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影視世界當神探 > 1690章勾心斗角,衷心感謝(1更)
    有時候,越好說話的人越吃虧。

    路克才表示出不滿,對方就立刻轉變態度,沒敢再擺霓虹大家族的面子。

    實際上,石知田家族在克里奇這個九頭蛇分部部長面前,也就那么回事。

    說它是個屁有點貶低了,但真不想給面子,那就不用給。

    克里奇再怎么說也算九頭蛇的“封疆大吏”。

    他在霓虹掌握的官方勢力,整垮石知田家族不容易,添堵卻也不難。

    研究所之所以要找克里奇當這個中介,就是因為他在霓虹有官方渠道,可以取信石知田家族。

    不然,對方早就把克里奇拋開自己玩了。

    而克里奇關心的是研究所的成果。

    除非那天他想從石知田家族身上啃個十億八億美刀,否則這家族對他沒啥用。

    簡而言之,它只是克里奇的一個潛在獵物,連對手都算不上。

    翹起二郎腿,端起茶杯,路克抿了一口紅茶。

    夏日的霓虹古典庭院,還是很有那么點意境的。

    另一邊兩個心懷鬼胎的人卻湊到了一塊,正在勾心斗角。

    其中一個是石知田四郎,他滿臉老人斑,形銷骨立。

    另一個則是面帶幾條斜向疤痕的中年光頭男,他就是秘密研究所的負責人。

    兩人并沒有太多試探。

    上一次的會面就是試探,而雙方都清楚,石知田四郎頂不住多久了。

    衰老這東西,有時候比癌癥還可怕,因為它無可挽回。

    一旦到了某個時候,老人就會感到生命的倒計時。

    那種生命時時刻刻從體內溜走的絕望感,是年輕人很難體會的。

    大多數人,至少要等到三四十歲,看著年輕的父母變得垂垂老矣,隨時可能逝去,才會驚覺時光的無情。

    直入正題后,兩人再次為之前的分歧進行最后的協商。

    石知田四郎要求獲得這種治療的詳細數據,并且要讓他的人親自旁觀實驗體的治療過程。

    核心數據和實驗,石知田的人當然不做要求。

    畢竟光頭刀疤男不像腦部殘疾人士,不可能同意這種離譜的要求。

    但即便只是主體數據和實驗,也已深度涉及光頭男的機密,同樣不能答應。

    談了不到十分鐘,光頭男突然閉嘴,歪歪頭似乎在聽什么。

    石知田四郎疑惑:“施萊德先生?”

    光頭男施萊德回過神,笑了起來:“哦,什么事?”

    石知田四郎心中狐疑:“我希望你能理解,確認安全性是任何治療的前提。如果你完全不讓我的醫護人員了解它,我也不可能接受這種治療,因為它可能讓我立刻死亡!

    施萊德側頭,屋內只有一個年輕的金發白人女性,她穿著白大褂,正在監測儀器前查看石知田身體狀況。

    他點點頭:“是的,我贊同你這個觀點!

    石知田又是一愣:這是要松口了?

    但施萊德卻繼續說到:“所以,你不用做出選擇,安心接受就好!

    與此同時,院子外響起幾聲慘叫,那是守衛們的聲音。

    石知田四郎心中一突,放在病床上的手微微挪動了下:“施萊德先生,你這是什么意思?”

    施萊德面色平靜:“我會讓你長生不老,但忠誠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

    隨著他的話,四個渾身精瘦不著片縷的“人”就打開門,走了進來。

    他們雙手中,拖著外面八個安保的尸體,留下一路上的粗重血痕。

    石知田四郎瞇起雙眼:“你想干什么?”

    施萊德笑了起來,將放在身邊的小箱子打開。

    箱子里是一根細小的注射器,管內是暗紅色的液體:“使用了我的“真血”后,你會感謝我,就像最忠誠的仆人!

    石知田冷聲:“你是在說奴隸吧?”

    施萊德不以為意,拿起注射器,站起身走來:“如果你這樣認為,那也沒錯!

    看著老頭的表情,他心中莫名涌起一股盡在掌握的感覺,隨口解釋到:“知道吸血鬼么?這就是他們制造眷屬的方法。一滴自身的真血,就足夠讓普通人成為不死者!

    石知田眼神閃爍,面上卻露出冷笑:“所以,你也只是另一個吸血鬼的手下?”

    施萊德低笑:“當然不是。我吸干了賜予我真血的那個吸血鬼,所以他死了,我就自由了!

    說話間,他已站到石知田旁邊,將注射器針頭插進其手上的留置針,一股暗紅色血液就這樣流進老頭枯瘦的手臂內。

    石知田四郎沒有反抗。

    施萊德也不奇怪。

    這老頭老得連手很難移動,只比徹底癱瘓好那么一點。

    況且想活下去,那給別人當狗也并不是無法接受——至少霓虹人很多都有這種覺悟,所以才會一直接受美國爸爸愛的教育。

    而作為一個在霓虹長大的美霓混血兒,施萊德太清楚這一點了。

    這就是一個傲慢又自卑,恭順又瘋狂的矛盾民族。

    傲慢和恭順,只是他們后天形成表象,自卑與瘋狂才是無法磨滅的天性。

    看著石知田注視自己,雙眼中那種莫名的眼神,施萊德皺了皺眉頭,突然覺得有點古怪。

    不過,他也沒多想。

    石知田蒼老干癟的臉如同加了電影特級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充盈起來。

    他閉上雙眼,渾身顫抖,口中發出斷續而怪異的呻吟聲。

    幾十秒內,那張臉就從老年變成了中年,最后變成了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終于他睜開雙眼,原本的眼白和眼瞳都帶上一層隱約的暗紅色。

    施萊德:“你可以起來了!

    石知田卻帶著陶醉地感受了下身體中充滿的活力:“果然很神奇。謝謝你,施萊德先生!

    話音落處,他身下病床突然將他包裹了進去,消失在房間中。

    施萊德一愣,旋即冷笑:“我命令你,立刻出來,跪在我的面前!

    結果……沒有任何反應。

    施萊德皺起眉頭,感受到控制眷屬的力量并沒有異常。

    但石知田不出現,就是最大的異常。

    他面色沉了下來:“拆掉這個床!

    石知田睡的床是一個類似臺子的東西,施萊德很懷疑這東西是個密道。

    吸血鬼對眷屬的控制還是受距離影響的,超過五十米基本就會失效。

    如果迅速遠離施萊德,石知田確實能不受施萊德的控制。

    以后只要安心躲藏,那這老家伙還真可能自由自在地活下去。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