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頭狼 > 3043 開啟
    一秒記住【..】,!

    早上九點半,對面“維多利亞”的全省優秀企業答謝會在一陣聾子都能被駭哭的電子禮炮聲中正式啟動。

    我捏著之前武旭送我的邀請函,領著光頭強、段磊春風滿面的走進大廳。

    此刻寬敞的餐廳里已經人山人海,隨處可見一些熟悉不熟悉的臉孔三五成堆的聚在一起。

    這類酒會其實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虛到極致,段位高只會和同等段位的聚在一起,而本事小除了見縫插針的說兩句捧場話,唯一的收獲就是拍拍照、留個念,往后可以增添一點跟人吹牛的談資。

    餐廳周圍,一些警務人員和酒店保安有條不紊的維持著持續,給人一種無比寬心的錯覺。

    我和段磊正小聲評頭論足的時候,幾個衣冠楚楚的中年人端著高腳杯樂呵呵湊過來打招呼:“誒,好久不見啊李總,最近貴酒店是不是有什么大動作吶,前兩天碰著李經理,他還說你們要內部升級!

    段磊應付自如的淺笑:“嘿,酒店行業就是個與時俱進的苦買賣,不升級就得被淘汰,比如這次的答謝會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嘛,韓總最近在忙什么,我聽說,好像又換了新座駕哦..”

    趁著他們幾人閑扯,我帶著光頭強繼續溜溜達達的在會場里閑逛,臨時搭建的主席臺上丁凡凡、董志新正滿面交集的在交代幾個工作人員做著最后的準備工作。

    剛走出去沒兩步,我側邊就傳來一道男聲:“王總來啦,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呢!

    扭頭看了眼竟是武旭,我立即換上一副笑容道:“武總為了這次的答謝會真是親力親為吶,別的不說,就這燈光、餐品的改造沒少花銀子吧?”

    “小問題,上面人信的過咱,那咱就不能辱沒了這份信任!蔽湫裥τ膿P起嘴角:“再者今天來參會的全是yang城乃至全省的頭臉人物,不準備的充分一點,容易讓人對我們維多利亞的實力產生質疑!

    “旭哥,旭哥..”

    就在這時候,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滿臉急躁的跑過來,湊到武旭跟前,聲音很小的呢喃:“沒找到,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過啦,昨天跟他一塊喝酒的幾個小痞子我全喊到您辦公室,您看需要親自跟他們談談不..”

    武旭嘴角的笑容微微一顫,接著做賊心虛一般瞟了我一眼,抻手道:“我還有點俗事要忙,就不多陪王總了,有什么需要的話,王總盡管吩咐服務員,把這里當成自己家就好!

    “好的好的,不打擾武總啦!蔽疫B連點頭接茬。

    目送武旭急匆匆的轉身離去后,我嘴角微微翹起,心里暗道,他十有八九應該是在找小朱。

    一陣香味撲鼻,我耳邊傳來道脆生生的女孩說話聲:“先生您好,熱手帕需要嗎?”

    我下意識的便宜腦袋,當看清楚遞給我熱手帕的女服務員模樣時候,再次露出一抹笑容接起:“謝謝,請問一下您這兒的衛生間在哪?”

    “出大廳,右拐大概五十米左右!迸⻊諉T指了指前方,可能又覺得不放心,放下手中裝滿熱手帕的小籃,很有禮貌的伸出個邀請的手勢道:“算啦,還是我帶您去吧!

    “有勞啦!蔽尹c點腦袋,扭頭朝光頭強交代:“陪著磊哥,時刻防范左右!

    跟隨服務員走出大廳的路上,我壓低聲音發問:“武旭這邊有什么情況嗎?”

    此服務員不是旁人,正是前幾天我讓張星宇設法安排進來的沈念,只不過此時的沈念衣著一套再普通不過的服務員工裝,也沒化什么妝,所以顯得素氣很多。

    “我現在就是前廳的服務員,接觸不到太高端的信息,不過童童告訴我,昨晚上武旭在他的辦公室里大發雷霆,好像是什么人找不到了!鄙蚰蠲蛑旖,用只有我倆能聽到的聲調回答:“童童說,隱約聽到武旭提到什么總公司、輝煌公司什么的,具體情況她也不是特別了解!

    我想了想后又問:“知道找不到那個人是什么身份不?”

    “不知道,維多利亞酒店里的秘密很多,沒有登記身份的客人也有六七個!鄙蚰钶p咳兩聲道:“我知道有一個染著紫色頭發的女孩,她和武旭的關系似乎非常好,經常后半夜一塊出門!

