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長生種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打開寶庫白忙活(第二更)
    寶庫當中,有兩座寶塔。

    這兩座寶塔,無窮高大,雖然洞府只有那么大,但這寶塔卻好像無窮高大。雷道很清楚,這并不矛盾,這涉及到空間方面的規則,以圣人羲的實力,制造須彌洞天都不算什么,何況只是區區兩座寶塔。

    但關鍵這兩座寶塔,一座上面寫著“生”,一座上面寫著“死”。

    “生死寶塔?”

    “怎么回事?”

    “圣人羲在自己的寶庫當中,還藏著這兩座寶塔,這是早有準備?”

    “不會吧,堂堂圣人,在自己的寶庫當中還有防備?這真是……太謹慎了吧?”

    “這生死寶塔,該選哪一座?”

    一時間,牛魔主宰等人都是目瞪口呆,也有些喪氣。

    他們辛辛苦苦,又是找氣運之子,又是嘗試著破解陣法,一頓操作猛如虎,結果打開了寶庫,卻等來了這“生死”兩座塔。

    這是被圣人羲給玩了?

    一時間,雷道等五人的氣氛都顯得有些沉悶。

    “生死塔,怎么選?”

    眾多互相望了望,都沒有一個決定,最終所有人都望向了雷道,想要知道雷道的決定。原因很簡單,雷道是氣運之子,誰讓雷道起運濃厚呢?

    雷道的選擇,一定沒錯!

    雷道現在也很慌啊,這是什么操作?生死塔?甚至雷道都傻眼了,他從沒有見過圣人羲,也不知道圣人羲的“癖好”。

    但在自己的洞府里搞什么“生死塔”,弄什么一步生一步死的把戲,這得多大的惡趣味?

    不過,不管怎么說,圣人羲就這么做,現在雷道得做出選擇。

    “好說的寶庫里有眾多珍貴的寶貝呢?現在居然還要做出選擇,甚至一個不慎還有隕落的危險……”

    雷道都有點打退堂鼓了。

    他很清楚,一旦進入生死塔中,他的速度也許就沒有什么優勢了,那是一個封閉的空間,一旦有什么危險,雷道如何逃?

    為了這莫名其妙,甚至虛無縹緲的寶物,就將自己置于險境,實在是很愚蠢的做法。

    不過,雷道依舊在猶豫著。

    生死塔,顧名思義,單純按照字面上的意思,進入生塔,能活,進入死塔,那就有可能死亡。

    只是,真有那么簡單嗎?

    “轟隆”。

    就在這時,整座洞府居然又在劇烈的震動著,似乎洞府都要崩塌一般。

    “那是……圣人古?”

    牛魔主宰神色一沉。

    圣人,居然有圣人來臨了。

    實際上,虛空洞府所在的區域,就是圣人古的地盤,距離殤城也很近,沒想到虛空洞府出世,這么快就驚動了圣人,甚至導致圣人親自出手,準備收取虛空洞府。

    “完了,圣人都出現了,我們沒有機會了。”

    “逃出去如何?”

    “不,現在逃出去,說不定圣人古隨后就將我們給滅了。等,我們現在只能等,我覺得,始祖不會坐視不理。”

    “始祖?你是說,始祖殤?”

    “不錯,始祖殤距離虛空洞府也很近,連圣人古都來了,那么始祖殤也一定不遠了。”

    這個時候,牛魔主宰等人能做的不多,只能等。

    雷道更是心中一沉。

    他覺得這次真是倒了血霉。

    大老遠跑到虛空洞府來,結果什么都沒有得到,甚至還陷入了危機。

    連圣人都動手了,他還能怎么辦?

    他的速度再快,能快過圣人?

    所以,現在還是老老實實的呆著吧。

    ……

    此刻,虛空當中。

    圣人古是一位身穿華袍,但整個人看起來卻有一種滄桑、古老的氣息。圣人古并不是一位多么古老的圣人,相反,圣人古甚至僅僅只是經歷過一次紀元大劫,也就是上個紀元,圣人古才成就了圣人。

    之所以圣人古看起來滄桑、古老,這是因為圣人古自己走出的道比較特殊。

    現在,圣人古最先抵達虛空洞府所在的位置。

    因此,圣人古顯得很高興。

    “哈哈哈,沒想到圣人羲的虛空洞府居然就在我的地盤上。都說圣人羲推演無雙,果然這樣,他的推演之術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便將虛空洞府放置在我的地盤,我也不知道。不過,現在還是被我得到了,給我過來!”

    圣人古隨即伸出了大手,直接朝著虛空洞府一抓。

    “嗡”。

    虛空洞府開始顫動,似乎在瘋狂的掙扎著。

    “咦?虛空洞府居然與空間通道還有聯系,不過沒有用,給我過來!”

