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農門丑婦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微蓮知錯
    第五百五十七章 微蓮知錯

    連鳳丫聞言,諷刺的一笑:

    “世人稱贊的大好事?

    誰的好事?

    沈微蓮的好事?

    施粥?

    贈銀?”

    “你這是何態度!”老太太怒斥:“如今還不知反悔么!”

    正說著,前頭來報,“老爺子回來了!”

    先前個謝九刀把夢兒帶去找沈老爺子去,沈老爺子卻不在家中。

    這才有了稟報老太太,老太太才這么快知道消息,又讓藍嬤嬤來傳連鳳丫。

    此刻,老爺子回來了。

    老太太站了起來:“老爺子怎么來了?”

    沈老爺子回到沈家,前腳剛進沈家,就聽說了這后院里頭發生的事情,他一刻都沒有敢耽擱,立即直奔老太太這邊來。

    這會兒走得急,還在大喘氣。

    老夫人心疼,“老爺子喝杯水,坐下再說。”

    沈老爺子水都不喝,卻一雙老眼,直直盯著連鳳丫瞧。

    老太太看見了,問:“老爺子也聽說了吧,那鎮北軍的事情,二丫頭做得好,施粥布銀,是善舉。

    結果卻被家里人壞了事兒。

    這大丫頭著實不知輕重。”

    “你住嘴!”老爺子喝道,老太太嚇一跳,老爺子向來對她是不錯的,很少有大聲怒斥,今日卻當著下人的面,這樣豈不是下她這個后宅之主的面。

    老爺子對連鳳丫說道:

    “剛從溫泉莊子上回來吧,快回去洗洗,一身汗可別著涼。”

    連鳳丫眸光在半空中,和沈老爺子對撞,忽,唇角一勾,欣然道“好”,“鳳丫先回去了。”

    “快回吧。”老爺子和顏悅色。

    老太太這處的院子里,所有人就這么看著,那被呵斥得差點兒就要被挨家訓的大小姐,就這樣大喇喇地離開了。

    老太太漲紅了老臉。

    此刻,面對這一大院子的人,她只覺得老臉發燙,恨不得把人都轟出去。

    老爺子讓管家清場,把這院子閑雜人等都趕出去。

    藍嬤嬤也不例外,也是被趕出去了。

    出了院子,大管家沈旺對著藍嬤嬤冷笑一聲:“你自眼光淺顯,也不必去那樣把人得罪得到底。”

    “你說的是誰?”藍嬤嬤對著大管家,著實也是沒有好臉色的。

    看著兩人面上一團和氣,實則,大管家是記恨藍嬤嬤的,藍嬤嬤家的小子,當初老夫人給那小子賜名時,藍嬤嬤這老貨倚老賣老,非要取個跟自己只差一個字的。

    大管家叫沈旺,那藍嬤嬤倒好,兒子的名字取個沈旺家。

    怎么?

    這不是故意的還是無心不成?

    自此,大管家心里就對這位老太太身邊的藍嬤嬤有了芥蒂。

    “當然是如今大老爺一家子。

    你把人家大小姐得罪緊了,就不怕往后沒有好果子吃。”

    藍嬤嬤冷笑一聲:

    “老夫人心尖兒上的人,可是微蓮小姐。那宅子的那一個啊……不得歡喜。”

    沈旺撇撇嘴,覺得和這老虔婆說話,真心累,“愚蠢至極。”

    他都懶得去指點指點這老虔婆了,就看著這老虔婆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

    也不想想,如今的嫡長子是誰,就是她嘴里那個不得歡喜的大小姐的親爹。

    人親爹就一個閨女兒,不心疼她心疼誰。

    那往后等到老爺子歸去,國公府承爵的,也是嫡長子。

    不過看這老虔婆此刻頗為不以為意的嘴臉,沈旺有意刺激刺激她:

    “你也不想想,咱們正正經經的國公府,往后承爵的是哪位。”

    話落,藍嬤嬤面色變了下,但很快,便釋然:“老太太又不止一個嫡子。誰都知道如今的沈大老爺雖然是沈家嫡長子,

    可是從小就長在山野,長在農戶之家,

    承爵,怕是如今這個大老爺擔不起。”

    沈旺冷笑:“公爵府上,承爵的大事,也是你這老憨皮可以置喙編排的?”

    再多的,他卻不肯再說了。

    這女人家啊,就指著那后宅一方地上,

    眼里看的是,誰得老太太歡喜誰不得老太太歡喜。

    可他可是知道的,鳳淮雅居那里頭住的那一位,要他看,老太太不歡喜也沒轍。

    人家是從小生長在山溝溝里不假,可現如今再怎么說,也算是富甲一方,就算是縣主之名,僅僅是個名,卻無實,那人家不也還擔著一個縣主的名么。

    藍嬤嬤不依不饒,沈旺充耳不聞。

    而老太太的院子中

    老太太這大把歲數,卻當著老太爺的面,哭得“梨花帶雨”。

    沈老爺子見之,覺得頭疼。

    “蕓娘,你覺得大丫頭不好。

    其間有些事,你卻是還不知。”

    “我不知什么?反正也被老爺子下了面子了,我只知道,我這張老臉,是丟盡了。

    老爺子可想一想,自打我嫁入沈家,有哪一件事不是站在沈家利益上去著想?

    說那丫頭我還說錯了?

    二丫頭做的是大義之事,名傳千古。

    那丫頭卻搗亂破壞。

    要不是二丫頭有急智,這回就怕是真的被那山里來的丫頭壞了事了。

    壞事是小,我家微蓮的名聲當如何?”

