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兩只魔偶 > 第224章 紀念版套卡
    “還有這種操作?”朱有塵錯愕愣神道。

    “沒見過世面,虧你還是玩斗卡的。”龐小玉略有些譏諷道:“難道你不知道可以雇人排隊的嗎?就算沒雇到人,排隊的位置也是可以花錢買的。”

    朱有塵怔怔地搖了搖頭,“這我還真不太清楚。”

    “行了,看在白姐姐的面子上,免費帶你插一波隊。”龐小玉悻悻撇嘴道:“還愣著干嘛?走啊~!”

    “哦。”朱有塵猶豫片刻,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畢竟來都來了,能插隊干嘛不去?

    當然,對于這種不文明的行為,朱有塵多少還是有些心理負擔的:“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

    “放心吧,這已經是套卡發售當天的潛規則了,就算我們不插隊,也會有別人去插。”龐小玉大大咧咧的解釋道:“另外,連夜排隊的大多是普通人,他們也只是想補貼家用罷了。”

    朱有塵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才意識到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就拿插隊這件事來說,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在破壞規則、破壞秩序,可實際上是在用一種特殊的方式,照顧社會底層。

    想到這里,心里那一丟丟罪惡感也很快煙消云散了。

    “你們以前經常買套卡嗎?”朱有塵饒有興致的問道。

    “那是自然,從入坑開始,一期都沒落下過。”龐小玉得意炫耀道:“這么跟你說吧,在我們獸州的斗卡圈子里,本小姐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朱有塵了然點頭,轉而看向一旁的白柳兒,“話說這期卡池質量如何?”

    “朱公子難道不知道嗎?”白柳兒目光詫異道:“這期可是紀念版套卡,價值絕對是遠超往期的。”

    “紀念版套卡?什么意思?”朱有塵一頭霧水道。

    “不會吧,你究竟是不是卡粉啊?”旁邊龐小玉大驚小怪道:“連紀念版套卡都不知道?”

    朱有塵略有些尷尬的解釋道:“我才接觸群州志沒多久,卻是不太清楚。”

    “哦,原來是剛入坑的萌新啊~!”龐小玉啞然一笑,不由擺起了前輩大佬的姿態,“所謂紀念版套卡就是指群州發生重大事件之后,推出的具有紀念意義的套卡,今天這期套卡,便是因為獸皇秘境出世推出的,為了紀念獸皇秘境的出世,這期的卡池內會有大量優質的獸偶卡和獸偶師卡,當然,最受矚目的還是【楊明安】這張二級稀有卡了。”

    聽完龐小玉解釋,朱有塵才意識到這期套卡的重要性,別的不說,光是【楊明安】這張卡,就足以說明這期卡池的質量了。

    “難怪有這么多人排隊,原來是因為這期套卡比較特殊。”朱有塵恍然點頭道:“話說【楊明安】這招稀有卡很值錢嗎?具體能賣多少錢?”

    此言一出,龐小玉和白柳兒紛紛愣神,表情古怪的看向朱有塵。

    龐小玉更是當場爆粗道:“只有傻子才會用【楊明安】賣錢?這張卡的意義可不只是一張二級稀有卡那么簡單?”

    “什么意思?”朱有塵一頭霧水道。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龐小玉半信半疑的打量著朱有塵,“【楊明安】這張卡就相當于獸皇秘境的永久入場券,永久入場券懂嗎?!”

    朱有塵驚愕愣神道:“你是說,只要有【楊明安】這張卡,就可以進入獸皇秘境?”

    “沒錯。”見朱有塵確實不明白,旁邊白柳兒淡笑著解釋道:“這也是這期套卡備受關注的主要原因,我跟玉兒這次也是想盡可能的碰碰運氣,如果能開到一張【楊明安】,會省去很多麻煩。”

    聞言,朱有塵不由陷入了沉默。

    沒辦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之前開到的那張【戚鴻苓】豈不是虧大了?

    雖說在戚靈玉那邊換取到一次【極化秘境】名額的承諾,但也僅僅是一次,而【戚鴻苓】這張卡可是永久門票啊~!

    想到這里,朱有塵不由意味深長的追問道:“其他秘境締造者的卡牌也有這種特權嗎?”

    “不一定。”白柳兒搖頭解釋道:“只有非締造者傳承勢力執掌秘境的情況下,才有這種特殊規則。”

    “那就好~那就好~!”朱有塵這才松了口氣。

    因為按照這個規則,極化秘境是沒有這條特權的,畢竟極化秘境一直掌握在御偶軒戚家手里,而無論是御偶軒還是戚家,都是戚鴻苓的直系傳承勢力。

    朱有塵這樣怪異的反應,自然引起了龐小玉和白柳兒的疑惑。

    “朱公子這話是什么意思?”白柳兒一頭霧水道。

    “哦,沒什么。”朱有塵面無表情的回了句,迅速轉移話題道:“也就是說,如果能開出一張【楊明安】的話,能賣很多錢嘍?”

    “……”龐小玉滿頭黑線道:“我說你這人是不是鉆錢眼兒里了?怎么就知道錢錢錢的?”

    朱有塵淡定回復道:“像你們這種有錢人家的孩子,自然體會不到錢的重要性。”

    “哼,我看你就是赤果果的仇富!”龐小玉哼哼撇嘴道。

    而白柳兒則意味深長的看向了朱有塵,“朱公子很缺錢嗎?”

    “沒辦法,花錢的地方永遠比賺錢的地方多。”朱有塵臉上雖然沒什么表情,但語氣中卻流露出一絲深深的無奈。

    聞言,白柳兒默默地低下了頭,陷入了某種沉思。

    反觀一旁的龐小玉,從始至終都看朱有塵不順眼,時不時給朱有塵幾句冷嘲熱諷。

    只可惜她這些冷嘲熱諷都被朱有塵當成了耳旁風。

    說話間,三人便來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只見龐小玉跟幾名位置靠前打的人說了聲,然后便輕而易舉的替換了那幾個人的位置,回頭對朱有塵喊道:“還愣著干嘛?過來啊!”

    “哦。”朱有塵怔怔地點了點頭,然后跟在了白柳兒身后的位置。

    雖說已經事先知道了插隊的規矩,后面排隊的人群也沒說什么,但朱有塵心里還是感覺怪怪的。

    三人的位置很靠前,不到一會兒的工夫,便輪到了他們。

    只見龐小玉走到售賣窗口前,大手一揮,土豪之氣側漏道:“先來一百套試試水,誒誒誒,別給我拿最上面的,幫我從中間挑一百套出來。”

    對于龐小玉這種要求,窗口內的工作人員顯然已經見怪不怪了,微微一笑,然后從堆積如山的套卡中間,挑出了一百包:“祝姑娘開出好運~!”

    “借你吉言了。”龐小玉滿意點頭,然后便抱著一堆套卡,走向了邊上的休息區。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