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絕世神帝 > 第兩千七百四十四章 劍道第十四篇
    蘇醒很快又是發現,澹臺青璇身邊的那柄神劍,與懸劍閣第十五層中的契闊名劍,還是有著一些區別。

    契闊名劍,所散發出的劍道氣息,給人一種死亡、冰冷之感。

    但澹臺青璇身邊的那柄神劍,卻充斥著濃郁生機,顯得十分神圣祥和。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

    澹臺青璇平靜的道:“這契闊名劍,其實一共有兩柄,一柄是生之劍,一柄是死之劍,代表著生死之道。”

    生死之道,還有另外一個稱呼,生命大道。

    這是與陰陽大道、小周天道法、九幽大道齊名的神道規則,無比神圣偉大,擁有著蛻變入造化之境的潛力。

    顯然,澹臺青璇所得,乃是契闊名劍中的生之劍。

    不知道她是否可以得到死之劍。

    生死二劍匯聚于她一人之手,屆時,她的實力定然會再上一層樓,于今后的修煉,也是有著巨大的好處。

    “契闊名劍是什么品質?”

    蘇醒好奇道。

    “曾經巔峰時期,生死二劍合一,乃是一劍非常出名的三品天授神器。”

    澹臺青璇頓了頓,又道:“但隨著‘契闊神祖’隕落,生死二劍也是遭受重創。”

    “而后雖然被修復了,但終究難以回到巔峰時期,如今的話,單獨一柄生之劍,只能算是二品吧!”

    契闊神祖,便是契闊名劍曾經的主人。

    也是其第一代主人。

    由契闊神祖親手打造出來。

    那時的契闊名劍,無論是生之劍,還是死之劍,其品質都是達到了三品天授神器層次,二劍合一,更是三品天授榜上,大名鼎鼎的存在。

    可以稱之為蓋世名劍。

    然而隨著契闊神祖隕落,她的佩劍也是遭受了重創,一蹶不振。

    到如今,雖然契闊名劍被修復,但很難再回到巔峰,不免讓人遺憾,但即便如此,契闊名劍依舊是重寶,是無數劍修夢寐以求的神物。

    “嘩嘩!”

    蘇醒單手朝天托起,一道道光芒隨之綻放。

    而后在他的儲物袋中,焰蠱草迅速飛了出來,一共九片草葉,每一片葉子都宛若一條赤紅如火的匹練,在院落上空搖曳,煞是美麗。

    雖然澹臺青璇沒有主動開口,但蘇醒還是拿出了焰蠱草。

    這和裴龍環無關。

    焰蠱草雖是相當不俗的寶物,但對蘇醒而言,并沒有太大的用處。

    此外,其實他也知道,澹臺青璇將他留下,定下三劍之約,也是有著惜才之意,想讓他借機在劍道境界上有所增進。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蘇醒也不會吝嗇。

    算起來,澹臺青璇的指點,其實比焰蠱草價值更高。

    別說外人,就連鎮獄古族的年輕子弟們,也很難有人可以得到澹臺青璇的指點,那是他們所夢寐以求的。

    “這焰蠱草,的確對我有用,乃是煉制‘九轉生死丹’所需的一味主藥,事關我能否得到生之劍。”

    澹臺青璇平靜的掃了一眼天空,而后看向了蘇醒,道:“不過,你不用去管裴龍環怎么說,若你也需要焰蠱草,我不會強取。”

    蘇醒搖了搖頭:“本來就是準備送給前輩的。”

    “嘩!”

    澹臺青璇隨手一招,龐大的焰蠱草迅速縮小,最終變得只有巴掌大小,落在她的玉手間,而后被她收進了儲物袋中。

    “雖然你送給了我焰蠱草,但三劍之約不會因此而改變。”

    澹臺青璇頓了頓,又道:“不過,我也不會白白承了你的人情。”

    “你的混沌池中那株植物,我可以幫它再次成長起來。”

    蘇醒一怔,雖然他來到了鎮獄古族后,就被澹臺青璇收走了混沌池,但后者只知道,混沌池乃是由混沌原石打造而成,而不知道混沌池這個稱謂。

    “我與混沌池中的浣花,有過一番交流。”

    澹臺青璇解釋道:“她破入神王境的時候,所引發的動靜太大,我自然有所察覺。”

    蘇醒恍然大悟,雖然不知道澹臺青璇和浣花法君有過怎樣的交流,但目前來看,兩人似乎相安無事。

    “那就多謝前輩。”

    蘇醒深吸一口氣,食神花周遭重創,一直讓他擔憂,如今澹臺青璇既然開口,那多半就是有辦法讓食神花恢復過來。

    “第二劍你已經參悟的差不多了,接下來便是第三劍。”

    澹臺青璇道。

    “請前輩賜教。”

    蘇醒身影一閃,遠離澹臺青璇,站在庭院正中央,鋒銳的劍氣,迅速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而開。

    很快,他整個人便仿佛化作了一柄絕世利劍,給人極盡鋒芒之感。

    某一刻,當蘇醒并指如劍之際,他周遭的所有劍氣瞬間消散,統統匯聚到了指劍之中。

    “嘩!”

    蘇醒沒有猶豫,一指朝著澹臺青璇點殺而出。

    澹臺青璇依舊端坐在石桌上,完美無暇的臉蛋上,沒有絲毫波動,忽然,她身前石桌上的茶霧迅速匯聚,化作一柄霧劍,驟然斬了出去。

    “轟隆!”

    霧劍與蘇醒的指劍碰撞在一起。

    蘇醒這一劍,已經盡得澹臺青璇第二劍的精髓,看似簡單,實則內部奧妙無窮,非常難以抵擋,殺傷力十足。

    可僅僅剎那間,他的指劍便是分崩瓦解。

    那霧劍勢如破竹,最終在蘇醒的身前停下,驟然散開,化作裊裊霧氣。

    蘇醒深吸一口氣,閉上了雙眸。

    他從霧劍中,感受到了一種高深莫測的劍道意境,比他此前所見,繁復不知多少倍,如同漫天星辰,又似無窮宇宙一般浩瀚無垠。

    這第三劍,遠超此前兩劍。

    半響后,蘇醒才是重新睜開雙眸,他只是強行記憶下了這第三劍,對于里面的玄妙之處,卻根本無法參透,完全是一頭霧水的狀態。

    “前輩,這是什么劍?”

    蘇醒不由問道。

    “劍道第十四篇。”

    澹臺青璇平靜的開口:“劍祖在造化劍界外,親手放置了九座劍碑,每一座劍碑上,都有諸多劍道刻圖,蘊含著劍道中的無窮奧妙。”

    “這第三劍,不過是運用了第一座劍碑刻圖上的劍道玄妙。”

    “但你若是可以參悟的話,便也算是開始了劍道第十四篇的修煉之路。”
pk10 pk10开奖号码