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131章 擔憂?
    “呵呵,區區金丹罷了,派血將將其斬殺就是!

    “老祖以及諸多長老如今正跟隨各位大人,正在攻打那仙境,哪里有功夫理會這等小小金丹!

    右側的一位長老冷笑道。

    “嗯!

    其余七位長老,盡皆點頭同意。

    吸血魔族的血將,總共有五位,這五人都是金丹修為,而且還率領著五百位純血吸血魔族,專門用來斬殺那些忤逆者。

    吸血族的諸多長老相信,陳遠哪怕再強大,也不可能能夠擋得住五位金丹血將的圍攻。

    與此同時。

    不僅僅是在吸血魔族。

    一位位一族,盡皆派出不同的金丹強者,朝著夏國而去。

    這些異族強者,都是從其他界面,橫渡虛空而來。

    他們將整個中土界面的人類,都視若螻蟻,生殺隨心,又怎會在意一個區區夏國的陳遠呢?

    與此同時。

    無寂寺、青陽教、玄雷宮、九陽功等修煉圣地,也同樣發出陣陣冷哼聲。

    一道道恐怖無比的神念,橫渡虛空,互相交流。

    “區區凡人螻蟻,竟敢如此挑釁我等!

    “這中土界面,恐怕是忘記了我等的手段了!

    “先不急,此人天賦還算不錯,可以先派人將其招下門下,若是他愿意拜入我等宗中,可以恩賜一個外門弟子給他,日后也能為神子殿下們的事業貢獻一分力量,哪怕不行,也還能當個走狗!

    “若是不入我宗,那便等莫清柔登臨金丹之后,讓她直接去將那豎子直接斬了,已示天下!

    “如此甚好!

    諸多神念瞬間如潮水一般退去。

    此刻。

    玄雷宮一間密室之中。

    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渾身籠罩在層層紫雷神光之中。

    她此刻微微皺眉,修為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其體內雄厚的真元,不斷開始凝聚成丹,似乎=是下一刻,都要透體而出,沖天之上。

    ……

    與此同時。

    陳遠帶著晉蕓還有小光頭,離開樓閣,找到了陸坤。

    “師尊,您沒事吧?”

    陸坤已經知道了濟市所發生的事情,此刻眼中滿是興奮與激動,但眼底深處,還有著一絲忌憚。

    他興奮激動的是,陳遠的修為還在。

    他擔憂的是,陳遠斬殺了諸多異族,而如今地球上的格局,已經與當年截然不同,這必然會引來各大異族的圍攻。

    “師尊,輕麗那孩子已經跟我說了會館中的事情,我也已經教訓了她一頓!

    “無妨,她年紀還小,況且事情都是她的幾個同伴而為,我已經給了懲戒!

    陳遠淡淡說道。

    陸坤看在眼里,心中十分清楚。

    陳遠這番話,代表著莫輕麗與陳遠之間,再無任何關系了。

    陸坤對莫輕麗還是十分寵溺的,哪怕此前陳遠看起來毫無修為,陸坤依舊想讓莫輕麗拜入陳遠門下。

    陸坤心中清楚,自己的師尊所掌握的功法,要比除卻那幾大修煉圣地外的其他宗門,還要強大。

    但如今看來,這個想法算是徹底沒有希望了。

    陸坤心中輕嘆一聲,隨后似是想到了什么。

    “對了師尊,莫家莫海送來請柬,邀請你去國都一趟,說是有事要商量!

    “莫海?”

    陳遠聞言,臉色露出一絲有些奇怪的微笑。

    莫海,莫清柔的父親。

    在莫家之中,他的地位遠沒有莫清柔的叔叔莫天銘高。

    在當年陳遠還未真正崛起的時候,莫家一度想要與陳遠結交,甚至想要將莫清柔許配給陳遠,但都被莫海拒絕了,因為當年他的想法是想要將莫清柔許配給昆侖古境中的宗門天驕。

    莫海此人,目光短淺,見風使舵。

    陳遠對這種人,顯然是不待見的。

    如今。

    隨著莫清柔成為玄雷宮的閉門弟子,即將成為金丹,身為莫清柔的父親,他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現如今,莫海地位崇高,隱約周旋于玄雷宮以及各個國家之間,還以玄雷宮代言人自居。

    陳遠了解到,莫?雌饋硎切讓m對外的代言人,但從嚴格的意義上來看,他不過是玄雷宮散養的一條狗罷了,就連奴仆都不算。

    以玄雷宮等修煉圣地的心里,絕對不可能將一個筑基初期的凡人放在眼中的。

    而明白這一點的,不僅僅是陳遠,莫家所有人都非常明白,就連莫清柔心里也非常清楚。

    也正因為如此,莫海的弟弟莫天銘,也不屑于他為舞,更是將自己的女兒從國都送到了陸坤這里。

    陳遠相信,莫海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身份,這就如同戰爭時期的偽軍一般,

    但他卻甘愿如此,那么這請柬,就有些值得玩味的。

    “師尊,這并不是一定要去的!

    陸坤顯然也明白這些,知道莫海是在為各大圣地賣命的走狗,這一次畢竟有些蹊蹺。

    “無妨!

    陳遠笑了笑,接過那請柬。

    有些事情,是該和那些修煉圣地的修士好好算算了。

    而在陳遠回歸陵南的消息,根本無法瞞住。

    第二天,青州乃至陵南省大大小小的人物,盡皆來到了云嶺山莊,前來拜見。

    但這些人一律都被小光頭擋住了。

    有幾位凝道修士不服氣,但小光頭僅僅露出了一絲金丹的氣息,便直接將他壓服在地。

    其他人見到之后,無不驚懼,紛紛將禮物放下之后,便乖乖離去。

    而那些與云山有舊怨的宗門世家,更是驚恐無比。

    他們的老祖親自前來云嶺山莊,想要拜訪,但卻連云嶺山都進不去,就被一道金光所打飛出去。

    莫輕麗此刻站在山莊之外。

    她親眼看著,哪怕是那些陵南省跺跺腳都會讓一省震動的阿任務,都在晉皓面前畢恭畢敬。

    他們甚至連陳遠都沒有見到,就被直接打發下山。

    “你是莫清柔的妹妹?”

    小光頭扭頭,望向莫輕麗。

    “是的,晉皓叔!

    莫輕麗微微低頭。

    此刻,她隱約知道,晉皓絕對不是普通的修士,至少也得是凝道境界,甚至是在這之上。

    “天賦馬馬虎虎,可是有眼不識泰山啊,你竟然錯過了我師父,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小光頭一臉無所謂說道。

    他已經知道會館中的所有事情。

    莫輕麗聞言,猛地握緊拳頭,眼中羞憤交加。

    “晉皓叔,我固然沒有認出陳真君,但您說我這輩子就這樣了,這可未必!

    “況且,陳真君哪怕再強大,也就是一位金丹罷了,如今地球上金丹又有多少,你應該比我清楚!

    “況且我姐姐如今是玄雷宮弟子,馬上也要證道金丹了!

    “而且聽說,如今好多異族,已經對陳真君發下通緝令了!

    “現在該擔憂的,不應該是啊,而是晉皓叔叔跟陳真君吧。!”

    ………………………………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