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518章 黑水陣
    “此次比陣,為本次比試的第一局,要求煉制黑水陣,限時一日,不限制任何材料,陣紋,等等。”

    “勝者生,敗者死!”

    當監考官此言一出,整個玄靈古城都為之一靜,許多陣法師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竟然是黑水陣?這難度太高了吧?”

    “估計是維持秋要求的,若不是這種奇門陣法,又怎能體現出他的實力?”

    “那小侍女恐怕是要糟了啊。”

    “我覺的是那陳遠不敢出面,所以才派出自己的侍女出來,以免自己當著天下人的面丟人。”

    “你想什么呢,這次比試若是他的侍女輸了,他一樣無法活著離開的,這可是之前就談好的。”

    “不錯,他的侍女若是輸了,那么他就要上場了,到時候你認為他還能避免?”

    許多人聽到要布置黑水陣之后,頓時議論紛紛。

    原本對陳遠一方不看好的,此時就更加絕望了。

    李寒等人在聽到黑水陣之后,盡皆搖頭。

    “爺爺,黑水陣是什么?”

    在看臺之上,臻臻與其爺爺來到了這里,此時臻臻疑惑問道。

    “這是一種奇門陣法。”

    老者臉色有些難堪,他知道這些日子里陳遠對自己的孫女多有照顧,因此他也不愿意看到陳遠因為比試丟了性命。

    “所謂奇陣,就是非常罕見、偏門的陣法。”

    “這不僅僅是材料難尋、成陣的條件十分苛刻,就連陣圖都無比難成。”

    “雖然奇陣的等級都不會太高,但一般只有頂級的星師才有把握。”

    “這種奇陣的效果也是十分的恐怖,同時也無比珍貴,因為能夠煉制的人實在太少,尤其是對一些特定的人群,有著比頂級星陣更好的作用。”

    “而黑水陣,是極其少數涉及到神魂之力的陣法,若是黑水陣的成色足夠圓滿,甚至可以重新塑造魂魄。”

    聽到自己爺爺所言,臻臻的臉蛋頓時有些慘白。

    陣法之道,有防守,有攻擊,有修煉,但涉及到神魂的陣法,往往是最難煉制,也是最珍貴的。

    最常見的陣法,就是防守以及攻擊陣法,有一些特定的陣法能夠用來增加修士的修煉速度,而恢復型的陣法,卻是極其少見。

    尤其是這種神魂的,哪怕是星君的神魂破碎,也不得不隕落。

    只有圣人,才能在神魂破碎之后生存下來。

    而黑水陣有機會重新塑造神魂,這得珍貴到什么程度?難道什么程度?

    經過一番科普,整個玄靈古城的人也都明白了,頓時對陳遠一方更加不看好了。

    要知道盛雪沁可是陳遠還弱的,這種陣法別說是盛雪沁了,就是陳遠或者其他天驕,乃至陣盟的大部分長老,都無法煉制成功。

    “這件事本不關你的事,你現在退出,讓那陳遠自己來應戰還來得及。”

    尉遲秋背負雙手,目光直視前方,淡淡說道。

    “放心,我家公子說了,贏了之后讓我不用殺你。”

    盛雪沁輕輕一笑,似是完全不將黑水陣放在眼中。

    “哼!”

    尉遲秋一拂袖袍,直接飛向自己所在的布陣區。

    布置陣法,需要的地方極大,尤其是一些陣法會引動一些雷劫,可能會殃及魚池。

    而盛雪沁此時也走向了自己所在的布置區。

    隨著監考官一聲令下,比試正是開始。

    “嘭!”

    尉遲秋率先開始,只見他雙手結印,虛空中頓時浮現八個陣圖。

    這八個陣圖閃耀著各種不同的顏色,虛空中更是浮現出陣圖中所隱藏的八種法則之力。

    隨后尉遲秋拿出各種罕見的材料,以法則之力融合灌注,直接在虛空中銘刻陣紋。

    他的手法行云流水,賞心悅目,頓時獲得無數女修士的驚呼。

    尉遲秋的種種手段,更是坐實了年輕一輩第一人的身份,還有圣師關門弟子的榮譽。

    “看來這尉遲秋有些能耐,說不定能夠替蘭月布置體內陣法。”

    李元淡淡說道。

    他說話時左右顧視一番,此時比試已經開始,卻還未見到蘭月仙子以及馮劍。

    “李公子,尉遲秋是我尉遲家的嫡脈,從小就受到頂級星師的教導,天賦更是出類拔萃,圣師也很早就關注了他,并且此前也傳授了不少陣法之術,他進入星師巔峰,是順水推舟的時候,假以時日,必然會成為我陣盟的第二位圣師。”

    尉遲康笑著說道。

    “這么說的話,尉遲兄必勝了?”

    一旁的李寒突然開口。

    “這是必然的。”

    尉遲康沒有絲毫猶豫開口。

    “呵呵,這天底下的事情,有什么是絕對的。”

    這時,那名身穿黑衣的女子緩緩開口。

    她正是來自天獸林的神女,只不過在場的人并沒有幾個知道他的身份,就連尉遲康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副盟主吩咐下來,任何人不允許去得罪這位女子。

    “哼。”

    尉遲康此時冷哼一聲,不去理會。

    而此時。

    盛雪沁似是對著眼前的諸多材料在靜靜的發呆哇,完全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陣盟這一次顯得非常的大氣,各種材料應有盡有,兩者的材料都是完全相同的,沒有任何的偏袒。

    至于陣圖陣紋,這是一個陣法師獨特的理解與領悟,與材料無關。

    可以說,一個陣法師所需要的,他們全部都考慮到了。

    到了陣盟這個層次,他們也不屑去玩這些陰的,只需要堂堂正正,他們就可以輕易的擊敗陳遠這兩人。

    于是。

    盛雪沁這種發呆,在許多人眼中,就是徹底的蒙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一時間。

    眾人將目光又望向了陳遠,而此時的陳遠,卻是雙眼微合,宛如在休息睡覺一般。

    “呵呵,這種時候入定睡覺?這怕是不敢面對慘敗的局面吧?”

    “不錯,我看這兩人之前連續通過考核必定有炸,一個陣法師怎么會連動手都不敢,這也太次了啊,就這也能通過星師考核啊。”

    不少陣法師嗤之以鼻。

    而這一幕,不僅僅是發生在云臺之上,玄靈古城各地都有觀眾搖頭不屑。

    原本眾人期待的可是一場盛大的比試,卻沒有想到會如此無聊。

    …………………………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