    圣人古的這一只大手,仿佛擎天巨人一般,任憑虛空洞府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出他的大手。漸漸的,虛空洞府被圣人古慢慢的抓了出來。

    其實圣人古也看到了在虛空洞府當中的雷道等五尊主宰,他知道這是“域外天魔”,但并不在意。

    也許就是這五尊主宰,才讓虛空洞府出世,否則的話,圣人古也不可能得到虛空洞府。先將虛空洞府抓到手中,至于虛空洞府內的幾名明界主宰,到時候圣人古隨手就可抹去。

    在圣人的眼中,圣人以下,不過都是螻蟻罷了。區別就是稍微強一點的螻蟻和普通的螻蟻,但圣人出手都差不多,隨手碾壓。

    “轟”。

    就在圣人古快要將虛空洞府抓出來時,忽然,虛空當中出現了一道身影,緊接著,又是一只大手,直接拍在了圣人古的大手上。

    頓時,圣人古的大手瞬間崩潰、碎裂,虛空洞府又重新穩定了下來,靜靜的懸浮在虛空當中。

    “圣人古,這倒是比我來的還早,不過總算趕到了。”

    出現在虛空當中的是一名看起來非常年輕,容顏非常俊美的男子,甚至俊美到讓人有些不敢直視。

    不過,圣人古卻好像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一聲低喝道:“始祖殤,你來的倒是不慢。不過,你別忘了,這片區域是我的地盤,你不好好躲在你的殤城,跑來我的地盤,這是想要掀起圣人大戰嗎?”

    原來,剛剛出現的這個面容俊美的男子,居然就是殤城之主,明界最年輕的偉大始祖——始祖殤!

    “圣人大戰?圣人古,你也不要用大戰威脅我,你若要戰,我奉陪!”

    始祖殤眼睛一凝,整個人似乎都一下子變的無比的凌厲。

    圣人古怒氣沖天,但他卻沒有真的出手。

    原因很簡單,始祖殤不弱!

    按理說,始祖和圣人都差不多,能夠多經歷一次紀元大劫,那實力必定會有很大的提升。圣人古好歹是上個紀元成就的圣人,經歷了一次紀元大劫,實力至少比始祖殤要強。

    畢竟,始祖殤只是在本紀元成就的始祖,甚至都沒有經歷過任何一次紀元大劫。

    不過,始祖殤不一樣,他的情況有些特殊。

    始祖殤是目前整個明界和荒古大陸,唯一的一位綜合兩個世界的一些力量,最終成就的始祖!實力之強,至少不比圣人古要弱。

    而且,始祖殤以后的潛力會非常巨大。

    真要動手,圣人古還不一定是始祖殤的對手。

    “始祖殤,你不要這么咄咄逼人,這是我的地盤,也是我第一個發現虛空洞府,何況,這虛空洞府還是我荒古大陸的圣人所留下的,理應被我荒古大陸的圣人得到。”

    圣人古表情陰沉的說道。

    “圣人古,我想你弄錯了。虛空洞府乃是圣人羲留下的不假,但圣人羲可沒說虛空洞府留給誰。至于虛空洞府當真是你先發現的嗎?那可不一定,虛空洞府內的五位主宰,那可是我明界的修行者,是他們先發現了虛空洞府,甚至費勁了心血才讓虛空洞府出世,這虛空洞府,自然得是我們明界的!”

    始祖殤也一眼看到了虛空洞府內的情況。

    他也很吃驚,沒想到虛空洞府的出世,居然和明界修行者有關,而且還是幾位頂尖大主宰之一。

    那他就有了理由了,而且還讓人無法反駁。

    圣人古臉色一變。

    他的確不知道該怎么反駁了。

    現在總不可能找來圣人羲吧?

    畢竟圣人羲去追尋紀元大劫的源頭了,現在早就已經消失無蹤,誰也無法找到。

    可是,他會甘心讓出虛空洞府嗎?

    根本就不可能!

    和可是一位圣人的洞府,怎么可能輕易讓給明界始祖?

    “呵呵,始祖殤還真是能奇詭狡辯。你明界修行者偷偷摸摸,想要盜取我荒古大陸偉大圣人洞府中的寶物,這種行徑,該殺!”

    “嗖”。

    隨著一陣冷厲的聲音響起,一道身影又從空間當中飛了出來,而且一出現,身上就散發出強大的氣息,遠超圣人古的氣息。

    又是一位圣人!

    而且,是非常強大的圣人。

    “圣人盤?沒想到你也來的這么快!”

    始祖殤眼睛微微一瞇,這下有些麻煩了,他的心中也在衡量。

    圣人古,始祖殤并不怕。

    但圣人盤不一樣,那可是老牌圣人,曾經都敢和始祖空交手。雖然在始祖空手下吃癟,但也足以證明了圣人盤的實力。

    畢竟,始祖空可是明界最為古老的始祖之一。

    圣人盤,經歷了三次紀元大劫,非常強大!

    而且,現在還得加上圣人古,因此,始祖殤立刻在氣勢上就落入了下風。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