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首富楊飛 > 第1301章 為了你,我愿化為灰燼
    “那天的事情,我記得格外清楚,十年過去了,卻仿佛發生在昨天一樣。”安爸爸回憶那天的出警情況,臉色嚴肅,語氣低沉。

    “我們趕到的時候,消防官兵已經撲滅了火,房子里到處彌漫著刺鼻的異味,令人作嘔的怪味。”

    “一樓是老人的睡房,媽媽帶著兩個孩子睡在二樓。火災是從一樓開始的,發生的時候是在半夜,老人還在睡夢中。我們趕到的時候,根據現場推理,兩個老人就那么躺在床上,先是被煙霧嗆暈,再被活活燒死了。”

    “二樓的情況,就更加慘烈,樓上的窗戶都裝了實木窗桿,人跳不出來,被大火困住,媽媽抱住兩個孩子,護在懷里,躲到了陽臺上,也沒有逃脫被大火吞噬的命運。”

    楊飛聽得驚心動魄,問道:“按理來說,火災從發生到變大,總有一個過程,老人在一樓,行動遲緩,躲不過去還好說,難道火苗這么快就竄到了二樓?二樓的人連跑到頂樓逃生的機會都沒有嗎?”

    安爸爸道:“老式的居民樓,頂層并不是平房,而是瓦房。我們詢問過附近的居民,他們出門看的時候,那一家的樓房就到處都是大火滔天了。鄰居們忙著隔離自家的房子,也沒時間去救他家的火。事實上,那么大的火,除非專業的消防員,否則杯水車薪,起不到作用。”

    楊飛道:“火災原因呢?有沒有查清楚?”

    “查了。”安爸爸道,“電路老化引起的火災事故。”

    楊飛道:“簡直不可思議,正常來說,這樣的火災事故,人員傷亡肯定可以避免的。”

    安爸爸道:“我們當時也覺得太過詭異,為什么一家人都被燒了?法醫進行了尸檢,確定一家五口人,都是死于火災,排除了他殺原因。其實,火災傷亡的數字其實很大,我國每年有幾千人死于火災,全世界每年有七萬多人死于火災。”

    楊飛默然。

    安爸爸道:“真正面對大火時,人最容易驚慌失措,又是在睡夢中醒來,更是六神無主,面對災難,我們沒有想象中強大。所以,平時的消防逃生演習,看似無用,卻是很有必要的。”

    楊飛問道:“沒有任何證據,可以顯示那場火災是人為的嗎?”

    安爸爸道:“以當時的刑偵技術水平,我們只能做出電路老化起火的結論。火災規律顯示,可燃物起火燃燒不可能在同一時間里把物件全部燒盡。火總是由某一點燒到另一點,從而形成了火災的蔓延方向和燃燒痕跡,這個蔓延方向的開始點就是起火點。”

    楊飛點點頭,表示認同。

    他是在警察家庭長大的,這種判斷起火點的基本原理,平時聽得多了。

    因為火勢燃燒的先后時間不一樣,所以燃燒后會形成輕重程度的差別,以及受熱面與非受熱面區別的痕跡,不僅反映出火勢蔓延先后的順序,而且也顯示出了火勢傳播的方向性。

    所以說,被燃輕重的順序和受熱面朝向是最典型的火勢蔓延痕跡,在火災現場勘驗中,作為分析認定起火點的重要根據。

    安爸爸說,當時確定的起火點,就是電源附近。

    楊飛問道:“是誰報的警?”

    安爸爸道:“是這家的男主人,他跟我們說,懷疑這是有人故意放的火。但我們調查之后,并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痕跡。我們還對男主人進行過調查,不過他有不在場的證據,當天他因為急性闌尾切除術,正在醫院住院,而躲過了這一劫。醫生和護士都能證明,48小時內,他都沒有離開過醫院。”

    楊飛感嘆一聲,心想老硯也真是命大,一個急性闌尾炎,反倒救了他一命!

    火災過去了十年,老硯心里的坎卻永遠無法邁過去。

    楊飛和安爸爸談到很晚才回家。

    安然送他出門,問道:“你怎么關注起十年前的火災來了?”

    楊飛說了老硯的故事。

    安然道:“他也沒有直接的證據,不然早就告狀了。”

    楊飛道:“是啊,一場火災,把一切證據全部燒毀了!”

    安然道:“此案最大的疑點,就是競爭對手有老硯的研究成果。”

    楊飛道:“雖然說,他的競爭對手,也有他的研制成果,但并不能說,對方是從他的工廠里偷出來的,畢竟工廠的一切都毀于火災了,競爭對手可以說,這是自己研制出來的成果。對手既然要做壞事,肯定會事先留好退路。”

    安然道:“是啊,研究成果這種東西,這也是最難判案的。”

    楊飛道:“雖然明明知道,這是最大的疑點,但又找不到破綻!”

    安然道:“你想查這個案件嗎?”

    楊飛搖了搖頭:“查不明白的。除非當事人肯認罪。”

    安然道:“你也別多想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對了,我聽說,你和蘇桐分手了?”

    楊飛輕咳一聲,笑道:“只是鬧別扭而已,兩個人在一起,經常鬧別扭的,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嘛!”

    安然道:“是嗎?我在桃花村的時候,聽蘇桐媽媽說,你們已經分手了呢!兩個人要是實在合不來,趁早放手,對你和她,都是一件好事。不是嗎?”

    楊飛感受到她熾熱的目光,不由得撇過臉去,說道:“謝謝你的關心。我回去了。”

    安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說道:“楊飛,我們試著交往,好不好?”

    楊飛的心,忽然一動,得用多大的勇氣,才能讓一個女子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在找措詞,要怎么說,才能不傷害她的心,不損害兩人之間的這份珍貴的友誼?

    “當我女朋友,很危險的。”楊飛輕松的一笑,“你知道蘇桐為什么離開我嗎?因為她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遇到了好幾次綁架的危險。商場的斗爭,太危險了,老硯遇到的那兩場火災,就是明證啊!你還是找個有穩定工作的對象,這樣比較好。”

    “我不怕。”安然拉著他的手不放,“因為我是警察,我不但能保護好自己,也能保護好你。”

    楊飛指了指她家的樓房:“你不怕,我怕。我不想有一天,看到這房子,因為我,而無緣無故的起了大火,我不想看到,你有一天會因為我而變成油渣……”

    “借口!商戰也沒有你說的那么恐怖。老硯遇到的只是個別事件。你要這么說的話,哪個行業不危險?我們當警察的,才是最危險的!別找借口了,為了你,別說燒成油渣,哪怕變成灰燼,我也愿意!”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