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丹道獨尊 > 第954章 出乎意料
    “穆偉大師……”腳步聲響起,只見詹超從后邊走了出來,先是對著穆偉恭敬一拜后,旋即那目光落在了楚炎的身上,冷笑了下后道:“小子,你消失四個月,這四個月的時間去哪了!”

    “這些云烈石都是你在這個時間里找到的吧?”

    作為八區的負責人,詹超也一度認為楚炎身死,這次回來帶了如此大量的云烈石。

    這必定是從哪所得。

    甚至他猜測,芷墨那兩千五百枚,也是楚炎給予的。

    “是!”

    楚炎倒是輕輕點頭,隨后臉上流露出嘲諷道:“你們真的想知道我在哪找尋到的云烈石!”

    “說!”

    穆偉的聲音帶著淡然:“如果是實話的話,我可以考慮放你離開,而獎勵該給你的還會給你!”

    楚炎當然不會相信穆偉的話,雙目略帶嘲諷道:“我來的第一天被卷入了騎風崖下邊,在下邊找尋到的云烈石,然后耗時四個月的時間這才上來的!”

    “如果你們有能力,可以下去看看!”

    他下去,逆天意志都即將崩潰,何況其它的人。

    而且他能夠那么快的適應罡風和他的體質也有關系,別人想要適應乃至掌控耗費的時間怕是會更長。

    穆偉和詹超的面色同時大變。

    騎風崖下邊?

    這楚炎真敢說。

    “那你在下邊,除了看到云烈石外,可還有其它?”

    穆偉冷冷的看著楚炎。

    “有,一頭大到令人難以想象的靈獸!”

    楚炎聳了聳肩道:“這罡風就是從它的口中吹出來的!”

    “一派胡言!”

    詹超聽到楚炎的話,面色帶著冷笑道:“你怎么不說下邊有個巨人!”

    楚炎聳了聳肩,沒有回應,而是看著穆偉,此人好像知道一些什么。

    沒錯,穆偉還真的有所了解。

    器皇宗在占據云烈山脈的時候,找尋過罡風的來源,最后這才排查到了八區。

    罡風四起,靈力容易受限。

    所以器皇宗當時一共派遣了四位長老,其中一位更是達到了入境階段。

    那入境的長老帶著另外一位空門長老下崖,而兩位長老負責接應,而下去的兩位長老所傳達的信息是,下去后,之傳達出了四個字‘無法登臨’!而在這無法登臨的背景中,聽到的是靈獸恐怖的咆哮!要知道其中可是存在一位入境級別的高手。

    入境級別的都無法上來,甚至喪生,其中的可怕自然不言而喻。

    所以器皇宗將騎風崖范圍同時封禁,成為了八區。

    而這個八區也能夠執行任務,而相對而言更加危險,所以量減少了。

    只有兩千五百枚云烈石而已。

    當然這等秘密知曉的人并不多,而他恰巧知道。

    此刻聽到楚炎所說,他知道楚炎說的是真的。

    “你怎么上來的!”

    穆偉的神色帶著波動,倘若能夠知曉上來的辦法,或許他的地位……所以在詢問的時候,他的目光中隱隱帶著熾熱。

    而那云烈石對于他來說,反而不重要了!“我么?”

    楚炎笑了笑道:“我僥幸找尋到了一個地洞,然后通過那地洞上來的!”

    “什么地洞?”

    穆偉的精光波動。

    “我要那個玉片!”

    楚炎抬起手。

    他雖然不懼在此地選擇爆發,甚至是斬殺眼前這二人。

    但是如此做,必定會麻煩不斷。

    所以能夠平穩來的話,他不能愿走這條路。

    穆偉這次倒是沒有遲疑,抬起手,一枚玉片懸浮在了楚炎跟前。

    楚炎拿在手中后,這才開口道:“地洞在那靈獸的身下!”

