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麻衣相師 > 第626章 門主象征
    不光老三親自出手,周圍也全是一片大亂,老大和老四倒是想把老三給抓住,可老三猛地爆發,老四那個身體情況不用說,老大也一下被很多老三的人給攔住了。

    那個速度——我后腦勺都麻了,我第一次見到這么快的手!

    不愧是宗家,哪怕是煞,跟他一比,都跟慢鏡頭一樣!

    老大大怒,可面前都是朝夕相處的自己人,老大一時間,也下不去這個手!

    師父也一樣,抬手是打翻了幾個“孽徒”,大罵起來。

    可有人大聲說道:“師父,三宗家最起碼,是宗家血脈,只不過沒繼承預知夢,才沒能做到門主的位置上,要是這些年,三宗家做門主,咱們厭勝門,怎么也比今天這樣四分五裂的要強!”

    “就是啊,現如今,帶著預知夢的自己送上門來了——比起讓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子做主,還不如讓三宗家上位呢!”

    “這些年,大宗家孤僻,四宗家暴躁,三宗家沒少給咱們厭勝門做實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們都服!”

    對師父來說,老三固然可惡,可這些厭勝門的反叛者,也是因為讓老三給洗了腦,他是想著把這些傻子給鎮壓住,可這下自相殘殺,不正趁了天師府的意嗎?

    饒是老人精,也差點被這個局面氣吐了血。

    老三過來,我是想躲,可啞巴蘭他們正想著給我擋著,我心里一沉,一手把他們給拉開了,這下子錯失了抽出玄素尺的機會,只好用誅邪手引了神氣擋過去。

    只聽當的一下,老三瞬間后退,表情更難看了:“我就說他來歷不明——現在你們看見了吧?這個年齡,有九層的誅邪手!”

    我有誅邪手也成了疑點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剛想說話,忽然就覺出來,后面一陣風聲撲了過來。

    我后腦勺頓時就涼了——后面的,又是誰?

    可那個風聲,到了身后,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東西給擋住了。

    一個柔和的聲音響了起來:“相公,你且放心,不論什么時候,你身后,有妾守著!

    江采萍。

    程星河的聲音也響了起來:“真是上了賊船,賊船又失火——七星啊,你這個命格,真是走到哪兒,都得遇上點情況,你不是北斗星下生人,是掃把星下生人吧?”

    啞巴蘭也守在了一邊,怒吼道:“你們誰敢碰我哥,試試!”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中,我想讓他們小心點,可根本也來不及——老三根本沒有放過我的意思。

    哪怕他有,只怕江辰也不許他有。

    四下里亂成了一團,偏偏這個時候,秀女,唐義,全被人群裹挾住,師父和大宗家都沒能掙脫出來——他們很善于對付外人,可大概從來沒對付過自己人。

    偏偏這個時候,門口還傳來了一個大喊的聲音:“宗家,師父,不好了——天師府的,又從外面包圍過來了!”

    臥槽,天師府的,果然也會找機會!

    我心里一沉,難不成,這厭勝門的滅門之禍,還真到了?

    師父和老大聽到了這個聲音,全急了眼:“老三,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犯渾!”

    誰知道,老三一咬牙,忽然大聲說道:“關門!”

    關門?關門干什么,掩耳盜鈴?

    我是想問,可老三出手無情,把我壓的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玄素尺都掏不出來,更別說管別的了。

    但我腦子快,馬上就想明白了,不由心里一沉——老三這也叫聰明,這特么的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吧?

    他應該是想抓住了這個機會,要挾老大和老四他們,承認他這個新門主的身份!

    果然,老三手底下的人雖然不明白現在為啥不去對付天師府,但都是服從命令的,立刻就把門給關上了。

    師父和老大一看,頓時也都急了:“老三,你干的這是什么糊涂事兒!一個門主的位子,難道比咱們厭勝門的生死存亡還重要?”

