯過這個機會,能夠成就天君。

    那么他們在面對這些外來強者時,又何須如此。

    “錯過就是錯過了!

    暗部上一任部長微微搖頭。

    他雖然對陳遠十分贊賞,但心中也知道,陳遠此刻最多也就是金丹境界罷了,根本不可能已經邁入天君。

    只有邁入金丹之后,才知道元嬰天君是何等的艱難。

    一旁的天罡也是苦澀的點了點頭。

    如今天罡是整個夏國天賦最高者,但他有種感覺,哪怕如今天地大變的情況再維持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他距離天君依舊是遙不可及。

    這是仙與凡的區別。

    “那我們還要去聯系陳真君嗎?”

    有暗部成員開口詢問。

    畢竟如果只是一個金丹的話,對如今夏國所面對的局面,起不到任何作用。

    “當然要聯系了!”

    “云山為我夏國立下了多少功勞,陳真君更是我夏國乃至全世界人類的一個旗幟!

    老部長斬釘截鐵道。

    與此同時。

    不僅僅是在暗部。

    在昆侖,在諸多古門,諸多隱門以及諸多修煉界的宗門,都有著這番對話。

    眾人無不為陳遠感到惋惜。

    但陳遠此刻仍舊是金丹級別的強者,依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只要他還在的一天,夏國各宗依舊會敬重他。

    但在其他國家中,以及諸多異族中,則是完全另外一番的景象。

    ……

    西歐,一處不知名的小島之上。

    一處綻放在血海中的古老城堡,數十位身披黑袍,雙眸赤紅如血,臉色異常蒼白的吸血魔族,正圍著圓形長桌而坐。

    這些吸血魔族,都是純血,每一個的修為都在凝道之上,其中更是不乏有金丹級的強者。

    在四周,有著不少一頭金發,身材火爆的侍女們。

    她們不斷將各種食物端上圓桌。

    有吸血魔族餓了,或者興致一起,直接將這些侍女拉了過來,一口咬在這些女子的脖子上,將她們體內的血液直接吸干,瞬間將其化作干尸。

    周圍其他侍女見狀,無不膽顫心驚,但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依舊畢恭畢敬的侍奉著。

    “陳遠?”

    “當年就是他屠戮了我族留在中土界面的子民嗎?”

    一位位居首席的長老,緩緩開口。

    在他周圍,還有如他一般的七位吸血魔族,修為盡皆是金丹。

    他們身上的黑袍,都是金邊紅底,這是吸血魔族長老的標志。

    “不錯,正是他!

    “當年我等追隨真陽殿的天將打人,攻破云山,但并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如今他剛一出現,又擊殺了我族幾位族人!

    一位身穿赤色鎧甲的血族低頭說道。

    ……………………………………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