    什么地洞,根本不存在的。

    如果真有這個地方,他在下邊也不會耽擱四個月的時間。

    所以下去吧,下去一個死一個!那罡風吹卷,會直接進入那龐大靈獸的口中。

    就算是僥幸存活,有那能量限制,這輩子也別想出來了。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他這種體質的。

    “很好!”

    穆偉精光波動道:“這消息很不錯,本師有賞!”

    說著抬起手,一枚丹藥甩給了楚炎道:“這丹藥是六品靈丹,可助你突破一個層次!”

    “多謝!”

    楚炎目光帶著嘲諷,不過表現的卻有些激動,直接塞進了嘴里。

    這時他稍稍驚訝了下,因為他的靈力瞬間翻滾,并沒有毒素的特征。

    和他所想的有些出入。

    本以為此人會給他吞服毒丹,莫非他多想了?

    在他思索中,穆偉的聲音再次響起,抬起手一枚玉片再次懸浮,而這枚玉片是赤紅色的。

    “憑借這枚玉片你可以在云火之地待上一個月的時間!”

    說著甩給了楚炎。

    楚炎接到手中后,意外之色更深。

    不過很快,他明白了這穆偉的用意,說白了留他一命,好做個驗證。

    畢竟如果他現在死了的話,穆偉將這信息傳達上去了,不一定會有人相信。

    在分析到這一切后,楚炎不得不承認,此人還是有些心思的。

    “來人!”

    穆偉的聲音在此刻響起。

    聲音落下后,外邊一人走了進來,恭敬的看著穆偉。

    “帶他去挑選魂器!”

    穆偉看著進來的人淡淡開口道。

    “是!”

    那年輕男子恭敬點頭,目光看向楚炎道:“隨我來吧!”

    說完朝著外邊走去。

    楚炎當下抱著胖妞跟了上去,不過臉上卻帶著冷笑。

    在兩人離開后,詹超不解的看向穆偉道:“穆偉大師,為何不將他給殺了?”

    楚炎現在已經沒有了存在的意義了。

    而且這樣的消息出傳出去,怕是還要引起不小的紛爭。

    穆偉眉頭微皺,只看眼前利益的人,真是短淺,他并未去解釋,直接道:“他還不能死!”

    說著聲音一頓道:“好了,沒你的事情了,回去等消息吧!”

    “是!”

    詹超的神色帶著激動。

    等消息。

    或許他真的可以成為器皇宗的內門弟子!看詹超同樣離開后,穆偉精光再次閃爍,隨后朝著外邊走去。

    而另外一邊,年輕男子不時的看看楚炎和其懷里的胖妞,最后道:“我真的挺佩服你的,帶著女兒來,還能如此好的完成任務!”

    “另外你女兒很漂亮!”

    說著年輕男子帶著些許贊嘆。

    紫發紫眸,看著肉嘟嘟,看上去就討人喜歡!楚炎笑了笑,并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看著那年輕男子道:“朋友,你是什么時候加入器皇宗的?”

    “我?”

    那年輕男子怔了怔,隨后苦笑搖頭道:“我現在根本算不上器皇宗的人!”

    楚炎眉頭挑起道:“為何如此說!”

    “這里是器皇宗的外圍,雖然有器皇宗的名頭,但根本算不上!”

    年輕男子暗嘆搖頭道:“因為這里匯聚的都是外圍弟子,說白了就是給器皇宗打雜的!而且我們出去,也不能說是器皇宗,而是十一區!”

    楚炎愣了下道:“成為器皇宗的內門之人條件很高么?”

    “高,很高!”

    年輕男子點點頭道:“魂力要求,煉器要求!而且就算都達標了,也需要一層層的核查,倘若卡在一個層次,你如果沒有關系去擺平的話,依然無法進入!”

    “所以在這十一區,關系極其重要!”

    說著年輕男子嘆了口氣道:“我來此已經三年了的,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時候,才會是一個頭!”

