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江湖之誰解謎局 > 第四七四章 跳河消失
    這下完了,油鐵甲隊伍又反過來開始殺向討逆軍將士們。

    天啊,這樽了成了遙控器了,本書也可以改名古代遙控器搶奪戰。

    郎祈威一看不好,大吼一聲,揮刀沖向油鐵甲隊伍。

    這還得智能識別了,油鐵甲隊伍幫自己的時候不殺,一倒戈就趕緊殺。

    孟定國一看,不好,不能再管場內局勢,必須馬上搶到郭虞廷手里的樽,或者立刻殺掉他。

    他急忙先轉動手里的樽,趁手中遙控器起作用的一瞬間,拎起柯靈向遠處死命一扔“保護好自己!”

    同時,人已掠起,殺向郭虞廷!

    靜思一看不好,大叫“保護好郭大人!”

    時機還早了點,不然她打算喊保護好郭皇上的。

    畢竟郭虞廷當了皇上,她可是首功之臣。

    但是,她在喊了這句之后,自己卻并沒有去幫郭皇上,而是一掠之下撲向了柯靈。

    她想得很美,孟定國一定會回護柯靈,而郭虞廷用手中的樽,就可以控制場下,短時間將討逆軍拿下,將柯家軍主力完全消滅!

    但是,她想錯了。

    孟定國不是孟聰明。

    孟定國不會拿所有討逆軍的生命開玩笑,更不會拿國朝的未來開玩笑。

    他沒有半點停留,直撲郭虞廷。

    他挺刀和機器鐵人混戰,外面的討逆軍戰士一看大驚,關正楓喝道“隨我沖進去救郎大人!”

    也就是這一瞬間,郎祈威用刀挺住兩個油鐵馬士兵,身后卻是無數油鐵甲士兵掄起武器砍向他,他大吼道“快殺死郭虞廷!”

    隨即,無數刀劍砍中了他,他立刀一繃,殺了面前的兩個油鐵甲士兵,連人帶馬倒了下去!

    他的馬也被千刀萬劍砍中!

    也就是這一瞬間,孟定國砍死了郭虞廷,搶到了青銅樽!

    他迅速轉動原來那只樽,油鐵甲人馬,果然又如鐵板一塊,緩緩齊步整齊地向后退去。

    兩邊的討逆軍將士沖上去,卻發現這些油鐵甲,成了真的鐵板一塊,完全沒有下手之處。

    他們連人帶馬,舉著武器,齊唰唰步調一致地向皇宮之外一直退下去,退下去。

    退出了大德門,退出了宮墻河,退出了京城門,還在一直退!

    有的膽大的老百姓跑出來觀看,竊竊私語“這是怎么回事,他們好像不是活人吶!

    也有的答腔“不僅不是活人,是不是真人吶!”

    這樣整齊一致的油鐵甲人馬,還是整齊地鐵板一塊,哦不,中間缺了兩個,被郎祈威砍死的那兩個,確定真的補不上了。

    他們的馬漸漸真的變成了鐵馬!仍然整齊地踏著馬步,已經退到了離城三十里的清沙河,然后一個一個,撲通撲通跳進了河里。

    老百姓張大了嘴巴,個個驚奇地說出不話。

    而油鐵甲人馬,還在一個一個,撲通撲通地往里掉。

    等最后一個油鐵甲士兵,掉進河里之后。

    清水河泛出浪花和漣漪,卻越來越小,終于平靜。

    而油鐵甲隊伍,仿佛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就這樣又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而紫陽殿外的血腥場面,卻生生地存在著,戰頭的殘酷與血腥,也都在每個討逆軍戰士和武林英雄腦中震撼回蕩著,那畫面,不曾消失片刻;那喊殺聲,似乎還在耳邊。

    邵震威帶著包括臥虎幫在內的所有武林豪杰,保護好了太皇太后和小皇上。戰斗結束后,太皇太后帶著小皇上來到紫陽殿外。

    時已近晚,殘陽如血,空氣中凝結著血腥的味道。

    小皇上歡兒,嚇得往太皇太后身后躲。

    一向溺愛小皇上的太皇太后卻道“歡兒,你一定要睜大眼睛,將這個情景記在腦子里。你已經是國朝的君主,從此不可有半點退縮!

    歡兒似懂非懂地點頭。

    然后道“皇祖母,歡兒會勤勉努力,再不讓萬章宮中流血。也再不讓國朝百姓受離亂之苦!

    郭虞廷完全嚇呆了。眾殺手的長劍齊齊林立,如小樹叢一般,扎里扎煞,閃著毫光,全部刺向孟定國。

    他凌空躍起,刀斜刺里劈出!

    陽光下,震風刀發出耀眼的光芒,他心里道“柯伯父,保佑我!保佑柯家軍!”

    他躍到空中,手臂一振,震風刀發出一波一波閃閃光芒,刀刃碰到殺手團像叢林般密密麻麻的劍上,那些劍瞬間齊齊折斷,噼哩啪啦掉了一地。

    孟聰明已經沖過了殺手組成的人網,沖到了郭虞廷面前。

    他一刀下去,這個隱藏到最后,最后一個暴露的壞蛋,被劈為兩半!他返身就去看柯靈!

    可就在同時,靜思飛撲向柯靈,一掌向她擊去!

    這一掌可比阿怡擊的那一掌厲害無數倍了,既是充滿了恨意,更是充滿了惡毒。

    孟定國的女人,你去死吧。。!

    就在這一瞬間,晴明散人剛才在場中與油鐵甲隊伍大戰之時,已經發現了這邊的端倪。

    場中是多么吃緊,他雖然武功身負絕學,卻并不敢有半點托大,更不敢有稍微的離開。他要一離開,場中局勢很可能就難以控制。

    但是,就在靜思一掌擊向柯靈的同時,晴明散人如影子一樣快速移動到靜思面前,一掌迎上靜思的掌。

    靜思向后狂退了十多步,心口十分不好受,氣都喘不上來了。

    晴明散人喝道“貧道今天要殺人了!”

    他一縱身又跟了上去,第二掌正中靜思胸口!

    靜思身子一僵,隨即撲地倒地。

    晴明散人冷冷道“死有余辜!

    他急忙奔回柯靈面前“我弟媳婦,你被掌氣沖到了吧!”

    柯靈簡直要笑,一笑,卻胸口痛得要命。

    這兩大高手對掌,她就在旁邊,怎么能不被沖擊到。

    晴明散人將她扶起,對趕過來的徒弟明月道“扶她到遠一點的地方給她過氣!

    明月道“師父,你!”

    晴明散人已經再次掠起,搶入陣中,口中喊道“放心,我老弟這會兒已經將戰局解決了!”

    而晴明散人一跳出戰陣,孟聰明還沒有殺掉郭虞廷,完全控制住油鐵馬的那一瞬瞬間,場內討逆軍的壓力驟然加大。郎祈威大吼一聲殺到了油鐵馬隊伍的核心。

    他看到,他們的陣勢太一致了,簡直就是鐵板一塊。

    必須有人攻入核心,里應外合,才能將局勢稍微緩解,然后等待孟定國將郭虞廷的樽控制住,戰局才能翻轉!

    但是,油鐵馬隊伍是何等的強悍,他一馬撞了進去,便是撞進了人肉攪拌機一般。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