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疼就大聲叫出來
    “真要這樣受刑下去,恐怕不等受完所有刑法,我們早就沒命了。”周文看向楚河問道:“楚教授,除了受刑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方法可以獲得步數?之前我們來的時候,遇到了一些次元生物,那些次元生物死亡之后,會不會留下什么特別的東西?”

    楚河很肯定的搖頭說道:“沒有其它辦法,只有能刑房受刑,才能夠獲得步數。”

    周文轉頭看了看長街上面,只見除了他們之外,其他那些人基本上都已經進入刑房之內受刑去了。

    可惜十步之外聽不到聲音,否則一定可以聽到整條上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小師弟,你要不要也試試看千刀萬刮之刑,說不定你的承受能力比我強,能多得幾步呢?”流云在一旁慫恿,他想看看,周文在那樣的酷刑之下能夠堅持多久。

    “我還是算了吧。”周文搖頭道,他看了看四周的刑房,打算挑一個不太重的刑罰試一試。

    雖然刑房可以直接進入,不需要走過去,但是這個范圍是在十步之內,如果刑房距離他們超出十塊石板的距離,那就沒有辦法受刑了。

    現在距離他們十步的刑房,也就只有左右各一間,左側就是剛才流云已經受過刑的千刀萬刮。

    而右側的則是鞭刑,上面寫著一鞭一步。

    和千刀萬刮差不多,都是吊起來用刑,只不過一個是割肉,一個是用鞭子抽。

    流云也正在看那鞭子,見是一根藤鞭,就說道:“那我再試試這鞭刑吧,我這身皮肉還是挺硬的,應該能多挺幾下。”

    說罷,流云就對著那鞭刑房喊道:“我要受鞭刑。”

    和上次一樣,流云的身體消失不見,被吊在了鞭刑房內,然后就又有一個像是幽靈般的白色人影出現,拿起了藤鞭。

    藤鞭被那白色影子一甩,就展了開來,原本平滑的鞭身上,竟然出現了一根根的尖刺,像是荊棘藤一般。

    “啪!”一聲清脆的鞭響,流云身上頓時出現了一條血淋淋的鞭痕。

    幾鞭子下去,流云身上就已經被抽的血肉模糊,比剛才的千刀萬刮看著還要恐怖嚇人。

    流云這一次只撐了十幾鞭,就選擇了放棄,被放回來后,看起來精神已經有點萎靡了。

    “他妹的,這根本就是不給我們活路啊,人類怎么可能受得了這樣的刑罰?受刑是死,不受刑也是死,還受個毛的刑啊!”流云罵道。

    “我也試試看吧。”周文想了想,對著鞭刑房喊了一聲:“我要受鞭刑。”

    聲音剛落,周文就感覺眼前一花,身體像是被某種力量挪移了一般,等過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被吊在了鞭房之內。

    眼前出現了白色的幽靈,它已經握住了藤鞭。

    “小師弟,你如果疼的話就喊出來,千萬別忍著,越忍越疼,叫出來就會好很多,叫的越大聲越好。”流云幸災樂禍的說道。

    他這其實也是苦中作樂,想辦法減輕自己的精神壓力而已,并非真的那么想看周文慘叫。

    “好的。”周文口中應了一聲,就把元氣訣切換為道體,諸神回避命格也閉開了眼睛。

    可是諸神回避命格對于白色幽靈并沒有什么影響,顯然這刑房之內的刑罰,并不屬于禁忌力量的范疇。

    周文見諸神回避沒用,就連忙切換成了小般若,同時開啟了獄王命魂,在獄王命魂的作用下,周文對自身的控制力極強,不但體魄增強,而且還可以除去痛感。

    身體上受的傷再重,周文也不會有痛感,像是切除了疼痛神經一樣。

    周文也沒有打算一直受刑,就是想要挨一鞭子試試看,這刑罰到底是怎樣的力量。

    可是周文才剛剛使用獄王命魂,那已經一鞭子抽過來的白色幽靈,突然間猛的收回了鞭子,竟然沒有抽下去。

    “小師弟,怎么回事?你不會連一鞭子都承受不住,這就放棄了吧?”流云看到這一幕,還以為周文是放棄了。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流云張大了嘴巴。

    只見那持鞭的白色幽靈,竟然撲通一聲,跪在了周文面前,一頭磕在地上,趴在那里瑟瑟發抖。

    咔嚓!

    鎖著周文又手的鐐銬竟然自動打開,讓周文的身體落了下來。

    只不過周文并沒有放棄受刑,所以他也沒有回到長街上,而是落在了鞭房內。

    他的雙腳落在地面上,這里的地板上并沒有出現數字,可能是因為在刑房內并不計算步數的關系。

    “小師弟……這是什么情況……”流云目瞪口呆的直著周文,和趴在周文面前瑟瑟發抖的白色幽靈。

    周文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獄王命魂竟然還會有這樣的效果。

    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白色幽靈,周文沉吟了一下對它說道:“站起來。”

    那白色幽靈到是很聽話,乖乖的站了起來,只是身體還在瑟瑟發抖,看起來似是驚懼到了極點的樣子。

    “不用害怕,來,抽我一鞭子。”周文柔聲對那白色幽靈說道。

    白色幽靈身子又是一顫,一下子又趴在了地上,對著周文猛磕頭。

    “給我站起來,我說讓你抽你就抽,這是命令。”周文冷聲對那白色幽靈說道。

    白色幽靈顫抖著爬起來,手中握著鞭子,卻是怎么也不敢抽周文。

    “讓你抽就抽,不過你得輕輕的抽,碰到了就行。”周文吩咐白色幽靈。

    白色幽靈握著鞭子,還是不敢動手,周文瞪了它一眼,它才終于甩開了鞭子,抽向了周文的身體。

    鞭子在空中呼嘯而過,但也只是沾到了周文的衣服,立刻就收了回去,周文只感覺皮膚被衣服輕觸了一下,完全沒有疼的意思。

    那白色幽靈卻嚇壞了,趴在地上就又磕頭。

    “你做的很好,對,就是這樣,再多抽我幾鞭子。”周文鼓勵道。

    白色幽靈這才顫巍巍的站起來,再次抽向周文的身體,還是和之前一樣,沾到衣服就收了回去。

    周文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拿出手機一邊看一邊讓那白色幽靈用刑。

    “這邊……這邊再重一點……我的肩膀有點酸……給我敲敲這邊……再用點力……”周文不時還指揮那白色幽靈往哪里打。

    “這樣也行?”流云和楚河在外面看的目瞪口呆,人都看傻了。

    原本恐怖的氣氛,此時蕩然無存,只見那白色幽靈拿著藤鞭,鞍前馬后的服侍周文,像是摩擦店的技師一樣。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