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三十一章 記不住的經文
    十三張紫色金屬卡片像是迷你連環畫一樣連在一起,扯開之后,就可以看到上面的內容,正反兩面都密密麻麻的刻著很多小字。

    周文從第一張背面開始看起,開篇確實是元氣訣的開篇,提到了人體磁場和元氣等等,看著看著,周文突然有些餓,想到自己昨天買回來的存糧當中,有自己最喜歡吃的咸鴨蛋,于是就放下迷仙經,剝了一個咸鴨蛋,又泡了一碗泡面。

    等周文吃完了之后,再回來接著看迷仙經,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想不起來自己看到哪里了。

    周文微微皺眉,他對于自己的記憶力很有自信,雖然不敢說過目不忘,但是只要他看過并且記住的內容,就算隔上三五年也不會忘記。

    這才短短不到十分鐘時間,而且他一共也就看了幾行字,沒道理會忘記自己看到什么地方了。

    從頭再看迷仙經,周文驚訝的發現,這已經不是忘記看到哪里了那么簡單,他從頭開始看,卻發現所看到的內容一樣很陌生,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一般,之前看過的內容,似乎全部都忘記了。

    “這東西果然有古怪!”周文繼續往下看,又看了幾行字,又感覺肚子有些餓,想要吃東西。

    他這一走神,再去看迷仙經,發現自己竟然又忘記看到哪里了,再重新回去看,果然之前看過的內容,又變的陌生起來,他又把看過的內容全忘了。

    周文不信邪,拿出了手機,打開了記事本,對照著紫色金屬卡片上的內容,想要把上面的內容抄錄下來。

    可是當周文記住了一句話,轉眼去看手機,想要輸入內容的時候,卻發現大腦一片空白,他之前記住的那句話,完全想不起來了。

    再次嘗試記憶迷仙經,很快周文就發現,他看著迷仙經的內容時,能夠清楚的記憶下來,可是只要目光移開,想著要把它記錄下來,然后就忘記了。

    周文又嘗試了一邊看一邊用筆在紙上盲記,結果還是沒用,他只要分心,就會忘記迷仙經的內容。

    想要用手機把迷仙經拍下來,結果拍了好幾次,拍下來的金屬卡片上卻是平面的紫色,看不到任何刻字。

    “這迷仙經著實有些古怪,不僅僅不能分心去讀,就算專心去讀,也會受到其中的文字影響,被自身的七情六欲所惑,從而分心,實在詭異之極。”周文看著金屬卡片上刻著的迷仙經暗自思索。

    周文哪里知道,這迷仙經不僅僅是詭異那么簡單,開始讀起來可能只是分心,到了后面,就不只是分心了,還會要人的命。

    在歷史上,已經有數位史詩級的強者因為觀看迷仙經而死,就算僥幸不死,也變的瘋瘋癲癲如同白癡。

    就連井道仙拿到了迷仙經之后,也沒有能夠看完迷仙經,看了不到一半就將其合上,不敢再看下去,如果不是迷仙經本身與宿主有著奇妙的聯系,沒辦法強行拋棄,井道仙也不愿意把這東西帶在身上。

    如果不是受到迷仙經的影響,井道仙這次也不會在異次元領域中吃大虧受重傷,原本他就打算找機會處理掉迷仙經。

    周文拒絕井道仙贈予的天魔真解,井道仙就偏偏要讓周文練他給的元氣訣。他不但要讓周文練,還要讓周文吃大虧,甚至是要讓他死的凄慘無比,這才把迷仙經給了周文。

    此人心思之狠毒,絕非常人可比,當真是惡魔一般的人物。

    因為迷仙經實在太古怪,周文沒有繼續看下去,他還想要試試看,如果自己遠離金屬卡片和迷仙經,他的身體還會不會出問題。

    ……

    歸德府的一處酒店套房內,幾個人圍坐在桌前,正在商議著什么,若是周文在這里,定然能夠認的出來,這就是那晚遇到的那幾個穿制服的男女。

    “又讓井道仙那個大魔頭跑了,真是太可恨了。”一個男人恨恨地說道。

    這次他們好不容易追蹤到了井道仙的蹤跡,而且井道仙還身受重傷,可以說是他們最好的機會,可是結果卻依然還是沒有能夠追上井道仙。

    “井道仙受了那么重的傷,他是怎么突破我們的封鎖線,神不知鬼不覺逃走的呢?”一個女人不解地說道。

    “無論他受了多重的傷,那畢竟是井道仙,我們還是太大意了,如果我們能夠第一時間封鎖整個歸德府,也許還有些機會找到他。”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坐在首位的男人卻一直一言不發,手指輕而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面,眼睛低垂,似是在思考著什么。

    “喬部長,您怎么看?”金發碧眼的女人,眼神有些撩撥的望向那個男人,嬌聲問道。

    喬思遠聽到女人的問話,這才微微抬起了眼皮,手指也停止了敲打桌面,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

    “井道仙從進入歸德府市到離開歸德府市,一共用了多少時間?”喬思遠沒有回答女人的問題,反而問了一句。

    女人打開平板電腦,看了看資料說道:“像井道仙那樣的人物,擁有極強的感應能力,就算是攝像頭也很難拍攝到他的蹤跡,不過好在歸德府的天眼系統相當完善,有些區域很難完全避開攝像頭的監控,從我們目前獲得的視頻資料推斷,井道仙是晚上八點三十分左右進入的歸德府市,大概九點二十分左右離開,一共在歸德府停留了五十分鐘左右。”

    喬思遠聽完之后,拿起筆,歸德府的地圖上面畫出了一條紅線:“這是我們追捕進道仙的路線,以我們目前得到的資料來看,他受的傷太重,而且并沒有借助交通設備,所以行進速度并不快。”

    “根據天眼系統偶爾捕捉到的影像來看,確實是這樣沒有錯,井道仙走的并不快,他在八點五十五分左右的時候,才走到廣場附近……”女人把詳細情報說了一遍。

    “那么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從香君路口到長江路口這一段路,只占據了他在歸德府所走路線的二十分之一不到,可是他卻在這里花費了近十分鐘時間,你們能夠告訴我,這是為什么嗎?”喬思遠盯著眾人問道。

    “也許是傷勢復發,他需要時間處理一下身上的傷?”一個年輕男人說道。

    喬思遠面無表情地說道:“你們還記不記得,在那段路上,我們遇到過一個高中生。”

    眾人回憶了好一會兒,那女人才想起了什么,連忙說道:“就是被你詢問井道仙逃走路線的那個少年嗎?”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