    看著那年輕男子滿臉的惆悵,楚炎搖了搖頭也沒有說話。

    這就是宗門。

    而且越是頂尖,也就越發的魚龍混雜!不過能夠趟過了這渾水,以后也能夠光宗耀祖了。

    “咱們這云烈山脈,可有什么特殊之地?”

    楚炎好奇問道。

    此人已經來到這里三年。

    而這三年的時間里,應該能夠了解到一些東西!“你說的是云火之地么?”

    那年輕男子聽到楚炎的話后,不由怔了怔,隨后開口道:“您拿到魂器后,便可以過去了!”

    “我說的不是云火之地!”

    楚炎搖了搖頭。

    “不是云火之地?”

    年輕男子有些意外,隨后沉思了下,看著楚炎道:“那我想不到這云烈山脈還有什么特殊之地了!”

    “有!”

    楚炎精光波動道:“魂器不是那么容易煉制的,器皇宗再大,也無法支撐如此多的人,做到一人一件!”

    沒錯,魂器貴重,煉制哪有那么容易。

    而魂器最重要的便是魂與器的結合,器好說,魂從何而來?

    他能夠聯想到的也就是大魂宗了。

    所以并不排除,這器皇宗和大魂宗有一定的聯系。

    “你說這個么!”

    年輕男子怔了怔道:“如果這么說的話的確有一個,內門在云烈之地專門煉器的地方!不過只限內門可以進入!”

    “哦?

    在哪里?”

    楚炎好奇道。

    “具體位置我不知道!”

    年輕男子搖了搖頭道:“不過也在云烈山脈內,或許知道內門的人有所了解吧!”

    楚炎目露異色,只有內門弟子么?

    用魂靈經復制一個人過去?

    在他思索當中,年輕男子帶著他來到了一個建筑前。

    這里有一名老者守候在此。

    “參見長老,這位是完成考核量的人,來此領取魂器!”

    年輕男子看向老者恭敬一拜。

    “哦?”

    老者面露驚訝,朝著楚炎看了一眼,最后又著重的在胖妞的身上看了一眼,稍稍有些驚訝。

    帶著女兒來的,他倒是第一次見到:“今天完成任務的人這么多么?”

    前邊剛走了六位,現在又來了一位,這頻率倒是少有發生。

    楚炎也懶得廢話,將穆偉給他的玉片拿了出來。

    “精致玉片,看來是超額完成任務!”

    老者看到楚炎手中的玉片,有些驚訝,隨后抬手間,那建筑的門在此刻打開道:“里邊皆是魂器,挑選一把吧,但記住,只能一把!”

    他倒是不擔心楚炎會多帶,因為沒有戒指,一眼即可看出。

    楚炎點點頭走了進去。

    來到里邊后,楚炎首先感知到的是魂氣,而并非劍氣。

    頓時些許奇異不由掛在了臉上。

    感覺有點意思!建筑內,劃分很多的架子。

    每一個架子所區分的武器也不同。

    長槍,短槍,長劍,短劍,長刀,短刀……可以說長劍的武器這里都具備著。

    楚炎用劍是習慣了,所以來到了一個劍的架子前,巡視中,隨便拿起了一把。

    細微感應,眉頭微皺。

    因為這用料明顯不太好,給人的感覺非常粗糙。

    不過這其中的確包含了魂氣。

    思索中,楚炎嘗試催動,劍吟聲響起,帶著些許凄厲的呼嘯聲,給人的感覺非常強硬。

    楚炎詫異了下。

    這魂有點意思,絕對不是普通的魂。

    將這把劍放下后,楚炎魂力撐開細細感受,最后找尋了一個魂氣更加濃厚的劍拿在了手中。

    現在他也沒有著急研究,直接選擇走了出來。

    “選好了?”

    那老者看到楚炎出來有些意外。

    一般進去的人,都會挑花了眼,如此快的,倒是少見……不用說,眼前戴著面具的這位,目標很明確,就是要的劍!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