    “紫色頭發的女孩?”我皺了皺眉頭,想起來上次小滿和大友為我偷拍到的相片,好像之前和小朱在一塊的那個女孩就是染著紫色的頭發。

    醞釀幾秒鐘后,我壓低聲音叮囑:“想辦法弄清楚那女孩的身份,隨時聯系我,照顧好自己,感覺有什么不對的地方馬上撤離,信息啥的都是其次,主要是你們不要出事,替我轉告童童!

    #97;#117;#122;#119;#46;#99;#111;#109;

    “先生,衛生間到了!鄙蚰钶p輕點頭,朝我莞爾一笑,隨即又快速折身離去。

    走進衛生間,我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手機上地藏給我發來的信息,隨即撥通小滿的號碼,壓低聲音道:“銀色福特轎車,車牌尾數636,五分鐘后開始!

    “懂!”小滿簡潔無比的回應。

    掛斷電話后,我又給光頭強撥了個號碼,通知他回去開車到酒店門口接我,隨即大步流星的離去。

    維多利亞酒店的門前,此刻熱鬧非凡,鑼鼓喧天、唐獅舞動,時不時能看到一些市面上不太常見的豪車停駐門前和一些平常只能在電視屏幕里看到的臉孔笑呵呵的步入大廳。

    瞟了眼停在酒店不遠處的銀灰色福特轎車,我愜意的伸了個懶腰,那臺車正是董志新的私人座駕,此時停在一眾豪車之中雖然不起眼,但總覺得格格不入,八九個保安正裝腔作勢的指揮者交通。

    “鏗!”

    一聲爆響泛起,宛如驚雷一般的駭人。

    只見董志新的那臺福特轎車的后車窗玻璃突兀被干碎,門前簇擁的人群紛紛側目觀望。

    “鏗!”

    又是一聲爆響炸裂,這回子彈打在了福特轎車的車門上,干出來挺大一個窟窿。

    見到此番情景,我忙不迭的扯脖喊叫:“有人開槍,快跑!”

    “!救命吶..”

    “快跑,快跑!”

    堵在酒店門口的參會大咖、服務員、保安和那些舞獅、敲鼓的一股腦尖叫著往酒店大堂里狂奔。

    “嘣!”

    “嘣!”

    與此同時,酒店內也傳來一陣此即彼伏的槍響,剛剛跑進去的那幫人又跟沒頭蒼蠅似的嘈雜著往出撤離。

    “鏗!”

    狙擊槍的重響聲又一次咆哮,這回打在了維多利亞門樓前的招牌上,直接干碎了燈箱,五顏六色的玻璃碎片從天而降,還沒完全跑出來的人群哭爹喊娘的想要往回倒退,前面的人想往后退,而后面的人又想往出沖,

    頃刻間,哭喊聲、叫罵聲連成一片,名流商甲們和服務員、保安互相推搡、踩踏,擠作一團,終于門前的那一小撮人沒能擋住后面的推擠,不少人跌倒在地,而從酒店里逃出來的人們則紛紛在大街上撒丫猛跑,不少著急想跑路的豪車因為著急相撞在一起,警報聲大作,混亂的場面堪比世界末日,

    而我則不動聲色的躲在附近的一個花池的后面,佯作焦躁的模樣掏出手機撥通高利松的號碼厲喝:“怎么特么搞得,你不是告訴我一個小時候才會制造混亂嗎?”

    高利松同樣焦躁道:“我特么也不知道啊,我的人好像聽到外面有槍響,一著急也全開槍啦,趁著這會兒混亂,你趕快讓他們躲進你酒店里去!

    “你特么的坑我是不,老子人這兒還擱維多利亞酒店里呢,我警告你,我和我兄弟如果被誤傷,老子就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高氏集團!蔽液藓薜闹淞R一句,然后掛斷電話。

    所謂的“惡人先告狀”,重在先告狀而非惡人,我相信此時的高利松肯定是懵逼的,因為他并不在自己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更不會聯想到是我在動手腳,因為之前我表現的已經足夠冷漠,對這件事情更是沒什么興趣,完全是因為他的趕鴨子上架才會參與,不過以他的智商,用不了多久肯定能回過來味。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

    就在這時候,一身巡捕服的秦正中手持擴音喇叭喊叫:“所有人不要到處亂跑,全部先回維多利亞酒店,服從我們警務人員的安排,我們一定可以保證大家的安全,我秦正中愿意拿腦袋打包票...”

    skbwznaitoaip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