    老三沒回話,一只手撩起破風聲,已經抓在了我的肩膀上。

    這一下沒能躲閃過去,一陣劇痛襲來,肩膀上暖了一下,知道是流血了。

    老三冷冷的說道:“沒錯,現在,就是咱們厭勝門生死存亡的時候,你們認我做新門主,就聽我的號令,一起應敵,讓你們,也看看我老三的本事,要是你們不認——那好,咱誰也別出去,就等著天師府的,把厭勝門夷為平地吧!”

    江辰退在安全的地方,靜觀其變,似乎對這一切很滿意——就好像這一切,全在他意料之內一樣。

    真龍不是應該平息混亂鎮守江山嗎?怎么這個江真龍,倒是唯恐天下不亂?

    老大再也忍不住,只聽一聲怒吼,直接就把身邊的一圈人掀翻了,那個輪椅橫沖直闖,就要把門打開:“都給我住手——現在不是內亂的時候!”

    可老三手下的人,根本就不聽老大的話。

    師父也怒道:“三宗家——你把祖宗的基業當什么了?你就算是死了,有臉去底下見你那些祖宗嗎?”

    老三冷笑:“基業?如果不是留給我的,那還叫什么基業?我寧愿毀了,也不落在別人的手里!”

    程星河的聲音從后面響了起來:“洞仔,啞巴蘭,咱們一起把七星給救出來——那個老三,已經瘋了!”

    蘇尋和啞巴蘭也是這個意思,可這里是在太亂,老三又是個硬手,根本就闖不過來。

    難怪……難怪厭勝門要一個鎮得住場子的,再找不到門主,天師府不滅他們,他們自己也扛不住自相殘殺。

    就在這個時候,老四一只手就搭在了我被穿出了五個窟窿的肩膀上,大聲說道:“現在,我就把預知夢弄到手!”

    說著,一只手在我身上一抓,我身上頓時又是一陣劇痛——就好像,要把我身上一塊肉生生剜下來不可。

    那個疼,簡直讓人渾身都麻了。

    但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我趁著他分神,要使用移花接木,一只手從懷里,就拿出了玄素尺。

    老三本來一臉得意,可實現接觸到了玄素尺上,頓時就愣住了——跟老四一樣,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麻衣玄素尺……”

    我沖著他一笑,一玄素尺對著他就劃了過去。

    也跟老四一樣,哪怕老三再厲害,碰上了玄素尺,直接飛出去了老遠,重重的撞在了梁柱上——甚至把梁柱,也直接砸出了一道深裂。

    江辰豁然就往前了一步,深沉的丹鳳眼,也瞬時就瞪大了。

    周圍本來亂哄哄的,可這一下,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數不清的視線,全落在了我身上。

    不,是落在了玄素尺上面。

    程星河頓時興奮了起來:“七星又放大招了!媽的,不到最后一刻,他就不見兔子不撒鷹,每次都害得咱們跟著擔驚受怕!

    啞巴蘭也高興了:“你知道啥,真的英雄,都是在最后才力挽狂瀾,這樣才有排面!

    老三手底下的人沒看清楚老三是怎么飛出去的,喊打喊殺,還要沖我撲過來,我一玄素尺下去,他們就跟海浪撲在了堤壩上一樣,瞬間全部被拍飛。

    這下子,所有的人,全被嚇住了——沒人見過,誰有這么大的本事,能把厭勝門的人,給對付成這樣!

    師父是第一個反應過來了,眼神瞬間就亮了:“真的是麻衣玄素尺……”

    這五個字,跟有什么魔力一樣,瞬間把所有的厭勝門人全鎮住了。

    接著,師父把身邊的厭勝門人推開,第一個對著我跪下了:“拜見門主!”

    他這么一跪,剩下的門人,跟骨牌一樣,全齊刷刷的對我跪下了!

    程星河一下就愣住了:“這……什么情況?七星的尺子,是不是有什么說頭?”

    江采萍的聲音從我身后響了起來:“因為這個麻衣玄素尺,是咱們厭勝門的祖師爺傳下來的——麻衣玄素尺?吮鹃T的魘術,得麻衣玄素尺的,就是本門的門主!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