    老爺子原本也和老太太一般想法。

    他沈家的微蓮,胸懷如男兒,寬廣如斯,

    做事更是有男兒心胸,大義。

    二丫頭,始終是他心中的驕傲。

    但從外間回到沈家,在此之前,正巧遇見了五城兵馬司里任職的好友。

    好友拉住他,只給他說了一句話:

    “你們家的那位千金,不得了。”

    他還奇怪,“我們家微蓮向來是好的,天下人都知曉,沈家微蓮,才情出眾,名動天下。”

    這話吹的,但沈微蓮就是沈老爺子心中的驕傲。

    他并不覺得如何。

    那位好友卻搖搖頭:

    “我說的是你家剛剛認祖歸宗的那一位。”

    好友又說了城門樓子的事情,把城門樓子發生的事情,挑揀著說了一遍,又說溫泉莊子上的事情,卻說的有些隱晦。

    待他要細問,好友揮揮手:“回頭再說罷,我此時有公務在身。”

    雖然好友沒有說清楚,但從好友嘴里透露出來的一些事情,也足以讓沈老爺子這個在朝堂之上混跡幾十年依然屹立不倒的老狐貍,悟出來了什么。

    到底是老狐貍,幾番琢磨之下,似乎想出來七七八八。

    這會兒趕回來,卻聽到后宅出事了,

    沈老爺子慶幸自己回來的早,不然讓人老太太心疼二丫頭的心,還有那性子,只怕大丫頭免不得要吃掛落。倒不是心疼大丫頭,到底并不是長在自己跟前兒的人,只是如今這丫頭圣眷正盛,這今后如何暫且再說罷,

    “蕓娘,我知道你心疼二丫頭。

    但有些事情,確實你并不知情。”

    沈老太爺此刻想到那位好友那些話,頭皮都有些發麻:

    “你可知,天家對那丫頭十分厚愛?”

    老夫人不以為意:“不過是賞賜了一個縣主之名,誰都知道,這縣主之名,有名無實。”

    “那你可還記得,上一回,天家一日三笑,是什么時候?”

    老太太仔細回想,天家若是眾目睽睽之下一日三次開懷大笑,那這事情是要被記載入冊的,而他們這些公卿之家,自然也會多關注。

    你不知天家為何發笑,怎知道天家喜惡呢?

    雖說,揣度圣意是大罪。

    但這種事情,各家揣著明白當糊涂,誰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落文章罷。

    “記不得了吧?”沈老爺子說道:“今日,天家一日三次開懷大笑,你可知,那時,誰陪在他的身畔?”

    老夫人心中鼓動起一個念想,面色變得古怪:“不會是……”

    “是,就是我家的大丫頭。”

    老爺子說完,滿意地看到老夫人眼角還掛著眼淚,卻張著嘴巴,那模樣,著實滑稽,老爺子沒有取笑,老夫人現如今這個模樣,就和之前他那好友告訴自己時,自己的反應也是一模一樣。

    “可我家二丫頭今天受的委屈……”

    “我原先也和你一個想法。

    可你知道,城門樓子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沈老爺子神色淡了些:

    “我原先也覺得微蓮慷慨就義的舉動,定然一時被傳為佳話。”

    “是,微蓮那丫頭做的事情,當被傳為佳話。”

    沈老爺子搖搖頭,又把從好友那兒聽來的,城門樓子口發生的事情說給沈老夫人聽。

    “你去把微蓮叫過來。”

    老爺子道。

    沈老夫人去了院門前,叫藍嬤嬤去請人來。

    不多時,

    沈微蓮施施然被請到老太太的居所。

    沒成想,老爺子也在。

    她對著老夫人老爺子一禮:“微蓮給祖父祖母請安。”

    沈老爺子說道:“今日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說著,老眸落在沈微蓮的臉上,瞇了瞇:

    “你是不是覺得委屈?”

    “微蓮不敢覺得委屈。”

    不敢,而不是不委屈。

    “這么看來,你是還沒意識到,自己做錯哪里了?”

    沈微蓮聞言,猛地一抬頭,雙目露出倔色:

    “鎮北軍殘部歸京,微蓮擺下接風洗塵宴,又贈銀子。是好意賑濟,微蓮不知,錯在哪里,請祖父教微蓮!”

    “我聽聞,你口口聲聲喊那些殘兵老將為英雄,口呼英雄,做的卻是施舍英雄的事情么!”

    沈微蓮眼皮子一跳。

    她心中劃過什么,腦海中浮現出那支殘兵老將的軍隊,每個人臉上,異常沉默的神色。

    “本是刀尖舔血,用自己血汗之軀,驅走外敵,本是沙場馳騁的兒郎,

    殺敵萬千,最終卻落個殘的殘,老的老。

    歸京本是他們無奈的選擇,那樣的兒郎,哪個不想沙場之上,建功立業?

    城門開,他們入城來,你施粥,贈銀,不是對英雄的尊重,對他們這些刀劍飲血的將士們的敬仰。

    只怕,當時若不是別無選擇,若不是那些人老的老,殘的殘,當時就會砸了你的粥碗!”

    唰——!

    沈微蓮臉色驟白!

    嬌軀晃了晃,腳下一個趔趄,倒退了兩步,堪堪站穩。

    她終于知道,為什么那村姑區區一杯酒,就收買了人心!

    眼底一絲瘋狂,這瘋狂是不甘,不甘居然敗在一個村姑之下!

    “現在,你可知道錯在哪兒?”沈老爺子問道。

    沈微蓮垂著頭,額發垂落下來,遮下一片陰影。

    “微蓮,知錯。”這區區四個字,幾乎是從后槽牙里,蹦出來。

    那袖中白嫩修長的手指,骨節捏得發白。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